古代笑话——明朝四集【66则】

古代笑话——明朝四集【66则】

即事咏词

有个地位高贵、名声显赫的人,常为家里大小老婆,嫡庶子女的矛盾而苦恼。
一天,有个词人去拜访贵人,正碰上他家里内哄。贵人便故意挑起话题掩盖家庭矛盾,
指着厅墙悬挂的一幅鸠鹊图,对词人说:“你善于咏词,请就这个题目为老夫咏词一首好
吗?”
客人便吟道:“鸠一声兮鹊一声,鸠呼风雨鹊呼晴;老夫却也难作主,落雨不成晴不
成。”
释放虱子

宋代王荆公(王安石)不修边幅。一天上朝时,有只虱子在他胡须里窜来爬去,神宗皇
帝看了它好几次,同僚也看见了。退出宫廷后,王荆公问同僚:“今天皇上对我看了好几
次,为什么?”
同僚告诉了原故,荆公急忙捉住虱子。同僚忙说:“望不要杀死它,最好说些好话奖励
它。”
荆公问:“说什么好话?”
一位学士说:“这个虱子屡次游览宰相的胡须,还被皇上见过。若要讲起它的奇特遭
遇,怎么可以杀死呢?对它的处置办法最好还是放了。”荆公听了大笑。
一字笑话

金陵(南京)人陈全,出外游玩时误进宫廷禁地,被大太监逮捕,将要游街示众。他便
跪着哀求道:“小人是陈全,请公公饶恕。”
那太监平素听到陈全的名气,就说:“听说你会开玩笑,如果能说一个字的笑话,我就
放你。”
陈全应声说:“屁。”
太监问:“什么意思?”
回答道:“放也由公公,不放也由公公(双关义:放人和放屁)。”太监大笑,就释放
了他。
呆子自骂

有个人不认识橄榄,便问别人:“这是什么?”别人笑道:“阿呆(骂人话)。”
那人买了橄榄嚼吃,回家对妻子说:“我今天吃了‘阿呆’,味道真好!”
妻子叫他拿出来看,他就张着嘴向妻子呵气:“你闻闻,还有呆气在。”
名妓善辩

金陵平康地方有个妓女叫马湘兰,年轻时很有身价。一个孝廉曾经慕名去拜访,她不肯
出来相见。
过了10多年,马湘兰姿色渐衰,而那个孝廉已成了进士,担任南京御史。恰巧马湘兰
因受株连而被押入官府受审,御史见了她说:“你原来是这样的容貌,往年只是徒有虚名罢
了。”
马湘兰说:“正因为我有当年的虚名,所以才招致今天的祸灾。”
御史想道:“看这个妓女,能说出这等话来,果然名不虚传。”就放了她。
妻子变妾

有个女人妒忌而聪明,丈夫每次谈到要讨小妾她就说:
“你家境贫穷,哪来的钱买小妾呢?如果你有钱,我就答应。”
不久,丈夫便从别人那儿借到了钱,回家告诉妻子说:
“钱在这儿,请允许我讨小妾。”
妻子夺过钱藏入自己衣袖里,下拜道:“我今天情愿做小妾,这钱就算买下了我吧。”
汝鹏戏言

罗汝鹏初次到京城游玩,正巧碰上大臣们上早朝。当时官僚们统统露天站在宫廷大院中
的道路上,资郎(出钱捐官的人)们则站在殿堂周围的廊屋里。
有个人不满地说:“他们都已站在露天,我们为啥还要藏在这里呢?”
罗汝鹏说:“《子平书》上不是记载了吗——‘官要露,露则清高;财要藏,藏则丰
厚!’”众人掩嘴而笑。
吊丧胡须

罗汝鹏面上胡须很多,可刚到壮年,白胡须就有了大半。
一天,他去别人家吊丧,主持丧礼的人见了,惊讶地问:
“您年纪并不老,为什么有这么多白胡须?”
汝鹏答道:“这是吊丧的胡须嘛。”客人们哄然大笑。
自备刑具

有个男人很怕妻子。一天,为桩小事惹怒了妻子,她竟要夹他的手指,他说:“家里没
有刑具。”
妻子令他去邻舍借用。他出门时低声咕噜,妻忙把他叫回,厉声问道:“刚才你嘴里说
什么?”
他忙答道:“我是说这刑具,最好自家也要购置一副,以备不时之需。”
老爹官小

有个乡官职位卑下,一次在船舱里碰到一个妓女下船,急忙问道:“你怎么称‘小
娘’,年纪都这么大了?”
妓女回答:“这有啥奇怪?您既然称老爹,为啥官儿做得这么小?”
船舱里的客人们都鼓掌大笑,妓女却不动声色。
天人天话

滇南(云南)有个督学(主管一个地区教育的官员),喜欢向学生们大谈人性和艺术,
唠叨不休,学生、教师都很讨厌听他“演讲”。
督学讲完了问:“诸位以为我所讲的怎么样。”一个学生回答道:“老师是天人,今天
所讲的都是天话。”
师生大笑。
门缝取酒

半夜里,有人到酒店买酒,连连敲门不见开,只听得店主说:“把钱从门缝里塞进来。”
顾客说:“那酒怎么拿出来?”
店里伙计说:“也从门缝里递出来。”
顾客大笑,伙计说:“不要取笑,我这酒儿也是薄薄的嘛。”
咒语止风

和尚、道士、医生一同乘船旅行,途中碰上大风,木船摇晃,十分危急。船夫急忙求和
尚、道士念咒请神仙止风。和尚便念咒:“念彼观音(观音菩萨)力,风浪尽消歇。”
道士念咒:“风伯雨师(管理风雨的神),各安方位,急急如律令(道家用在符咒之末
的话。如律令:汉家公文常用语,表示要对方按照文件命令执行)。”
医生也凑上来念咒道:“荆芥、薄荷、金银花、苦楝子。”
船夫说:“这些是什么?”
回答道:“我这几味药都是止风药啊!”
嘿,庸医治病,往往如此!
好似神农

陈君佐医生是扬州人,说话很幽默。洪武年间,他常在皇宫中进出,深受皇帝宠信,常
跟他谈军队中的艰难困苦。
当时军中缺粮,皇帝和士兵一道常吃树皮草根。一天,皇帝问道:“我像前代什么君
王?”
陈君佐说:“像神农氏。”
皇帝询问是什么原故,回答是:“如果不像神农氏,为啥尝得百草?”皇帝听了大笑。
华阳狂生

华阳有个狂妄的书生。某晚,乘着酒兴去拜访邻居某隐士,见主人庭院里月亮照得如同
白昼,梅花怒放,不由得诗兴大发,朗诵宋诗:“窗前一样梅花月,添个诗人便不同。”隐
隐以诗人自命。
主人也朗诵宋诗应对:“自从和靖(宋代诗人梅圣瑜,咏梅权威)先生死,见说梅花不
要诗(意即凡咏梅花的诗人都不及梅和靖)。”主人意思很明显:阻止他作诗把梅花咏坏了。
那狂书生痛恨主人嘲讽自己。大骂而去。
第二天,主人到县控告狂书生,县官传唤书生试写诗歌,发现非常拙劣,便笑着对书生
说:“暂且赦免你辱骂别人的罪,押去百花潭看守杜工部(杜甫)祠堂吧。”
判决鼠罪

嘉靖年间有个御史,四川人,有口才。一个有权势的太监想刁难他,就捉了一只老鼠送
上,说:“这东西咬坏了我许多衣服,请你判案。”
御史便判罪道:“这老鼠如果为笞杖(用竹板、木棍打人背、臀)、流放的刑罚还太轻
些,而判为凌迟(先断肢体再割断咽喉)、绞杀又太重,看来还是判它腐刑(破坏生殖器)
最合适。”
那太监知道御史是隐隐讽刺自己,也只能恼怒在心,表面上又不得不佩服他判案的准确。
鼻红鼻白

袁中郎在京城做官时,九月份就穿上厚棉衣了,我对他说:“这样太热了,要流鼻红
(指血)的。”
他弟弟小修说:“不穿,又要流鼻白(指清水鼻涕)啊。”
笑话太淡

广西全州有个叫王椽的幕僚擅长说笑话。
一天,武官们聚会,怂恿王椽说笑,又故意贬低他,动不动就评价道:“这话太淡。”
意思是没趣味。
王椽便说:“今早我在城门看到一个挑粪的人,不小心失脚,一担粪泼了一地。”
武官们说:“这也淡。”
王椽说:“你们都没尝过,怎么知道淡?”众人大笑。
三上文章

有个儒生,作文水平很差,可又常常拿自己的文章去请前辈评价。一个前辈评论道:
“过去欧阳修写文章,自己说是多从‘三上’得来,你的文章也好像欧阳公第三上得来
的。”儒生听了心花怒放。朋友对他说:“那位前辈讥讽你呀。”
儒生问:“他把我比做欧阳修,怎么称讥讽呢?”
答道:“欧阳修‘三上’是指枕上、马上、厕上;第三上是指厕上啊!”儒生这才醒悟。
吝啬大师

一个吝啬的人,想使自己变得更吝啬,便拜一位被称作“吝啬大师”的人为师傅。求见
时,他带去两件礼物:一条纸剪的鱼;一瓶淡水,算是酒。
可是老师不在家,师母出来接见。她知道那人是来学本领的,便叫婢女递上一只空杯,
说:“请用茶。”又用两手合了一个圆圈模样,说:“请吃饼。”
老师回来了,听了妻子款待学生的经过,急得顿了顿脚,说:“你太破费了!”又用手
合了半个小圆圈,说:“半个饼就足够了!”
萝卜代鸡

鸡被杀掉请客,很不服气,便到阴间去向阎王告状:“鸡请客是常事,可主人不该拿我
这只鸡请许多客人。”原来主人杀了鸡,用萝卜一同煮,而且请了30多位客人同吃。
阎王不信,说:“哪有这等事?”鸡便要求传讯萝卜来作证人。
萝卜作证说:“鸡的话也不老实,那天请客,只见我萝卜哪见鸡呀!”
取个吉兆

有个贪官第一天上任,就去城隍庙拜谒城隍。看见神座两旁挂着银锭,便对左右说:
“给我收回。”
左右说:“这是假的呀!”
贪官说:“我知道是假的,但今天新到任,要取个进财吉兆。”
虎怕化缘

强盗与和尚在路上遇见老虎,强盗拿着弓抵御老虎,老虎不怕。和尚不得已,就把化缘
簿扔在老虎面前,老虎吓了一跳,马上逃走了。小虎问老虎为什么,老虎说:“强盗来了,
我可以与他格斗;和尚向我化缘,我将用什么来打发他呢?”
赞颜回死

有个读书人很懒惰,常恨书太多。一次读《论语》,读到颜渊死一节时,便赞赏道:
“死得好,死得好。”
有人问他为什么,他说:“如果他不死,再做出上颜回下颜回,我怎么读得完?累死我
了!”
嗜酒客人

有个酒鬼终日以酒为伴。有次赴宴,喝酒不歇,到酒酣耳热之际,就对其他客人说:
“凡家里路远的,只管先走。”
客人们陆续走了,只剩下他一个,由主人陪着喝酒。他又说:“凡家里路远的先回去。”
主人说:“我就住在此地。”
酒鬼说:“您还要回到卧房里去,我就在酒席上和衣而睡啊!”
画工不精

有个画画的以写真为业,但技术不精。一天,为他的亲哥哥画像,自以为画得逼真,悬
挂在门口,以此来招徕生意。
但是没有谁认为画的是他的哥哥。
有人题了首打油诗在画像上:“不会传真莫作真,写兄端不似兄形;自家骨肉尚如此,
何况区区陌路人!”见者无不发笑。
一伙滑吏

明朝有个名叫丰坊的翰林,很有文才。有次,宁波县令派手下人向他要一张药方。他即
在药方上写道:“大枫子去了仁(人),地花果多半边,地骨皮用三粒,使(史)君子加一
颗。”
县令看了药方笑道:“丰翰林在嘲笑你们哩!”
差吏问其原故,县令这样解释:大字去人是“一”字,果多半边是“夥”(“伙”字的
繁写体)字,骨用三粒是“滑”字,史加一颗是“吏”字。这四种药连成四个字,是“一伙
(夥)滑吏”(即一班滑头滑脑的差吏)。
赞人誉已

有个人认为自己的妻子长得漂亮,不直接夸赞,却这样说:“我的小姨,称得上是绝代
美人,和我妻子站在一起,可就再也辨认不出谁是我妻子,谁是我小姨了!”
到手就酸

考生张斗桥,抄了篇名家的旧文章赴考。试官看了,只当是张斗桥写的,认为写得不
好,眉头一皱,拿起笔便把文章勾抹了。
张斗桥把事情告诉学官文莲山。文莲山便给他讲了一出《苏秦》的戏:
苏秦的父亲过生日。大儿子端了一杯酒上前祝寿,父亲喝完后赞道:“好酒!”那个不
讨父亲欢心的小儿子也端了一杯酒祝寿,父亲还未喝完就骂:“酸酒!”小儿媳见状,便悄
悄从大儿媳那里借了一杯酒上前祝寿,因小儿媳也是不讨父亲欢心的人,父亲喝着又骂道:
“酸酒!”小儿媳不服,说:“这是从大哥家借来的。”父亲怒骂道:“你们夫妻是霉鬼,
酒到你们手上就酸了!”
误听方言

新任巡抚是外乡人。一天,他操看家乡语言,对差役说:
“你给我买根竹竿。”
差役误听成“猪肝”,便到外面买了猪肝,还自作主张买了一只猪心,晋见巡抚道:
“大人,猪肝买到了。”
巡抚一见,不由大笑,怨他办事不用脑,说道:“你的心在哪里?”
差役忙从衣袖里拿出猪心,答道:“大人,心在这里。”
圣人恶意

一个有权势的太监见侍讲学士(为皇帝讲论文史的官)讲课完毕走出宫廷,便问:“今
天讲的什么书?”
学士答道:“今天讲的是孔子莞尔而笑,说‘割鸡焉用牛刀?’”
太监面色尴尬地说:“这是孔圣人恶意取笑人啊!”(他误认“鸡”为“鸡巴”,即男
性生殖器。)
好打抽丰

有个书生好打抽丰(利用各种关系向人索取财物)。他有个交情深厚的朋友在某地任巡
按。巡按估计他一定要来打抽丰,便暗暗嘱咐下属,将200两白银锻造成手铐一副、链绳一
条,浸在药水中煮成铁器的样子。
书生果然来到巡按那儿,巡按大怒道:“我的衙门难道是可以打抽丰的?将手铐链子拿
来,把他押回原籍。”
书生非常恼怒,但也无可奈何。快到原籍边界时,押解官才说明白:“这手铐、链绳都
是白银锻造的,我老爷对你感情深厚,故意这样送你,以便掩人耳目。”
书生大喜,可又怨恨地说:“他对我还是刻薄啊。如果真是感情深厚,就是再打个200
两重的白银枷具也好啊。”
唱曲打板

吴中门子(男色),大多擅长歌唱,可是在长官面前,大多不肯唱。
一天,吴曲罗与同僚在官署校阅公文,已经快要夜了,便叫门子唱曲,门子们相互推
托,都说:“不会唱。”
吴曲罗恼怒道:“不唱的统统打10板屁股!”刚刚打了门子一下屁股,门子们就争先
恐后唱曲。吴曲罗笑道:“是啊,从来唱曲,总是先打板的啊。”同僚大笑。
无比快乐

举人陈琮,性格豪放洒脱。他曾购置一幢别墅,座落在二里冈,正处在县城北郊,前后
是无数坟墓。
有个朋友对陈琮说:“你眼里天天见到这坟里的鬼魂,一定不会快乐。”
陈琮笑道:“不,眼中天天见到这班鬼魂,使人感到自己存在阳世而觉得无比的快乐。”
牵牛的人

一个受到皇帝宠幸的宦官,奉命出差办事。每住到一个地方,学着附庸风雅,访游寺
庙,拜佛进香,还到书院里讲学。可是读书人对他又厌恶又鄙视。
当他讲到《孟子·梁惠王》中“有牵牛而过堂下者”一句的时候,便向学生问道:“你
们可知道牵牛人姓甚名谁吗?”
一个学生故意戏弄道:“就是下文写的那个‘王见之’。”(其实原意是:齐宣王见到
有人牵牛从堂下走过。)宦官听了居然大加称赞:“好个秀才!博学高雅到这等程度!”
痛到隔壁

乡里有人脚上生了疮,痛得难以忍受,便对家里人说:“你们为我在墙壁上凿个洞。”
洞凿成后,那人便把生疮的脚伸进洞里,伸到邻居家一尺多远。
家人惊讶地问:“您这是干啥!”
病人答道:“让它到隔壁人家去痛,不干我的事了。”
海猪变鼋

金陵上清河岸的堤岸,常被海猪拱坍。明太祖朱元璋便问臣子:“这是啥原故?”
大臣们知道皇帝最讲忌讳,犯了忌讳是要杀头的,所以悄悄商议:“‘猪’和‘朱’同
音,千万说不得。如果说拱坍堤岸的是‘大鼋’,那么大鼋和‘元’同音,皇上听了肯定会
高兴。”于是,他们答道:“陛下,拱坍堤岸的是‘大鼋’!”
朱元璋便下令将所有的大鼋捉净。不久,大鼋是捉完了,可是海猪还是照样拱坍堤岸。
井里没糟

王老太开了一爿酒店,以卖酒为业。
有个道士,常常吃了酒不付钱。后来,道士对她说:“为了报答你,给你掘口井吧!”
掘完井,道士就离开了。谁知井水比酒的味道还要醇厚。从此,王老太就不再酿酒,只拿井
水当酒卖。三年便赚了大钱。
一天,道士忽然返回,问她道:“酒好吗?”
王老太答道:“好是好,只是没糟,不能养猪!”
道士笑了笑,题了一首诗在墙上:“天高不算高,人心第一高,井水当酒卖,还说猪无
糟!”道士走了,井里也不再出水了。
考验耐性

有人上任做官,朋友送行,嘱咐他说:“给国家办事,凡事要有耐性!”他连连说:
“是!是!是!”
不多时,朋友又照样嘱咐了他两次,他仍点头称是。到第四次嘱咐他时,他忿忿地说:
“是不是把我当成呆子?就这么两个字,再三再四说个不休!”
朋友叹口气说:“可见耐性是不容易的!你看,我才说了三四次,你就不耐烦了!”
上交血粪

一个新官上任,乡下每个里长要收100担大粪上交官府肥田。
有个里长收了99担,还少1担,怎么也收不齐了。急得无法,就拿苋菜煮水,凑成1
担充数。官吏问:“这担粪怎么这样红啊?”
里长答:“百姓肛门里的粪都掏光了,这都是硬挤出的血啊。”
话不投机

从前,有个富翁生了三个女儿。大女、二女嫁给秀才,小女嫁给普通人。一天,富翁生
日,女婿们都来祝寿。大女婿、二女婿说话斯文,唯独三女婿粗俗不堪,富翁心中不快。
他设宴款待女婿,告诫说:“酒席上不许胡言乱语。”酒过三巡,富翁举筷夹菜给大女
婿吃,大女婿站起身恭敬地说:“君子谋道不谋食。”(只考虑道义不考虑饮食。)富翁很
高兴。
又请二女婿喝酒,二女婿站起恭敬地说:“惟酒无量,不及乱(即使酒量无限,也不随
便乱吃)。”富翁也很高兴。
岳母见丈夫冷落了三女婿,就擎着酒杯请三女婿喝酒。
小女婿昂头站起对岳母说:“我和你可说是酒逢知己千杯少啊。”
富翁大骂道:“你这畜牲真是嚣张,还假充什么斯文?!”
小女婿甩摔酒杯,霍地站起来说道:“我同你话不投机半句多!”
把嘴涂黑

有个人带着仆人外出赴宴,每回只顾自己吃喝,从不顾仆人。
有一回,仆人用墨把自己的嘴涂黑,站在他的身旁。他见了便说:“你这奴才嘴怎么这
样?”
仆人答道:“老爷只顾您的嘴,莫顾我的嘴。”
妓女要钱

有个嫖客同妓女相交很久,银钱全部用光。告别时,他要求在妓女身上烧个香疤,作为
标记。妓女说:“要烧个四四方方的疤痕。”
嫖客说:“怎么才能烧成方的?”
妓女答:“这很便当,用一文铜钱放在肤上,然后在钱眼内用香焚烧,不就是个方的
(古时铜钱,外面圆、内孔方。)?”
嫖客说:“我没钱了。”
妓女说:“没钱就烧不成了。”
老鸨骗局

有个外地富商,住宿在妓院里,见到天上的星晕就对妓女说:“明天有风。”
恰巧老鸨听见,心生邪念,连忙扯住富商衣襟喝道:“这里的官府,正要捉拿写妖书说
妖言的人。”说着,就要揪他到衙门去。富人再三恳请“私了”,掏出50两银子才得以免锅。
第二天,老鸨又见到天上的月晕,便向富商询问道:“姐夫,姐夫,你看明天是风,还
是雨?”
商人答道:“不是风,不是雨,而是一个吓人骗钱的大圈套。”
雪上加霜

有个富人的妻子每天吵闹,而且容貌丑陋。丈夫天天叹气道:“别人鳏居(男人丧妻独
居),我却不能鳏居!”
女人不懂,便回娘家询问,父亲答道:“这是他厌恶你容貌丑陋,要你早死,所以称
‘鳏居’”
女儿便问:“那么如何对付他?”
父亲道:“他如果再说,你就应对道:‘别人孤孀(妻子亡夫独居),我却不能孤
孀’。”
隔了几天,丈夫又在说:“别人鳏居,我却不能鳏居。”
妻子正要回击,忽然忘了父亲教的话,急忙应道:“别人生疮,我却不能生疮。”
丈夫笑道:“你如果再生疮,岂非雪上加霜!”
酒令讽官

过去有个县官和县丞贪钱,主簿清廉。
一天,三人一同喝酒,喝到酣畅时,县官设下一个酒令,规定每令要包含一句千家诗,
下边再用两句俗语阐发诗意。他自己先说道:“旋斫生柴带叶烧,热灶一把,冷灶一把。”
县丞接着说:“杖藜扶我过桥东,左也靠着你,右也靠着你。”
主簿说的酒令隐含讽谕之意:“梅雪争春未肯降,原告一两三,被告一两三(原告被告
都要交纳一两三钱白银)。”
讥笑饶舌

过去有户人家喂养了一只八哥,将它放在大鼓旁边。家里的佣工们每天收工,都是听主
人打鼓为号。
一天,忽听得鼓声咚咚乱响,佣工们纷纷收工返回。主人生气地质问:“今天我未曾敲
打一鼓,你们为什么就休息了?”
众答道:“因为听得鼓响才回来的。”
主人前去查看,只见八哥在鼓上乱跳,便大声怒骂道:“你这死鸟,也来盘鼓!”(八
哥是善于学人说话,喜欢饶舌的鸟。)
兄弟买靴

有兄弟两人积钱合买一新靴子。哥哥常常穿着它,弟弟不肯白出钱,等到哥哥夜里睡
了,就穿上它到处行走,结果很快将靴子穿破了。
哥哥说:“我们再凑些钱买双新靴吧?”
弟弟说:“不,新靴会耽误我的睡觉!”
冬穿夹衣

一个穷读书人冬天穿着夹衣。有个穿棉衣的人问他道:
“这么寒冷的天,为什么还穿夹衣?”
穷书生说:“穿单衣更冷。”
和尚放生

鹞子追赶麻雀,麻雀乱飞乱窜,一下飞进了和尚的衣袖里。和尚抓住麻雀说道:“阿弥
陀佛,我今天有肉吃了。”
麻雀听后紧闭眼睛,一动不动,和尚以为它死了,把手一张,麻雀便飞走了。
和尚说道:“阿弥陀佛,我把你放生了吧。”
跳神奥秘

有个跳神的端公带着一个徒弟。
一天,有人来请跳神,不巧端公出门了,徒弟刚学会打鼓唱歌,师傅还没有向他传授请
神灵附体的秘诀,也只好硬着头皮去应付。他又唱又舞,却始终不见神灵来附体,只好胡诌
了一个神,乱说一气,居然也得了主人的酬金。
他回到家见了端公连声叫道:“好苦!好苦!”接着便把跳神的事说了一遍。
端公大惊道:“徒弟,你怎么知道这套办法?我原来就是这样的!”
秀才买柴

一个秀才要买柴,招呼道:“荷薪者(挑柴的)过来!”卖柴人因听得懂“过来”两
字,便挑着柴来到秀才跟前。秀才问道:“其价几何?”(柴的价钱多少)卖柴人因听明白
了“价”字,便说了价钱。
秀才说:“外实而内虚,烟多而焰少,请损之。”(这柴草外头硬,里边空,冒烟多,
发火少,请减点价钱吧!)这下,卖柴人一点儿也不明白秀才说的是什么,挑起柴担返身就
走。
有隐身草

傻子遇上一个聪明人,聪明人送给他一棵草,说:“这叫隐身草,手里拿了它,别人就
再也看不见了。”
傻子擎着“隐身草”,马上到集市上,伸手抢了别人一把钱,扬长而去。钱主抓住他,
一顿猛揍。
傻子喊道:“任凭你怎么打,反正你看不见我!因为我有隐身草!”
也来送死

钟馗最喜欢吃鬼。妹妹为了祝贺他生日,叫一个大鬼挑去几样礼品。礼品单上写着:
“老酒一樽,小鬼两个,送给哥哥做个剁(可以斩了吃)。哥哥若嫌礼物少,连挑担的是三
个。”
钟馗果然令仆人把三鬼一起送进厨房烹调。两个小鬼对挑担的大鬼说:“我们是被捉来
当礼品的,死了无话可说。可你明明知道钟馗是要吃鬼的,何苦也来送死呢?”
馋鬼嚼渣

有人把吃过的甘蔗渣随意丢在地上。有个馋鬼拾来嚼,嚼来嚼去,也嚼不出汁水,便大
骂道:“哪个馋鬼,嚼得一点汁水也没留。”
从容不迫

有个酒鬼,一闻到酒香就丢了魂。
一次,在朋友家喝酒,已喝了很久,忽然乌云遮空,马上要下雨了。随从催他道:“早
点儿回家吧。”
他说:“就要下雨了,怎能回去?”
雨一停,仆人又催道:“可以走了。”
他说:“雨停了,还急什么。”
过路老虎

冯希乐善于拍马屁。一次,去晋见林县的县官。县官留他吃饭,他说:“自从你到这里
当父母官,你的德政人人夸赞,连山里的老虎都逃光了。”
话刚说完,就有差役来报告:“昨夜有老虎出来伤人。”
县官问:“怎么,还有老虎吗?”
冯希乐马上应声道:“不要紧,这是路过的。”
挨打感恩

有人犯了罪,依法要打屁股,就花钱雇人代替。雇的人也怕痛,又把钱交给差役,央求
道:“行行好,打轻点。”差役收了钱,还是重重地打了他一顿。他走出衙门,向雇主感谢
道:“幸亏你的钱,不然我一定要给打死啦。”
无事生非

一个“石敢当”(迷信的人为了消灾避难,石板写“泰山石敢当”五字,放在门墙边)
忽然说起话来,地保马上去官府报告。县官叫他把“石敢当”背去。
可在县衙里,“石敢当”又不说话了,再三发问,还是悄无声息。县官大怒,把地保打
了10大板。骂道:“奴才,无事谎报!‘石敢当’哪会说话?!”
地保只得灰溜溜地把“石敢当”背回。路上一个熟人问他什么事?地保讲了缘由,恨恨
骂道:“这冤家到了官府,偏不说话,害我挨了5板!”
“石敢当”一声冷笑道:“谁叫你无事生非的!你又说谎了,向人瞒了5大板呢!”
行窃说话

两贼挖穿墙壁后,从洞中爬进房里。甲贼被蝎子蜇了一下,不觉失声说:“好痛!”乙
贼恐怕主人听见,忙用力扭了这贼一把,甲贼还打一拳,两人一来一去不肯相让,拳来拳往
弄出声来,把主人吵醒,两贼被捉了起来。
甲贼埋怨乙贼说:“都是你,吃尽了你的亏,有话不好好说,为何要扭我一把。”
乙贼说:“死贼!至死还不省悟,哪里有做贼还要说话的?”
活佛要钱

唐三藏西天取经,到了雷音寺,师徒见了佛,佛吩咐弟子给唐僧真经。迦叶长者向唐僧
苦苦索要好处,唐僧无奈,只好把唐天子赐的紫金钵盂给了他。
猪八戒见了很是气愤,回去告诉佛,佛却轻描淡写地说:“佛家弟子也要穿衣吃饭。从
前舍卫国赵长者请弟子下山,将此经诵了一遍,就得了三斗三升麦粒黄金,你那钵盂,有多
少金子,也值得一说?”
一席话说得猪八戒有火无处发,似箭穿雁嘴,只得恼恨地边走边说:“天天想要见活
佛,原来活佛也是贪钱的!”
唐僧说:“徒弟休要烦恼,我们回去,少不得也去替人家诵经。”
昏官断案

有两人各带资本,一同外出做买卖。行至无人处,甲顿起邪念,将乙打死,取了资本返
回。来到乙家,哀痛地说:“某人不幸病死了。”那人家也不猜疑,相信了他,后来甲又将
乙妻娶了过来。
不料乙未被打死,后来醒了过来,调养多日,回到家中,他把这图财害命之事告到县官
那里,状纸上写道:“图财打死,强娶我妻。”
县官一看,就把乙重打了一顿,判作诬告,并在状纸上批写道:“既然说打死,如何还
活着?娶妻用财礼,怎能说强娶?”
算卦容易

有个算卦人的儿子,不愿继承父业,算卦人很恼火,大加训斥。儿子说:“这骗人的玩
意儿谁不会?”
第二天,有个人冒雨前来求他们算卦。算卦人对儿子说:
“你说算卦容易,那你给他算算。”
儿子当即对前来算卦的人说:“你是东方来的吗?”
那人答:“对。”
“你姓张吗?”
“对!”
“你给妻子来算卦吗?”
“对!”
那人走后,算卦的很惊讶地问儿子:“你怎么知道这些的?”
儿子答:“今天是东北风,那人的脸向西而来,肩上背上都湿了,我是经过推理知道
的;那人的伞柄上明明刻着‘清河郡’,清河郡的人家都姓张,再说这么大的风雨,他不为
妻子,肯为父母来吗?”
拗犟颓官

嘉靖年间,有个进士新上任做推官(掌勘问刑狱的官),此公性格极为怪僻、倔犟,他
曾经将贾岛诗句中“推敲”两字读作“吹敲”。
有人告诉他道:“这个‘推’字读作‘颓’。”
这个新任推官的进士便发怒道:“这么说来,我竟做了颓官(颓唐无用的官)!”
涂刷奇文

宋代散文大师欧阳修做主考官,看到一个名叫刘辉的举人一份考卷上写道:“天地轧,
万物茁,圣人发(“发”,这里指脱颖而出)。”欧阳修见了不以为然,用红笔将它们涂抹。
有个读书人见了,在末尾添写第四句,顿成戏言:“试官刷。”
胡涂考试

政和年间,举人们考试都要阐发经书的意义。有个学生专攻《周礼》,堂上试题是:
“禁宵行者(禁止夜晚行走)”。
这个学生阐发题义道:“凡是做盗贼奸淫事的人,白天不能表露行迹,一定要到夜半干
合伙勾当,由于不露踪迹,很难捕捉,所以先皇任命专职官员叫“司寝氏”(专管睡觉),
并立出法律禁止宵行,谁犯法就办谁的罪,决不宽赦,这是很适宜的措施啊。否则,像《论
语》中的宰予昼寝(白天睡觉),怎会得罪他先生孔老夫子呢?”
考官看了认为言之成理,可又不晓得引证宰予昼寝是何用意,便叫那学生来询问。学生
答道:“白天不是睡觉的时候,宰予白天睡觉,他的目的正是要等到夜里出来胡乱行走啊,
所以孔夫子根据禁宵行的法律要大骂他。”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