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古今笑史【下】【54则】

明—古今笑史【下】【54则】

《古今笑史》 下 冯梦龙编

已过两天

北宋大臣宋景文喜欢把窗子遮得严严实实,内中点起名贵的大蜡烛,时歌时舞。所邀客
人在这种环境下都忘记了疲劳,只感到这个夜怎么这样长,拉开重幕一看,方知已过去两天。
终身遗恨

北齐库狄伏连,官至大将军,但很鄙吝。一次妻子大病,他也不给钱看。后来,妻子私
下里取了百钱抓药。伏连察觉后,为这事遗恨终身,认为自己太麻痹了,是一次大损失。
东昏侯昏

雍州刺史萧衍,乘齐内乱,起兵攻齐帝东昏侯,在建业(今南京)城外筑起包围圈,断
绝外援,情况万分紧急。谋士向东昏侯献策,要动用后堂储藏着的数百具厚木板,用作守城
的器具,东昏侯仍吝啬不改,说:“这些都是用来做殿堂的材料,动不得!”最后将士离
心,东昏侯被萧衍所杀,齐灭。
不肯洗脚

南北朝时梁朝将领阴子春身穿污垢的服装,数年也不洗一次脚,说:“洗脚会洗去财
物、败坏事情。”妻子痛恨他的恶习,反复劝他洗脚。某日,阴子春总算同意洗了一次脚。
但不久后,即有梁州之败,阴子春大恨妻子,说这是洗脚所造成的。此后,便终身不再洗脚。
苗振试赋

苗振将试馆职,晏殊对他说:“你应该稍微温习温习。”苗振说:“哪里会有当了30
年接生婆,还把婴儿包扎倒了的事。”
待试赋时,要押“王”韵,苗振随手把《诗经》中“率土之滨,莫非王臣(顺着田土直
到海边,都是周天子的臣民)”句拈来,为押韵,舍去最后一“臣”字,用了上去,也不细
究,结果意思完全错了,未能中选。
晏殊笑笑说:“苗君该是老手,怎竟会还把婴儿包扎倒了呢?”
冯妇搏虎

张鳌山在江北做提学(官名,管所属州县学校和教育行政),用“冯妇善搏虎(冯妇为
男子,春秋时,能徒手打虎)”为题考学生。
徐州有一士人说:“冯妇,一妇人也,却能搏虎,不只搏也,而又善搏。她是如何搏的
呢?先扼其吭,再斩其头,剥其皮,然后投于五味之中煮而食之,岂不美哉?”
屡屡重复

熙雍年间,某号称“大诗人”者作《宿山房即事》诗:“一个孤僧独自归(一个与孤、
独重复),关门闭户掩柴扉(关门与闭户、掩扉同义)。半夜三更子时分(半夜即三更、子
时),杜鹃谢豹子规啼(子规、谢豹为杜鹃别称)。”
嘲人窃句

北宋真宗年间,杨大年、钱文禧、晏无献作诗,都效法李商隐,自号“西昆体”。后
来,许多年轻的文士也都仿效起来,生吞活剥,从李商隐所作中抄写句子过半,拼拼凑凑算
是自己的作品。
一次,宫中宴会,请人演戏助兴。有一节目为演员扮演着李商隐,穿着破烂不堪的衣服
登台,对台下说:“我只仅仅是个崇文院的职员,每天要被那么多人摘取、摭拾,看看我还
像什么样子的喽!”
填补空白

南京守备太监(起监军作用)叫高隆,有人向他献了幅名画,名画上方有一空白地方。
高隆不懂此处的意境,指着空白说:“好!好!还可在此再添画一个‘三战吕布’。”
无人相随

名画家沈周作《五写行春图》送与某太守,太守看后很不满意,说:“难道我出行只一
人,就无人相随吗?”
沈周知道后,便别画一张有随从的相送,告诉太守说:
“无奈绢短,只画仪仗前导三对。”
太守笑着说:“三对马马虎虎也可以了。”
服诗念佛

唐代诗人张籍崇拜杜甫诗才。某日,他取过杜甫诗作,焚作灰烬,拌人膏蜜之中吃了下
去,自祷说:“令我肝肠从此改换吧!”
又有人叫李洞,羡慕贾岛诗句,便铸了个贾岛铜像,像神一样对待它,还每日里念“贾
岛佛。”
囊中包泪

许应逵作东平郡守时,很有清正廉明的赞誉,但为同事所中伤。某年,上司偏听馋言,
给许定罪,把他调离东平。
百姓送行时哭泣不绝,许应逵晚上到旅舍,对仆从说:
“我在东平一无所有,只不过落得百姓几滴眼泪罢了!”
仆从叹道:“您囊中没有分文,如今也可将这眼泪包去权作礼物送亲友啦!”
不能请喝

宋时,王景文正在江州与友人下棋,突然接到宋明帝的敕令:“赐死。”王景文神色自
然,仍认真不苟地下完棋,然后把棋子收敛进盒内。举起一杯毒酒对友人说:“很遗憾,这
种酒不能请你们喝了。”说完一饮而尽。
马周斗酒

唐朝中书令马周,起初穷困不得志。初入京城西安时,行至京城以东10里的灞桥附
近,停下来歇息。正好有几位相向行走的人也停下歇息,他们在马周旁饮起酒来,还不断发
出啧啧之声馋马周。马周即到市场上买来一斗酒,在那些人旁边坐下用酒洗脚。众人都羞惭
而走。
二百里镜

有个朝廷官员,家藏古镜,自称此镜能照200里,用它来献给宰相吕蒙正。吕蒙正说:
“我面孔还不如碟子大,怎需用照200里的镜子呢?”官员受讥,面色通红。
笑受唾面

娄师德温顺谨慎,与人没有嫌隙。某年,弟弟被授为代州刺史,师德告诫他说:“到了
代州,不要为小事与人计较。”
弟说:“今后即使别人唾我的面,我也不争吵,只是自己擦去便罢了。”
师德摇头说:“这正是我所忧虑的啊!凡别人唾你的面,必定是恨你,如果当面擦去,
这不是还会引起他的敌视吗?人家唾你的面,只有笑而受之,待它自己干。”
风流学士

解缙去探访驸马,恰巧驸马不在家。公主久闻解学士大名,想一睹风采,便隔帘叫人留
解缙用茶。
解缙索笔题诗道:“锦衣公子未还家,红粉佳人叫赐茶。
内院深沉人不见,隔帘闲却一团花。”
公主大怒,奏报父亲明成祖朱棣。父笑道:“此等风流学士,见他怪做什么?”
共饮而醇

刘公荣为西晋名士,好与人饮酒,饮时从不挑剔同饮之客为谁,不管身份贵贱都一视同
仁。有人讥笑他这种不分贵贱的行为,他笑道:“比我高贵的,不可以不给他酒饮;不如我
的,亦不可以不给他酒饮;与我同辈的,又不可以不给他酒饮。”所以刘公荣终日与人共饮
而醉。
阮籍戏刘

王戎到阮籍家,刘公荣也正在座。阮籍对王戎说:“我有美酒二斗,与君共饮。那刘公
荣就没份了。”二人你一杯我一盏喝得欢畅,刘公荣滴酒也不沾,言语谑戏,如同往常。
有人问为何不给刘公荣喝?阮籍答道:“这乃是公荣自己戏自己也。他常说:‘比我公
荣高贵的,不可以不给他酒饮;不如我公荣的,也不可以不给他酒饮。’那么除此而外,当
然只有公荣可不给他酒!”
醉酒诘范

滕元发曾做范仲淹的幕僚,常私下里去妓院饮酒,范仲淹不满意这种行为,想教训他一
下。
某晚,候滕元发又出去,他便坐滕元发的书房中,明烛读书,等滕元发回来。很晚,滕
元发才大醉而归,见范仲淹坐室中,便长揖而拜,问范读什么书?范答:“《汉书》。”
滕元发故意说:“汉高帝是什么样的人(含意是:刘邦也是“贪财货、好美姬”的人,
但仍然成大业,你又何必以小节来苛求我呢)”范仲淹一听,顿悟其意,也不作答,略有惶
惑地走了。

杀父乃可
司马昭拜阮籍为东平国的国相。阮籍乘驴到东平,把府舍内的屏障全部去掉,使内外相
望。政治上倾听意见,不殉私舞弊,不多时东平风气大好。
司马昭又拜阮籍为大将军从事中郎。有司上报说,有人杀母亲,阮籍说:“嘻!杀父嘛
还可以,怎可以杀母呢!”
旁边的人怪阮籍失言,阮籍说:“禽兽只知母而不知父。
杀父如同禽兽,杀母禽兽不如!”大家这才点头称是。
如此通文

某城有个县丞,一向不好好读书,但却喜欢装出很有学问的样子,仿效文人之语,弄得
笑话百出。
一次,这城的县令大病初愈,自觉形容消瘦,县丞讨好地说:“堂翁深情厚貌,如何得
瘦?”(典出《庄子》,厚貌深情应解释为:貌虽忠厚而其情深藏难测,用在这里完全牛头
不对马嘴。)
又一次,随县令赴宴,将饮时,县令赴别席辞去,县丞又乱套用《孟子》语道:“乞其
余不足,又顾而之他。”(文意应为:把剩余的讨去了还不满足,又窥探着到别处去乞讨。)
一日,县令捕捉到盗贼数人,令严刑审讯,盗贼吃不消一顿棍棒,哀号起来。县丞在旁
拍手笑道:“恶人自有恶人磨!”
县令气得面孔发紫。
温公受惊

宰相袁太冲同两个官员在宾馆中闲坐,一个官员说:“司马相如与美女卓文君天天在一
起,好不快乐呀!”
另一个见识浅陋,答话道:“快乐是快乐,宫刑时却也苦极(误把司马迁混同司马相
如)。”
袁太冲闭目暗笑,想:“这糊涂虫把姓司马的拉扯在一起,过一会司马温公(司马光)
不也要被扯上吗?就俏皮地说:
“你这话连温公听了,也会被吓一跳。”
元帅怕降

某元帅姓李,颇著战功,有个士人讨好元帅,作诗相赠。因元帅姓李,这士人就联想到
汉朝名将李广,他想,把李元帅与李广并提,岂不抬举?诗中有这么一句:“黄金合铸李将
军。”
不料李元帅阅后大怒,命手下拖他出去鞭打一顿。士人直喊冤屈,李元帅怒气冲冲地
说:“我劳苦多年,今年刚做元帅,你倒想让我降职仍做将!不打你打谁?”
太守误笞

许诫言做琅琊太守时,一天,有人报告说:“囚犯缢死在狱中。”太守大怒,即召来去
年曾管理修缮监牢的吏典,鞭打一顿。
吏典十分委屈地说:“小人掌职修理监狱,如监狱未修好当然应该受笞刑。可如今囚犯
吊死在狱中,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许诫言火上加油,怒声斥道:“畜生!你既为胥吏,又为典狱(相当于今看守长),囚
犯吊死在狱中,不鞭打你鞭打谁!”
吏典方才明白,‘原来这位高明的太守把“吏典”这一职名拆开来解释成“胥吏”、
“典狱”,害得自己白白被重打了一顿。
一骂一捧

某人作京西路提点刑狱(官名,负责所属各州的司法刑狱和监察)。一日,巡察到某城
见县尉张伯豪不顺眼,就侮辱他,让他下马步走,骂他是个无能鼠辈。
过后,提点刑狱在该城旅舍住下,有人禀报说:“你刚才所骂的人,正是御史台长官陶
某的女婿。”
提点刑狱大惊,跳起来说:“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便连忙召见县尉,与他并排而
坐。用茶毕,陪笑道:“我来本城之前,就已听说您有才干,刚才见了您故意说点使您泄气
的话,您大人大量,言语脸色均像没听见一样,真是奇才,前途无量呀!”即命书吏写推荐
文章送给县尉。
万里刚到

南宋著名诗人杨万里做监司(监察州县的地方长官)时,巡视到一郡。太守设宴讨好,
并派歌妓到场酬应,歌妓唱《贺新郎》助酒,当唱到:“万里云帆何时到”处,杨万里触动
敏感神经,急忙答道:“万里刚到。”
翁肃闯宅

福建籍江州太守翁肃,年老而糊涂。上面派年轻些的人来代替他,一日,新太守到,办
完移交手续,翁肃仍占坐在主位,新太守刚到,也不好意思计较。不一会,起身离庭回宅,
翁肃仍直往太守邸的内宅走去,新太守忙拦住道:“这个使不得,这个使不得!”
少才无德

尚书左仆射何敬容不善写草隶,签名时总把“敬”字中的“苟”写得很大,“攵”写得
极小,写“容”时,把“父”字写得很大,“口”写得极小。陆戏弄道:“‘苟’已奇大
‘父’也不小。”何敬容听后只得苦笑。
另有江从简作《采荷调》借“荷”刺“何”,诗道:“欲持荷作柱,荷弱不成梁;欲持
荷作镜,荷暗本无光。”暗贬何敬容少才无德,作成后给何敬容看。何敬容不知其中奥妙,
还大夸这诗精妙工整。
壁虎冤苦

壁虎跟晰蜴长得有些相像,但它们是两种动物。俗称晰蜴与龙为亲家,能祈求雨水。宋
神宗时,某年大旱求雨,不能得到晰蜴,有人就抓了壁虎替代,放置于水瓮中,让小孩们持
柳枝祈祷,有个小孩知情,念咒道:“冤苦冤苦,我是壁虎,似你(指主持求雨的官吏)昏
沉,怎得甘雨?”
误而不误

明穆宗时,绍兴岑郡侯(一郡中第三等官)的夫人怀孕将分娩。一日,岑郡侯外出,有
个行人闪避不及,冲撞了岑郡侯,被绑缚至府内。
岑郡侯问:“你是干什么的?”
答:“算命的。”
岑郡侯兴致顿来,问:“我夫人有娠,是弄璋呢?还是弄瓦?”(弄璋弄瓦意为生男孩
还是生女孩?)卜者不懂弄璋弄瓦是什么意思,便含糊地答道:“璋也弄,瓦也弄。”岑郡
侯大怒,痛斥卜者无能。
不几天,夫人正巧生下一男一女,卜者从此名声大振,被誉为“神算”。
脸上起草

陈东在苏州作官时,曾命属下对一名处以充军发配的犯人进行“墨刑”(刀刺刻面额,
再涂上墨),刺上“特刺配”三字。
幕僚见后说:“凡刺‘特’字的犯人,罪行远远重于此犯,‘特’字的使用权在朝廷,
我们小小苏州府使不得哪!”陈东随即纠正,命属下改“特刺”为“准条”(依据律令条
文),重新刺刻。
后来,有人向朝廷推荐陈东的才干时,朝廷某官问道:
“莫非是在人脸上起草稿的那个陈东吗?”
肥马病猪

明代某年,举行三年一次的大考。各州、府、县的应试者齐聚省城,由朝廷派官主考,
中者为举人。
某有权势的宦官对考生说:“今日大考不必作文论,只需作一对子,答得好的一定录
取。”说完出对道:“子路乘肥马。”
(语出《论语》:孔子让学生各谈志向,子路说:“愿车马,衣轻裘,与朋友共,敝之
而无憾。”但这里被宦官掉文。)应试者听后暗暗发笑,有个考生故意滑稽地对道:“尧舜
骑病猪。”
(为《论语》中“尧舜其病猪”之谐音)宦官不知出典,更不知讥讽,还连连称赞对仗
工整精妙。
生怕“溘然”

宋时,有个宦官叫杜渐,平素喜与举子交谊,从中杜撰些文语为自己所用。
居住在扬州时,凡答亲友书时,只要是谈及较大的事,便总是套用“兹务孔洪”(为宦
官生造,兹:这;务:事;孔,甚;洪:大)。
某年,苏东坡路过扬州府,郡守苏子容正在小睡,由杜渐坐一旁相陪。不一会,苏子容
出迎,杜渐立即搭话问:“相公何故溘然?”(溘然:人突然死去。)
苏东坡与郡守相会时,偷偷问负责招待客人的小官:“旁边坐的是什么人?”
答:“杜供奉。”
东坡笑说:“今日杜供奉在旁,再不敢打瞌睡,只是生怕他那‘溘然’哪!”
海内名士

王廷栋字稚钦,是个奇才,自小聪慧过人。他平时喜好玩耍,每每贪玩,与同龄儿童在
街市上追逐嬉戏,不论白天黑夜。父母拿着棍棒赶来打他,他急中呼道:“大人为何要虐待
海内名士!”弄得父母又好气又好笑。
压“柳柳州”

桑悦有才气,19岁即考中举人。某年,上府令他调柳州任事,桑悦就是不肯。别人问
他原因,他骄气十足说:“柳宗元曾到过柳州任事,人称‘柳柳州’,现在又让我去,不是
硬要让我用声名去压住他吗?这事对不起柳宗元,我不干!”
韩山片石

南北朝时著名文学家庚信,受梁明帝派遣出使北周。很喜爱北魏文学家温子升所作《韩
山碑》。有人问他:“北方怎么样?”
庚信说:“只有韩山一片石(即韩山碑)能与之相语,其它所闻就像驴鸣犬吠一般。”
殷桓相侮

殷浩年轻时与桓温齐名,两人谁也不服谁。
一次,桓温故意讥殷浩说:“你怎么能和我相比!”
殷浩说:“我和我自己来往的时间长了,宁愿做我自己(意思是自己不屑与桓温比较优
劣)。”
又有一天,殷浩作了一首诗给桓温看,桓温存心侮辱殷浩说:“你这劣作不要给我看,
给我看,我将拿出来示众,到时你名声扫地可不要怪我!”
萧诚书帖

李邕的文章名扬天下,善书法,天性豪放。他认为萧诚的书法并不好。萧诚很不服气。
一日,萧诚写了幅字帖,故意把纸的颜色弄得很暗淡,看上去很陈旧的样子,然后,拿
去给李邕看,并介绍说:“这是幅王羲之的真迹,你看好不好?”李邕一看确是不错,连连
喊好。
此时,萧诚便实言相告,李邕再拿过来看看,说:“细看,也未必每字都好。”
转让大腿

义兴储家中贫困,冬月无裤防寒,便信口念一诗云:“西风吹雨声索索,这双大腿没下
落。朝来出榜在街头,借与有裤人家着。”
不会残客

张缵与何敬容同在吏部,但志趣不一。何敬容娶梁武帝长女,为驸马,有权势,宾客都
讨好巴结他,到他身边去的人很多,而到张缵身边去的人寥寥无几。尔后,张缵便不再会
客,每有客至,总以“我不会何敬容所存残客”为由而拒绝会见。
他不会老

杨大年很年轻就进了翰林院,同院的周翰、朱昂都已年老,须发尽白,杨大年每讲事,
总要带些侮辱二年老者的味道,问话总也要把“者”字扯进去。
周翰不忍受辱,便正颜说:“你杨大年不要欺老,到那时你也会老的!”
朱昂却装作劝说的样子道:“唉!周翰,你可不能这么说,杨大年与老无缘,他是不会
老的(诅咒杨短命)!”
依杖枯骨

钱塘人朱异很傲慢,看不起朝中大臣,遇事总要讥讽他们。有人劝他不要这样,朱异却
不以为然地说:“我凭自己本领获明主赏识,那些显贵都是依仗祖先的枯骨而轻视别人,我
如在他们面前低三下四,那就更为他们所轻蔑,我这叫先发制人。”
弥衡恸哭

弥衡有才但性傲。某年,因得罪曹操而险些被杀。后来曹操把他送给刘表。
临走前,众人在城南与他饯别,弥衡还未到之时,众人讲定:“今天要折辱一下弥衡,
待他到来时,均不发语,有的卧,有的坐。”
弥衡一到,便号啕大哭起来,听来令人悲痛。众人忙问为何哭得这么伤心,弥衡心里暗
笑,答:“坐着的人看上去像坟冢,卧着的人看上去像死尸,尸冢之间,能不悲吗!”
王郎压谢

一日,东晋才女谢道韫去王凝之家,返回后便闷闷不乐。
其父谢奕说:“王郎是王羲之的儿子,人很好,你为何不开心呀?”
谢道韫说:“我家的叔辈和兄弟们都是俊雅之士,想不到天地之间还有个王凝之,把我
的叔辈兄弟都比下去了,真是可恼!”
报以战栗

梁时,萧琛有辩才,梁武帝未称帝时与他交情很好。某日,武帝请宴,萧琛醉倒,梁武
帝用枣投萧琛,萧琛便取了颗栗子掷武帝,正击中面部,武帝有些光火,萧琛便解释说:
“陛下投臣以赤心,臣不敢报以战栗吗?”
芝麻通鉴

吴地人韦政无才学,但好在大庭广众时谈论诗书,不过总是只能片言只语,当人细问出
典时就接不上来。有人嘲笑他为“芝麻通鉴”。
原来,吴地人好食用芝麻茶点,因此市场上卖芝麻的人特别多,有个人专门用零残的
《通鉴》包装,正好另一人数次买他的货。芝麻做茶点后,这人看看残页《通鉴》,就外出
吹牛摆弄学问,几次都被人问倒,一旦无话,这人便答:“我家‘芝麻通鉴’上只到此为止
就没了。”
牛头阿婆

武则天时,秋官(刑部)侍郎周兴是个有名的酷吏,常常在刑法外立私法整人,人称
“牛头阿婆”(地狱里的鬼怪),百姓怨声载道。周兴知道后,丝毫不以为然,得意地说:
“这有什么奇怪!”于是他题书于衙门口道:“被告之人,问皆称枉;斩决之后,咸息无言
(就都没有话了)。”
鸟音人来

陈白沙善画梅,有人好占便宜,拿了宣纸登门求画,日添月换。一传十,十传百,求画
者竟不绝于门,又不给丝毫报酬。
陈白沙弄得很光火,就在门前柱上题字道:“鸟音人又来!”求画的人看到题字,不解
其意,就问陈白沙,白沙说:“你难道没听过乌鸦的叫声吗?‘白画!白画!’”求画的人
大笑。
鸟别贪睡

明宪宗初年,邢公宥任苏州知府。连年灾荒,知府便生出一计,下令水池跟苇荡都要征
税,百姓抱怨不迭。有人作了一首讽刺诗道:“量尽山田与水田,只留沧海共青天。渔舟若
过闲洲渚,快报沙鸥别贪睡(含意是:否则税课也会征来。)”
孝子郭纯

孝子郭纯,母亲死后,每次悲哭时,总是有群鸟云集而来。地方长官听报后调查确有其
事,就在孝子家的门口立牌坊加以表扬,孝子名声大了起来。
后来,有人一打听,竟是孝子每哭时把饼撒在地上,群鸟争着来吃。这样多次以后,鸟
只要一听到孝子哭,没有不争着来吃饼的。
菩萨心肠

从前,菩萨化身为雀王,慈心济众。
有一只吃人的老虎,某次因吃后,骨头嵌在牙齿中间,使它动弹不得,困饿得奄奄一息。
雀王见后,大发慈悲,钻进虎口为老虎啄骨,救活了老虎。雀王飞到树上念《佛经》语
说:“杀为凶虐,其恶最大!”
想以此来劝老虎不要再去伤残人畜。
虎听后,勃然大怒,说:“你才离我口,没吃你就已不错了,还敢多言!”雀王仓惶飞
逃而去。
《汉书》下酒

宋代著名诗人苏子美豪放好饮,在舅杜衍(北宋大臣)家,每晚读书,要饮酒一斗。
一次,杜衍暗暗观察苏子美读书,苏读《汉书·张良传》,至张良刺秦王而打着副车
时,击掌说:“太可惜了!没中!”遂满饮一大杯。又读至《史记·留侯世家》中张良与刘
邦会于陈留段,拍案说:“君臣相遇,其难于此!”又举杯满饮。
杜衍笑了起来,进去对苏子美说:“有这么好的下酒菜肴和果品,饮一斗也不算多呀!”
鸭能说话

唐朝陆龟蒙居住在震泽,有一栏斗鸭。
一次,有个宦官从京城长安出差到杭州,经过陆家门前,用弹弓打了他家一只绿头雄
鸭,鸭颈都打断了。陆龟蒙见状大声说:“啊呀!这只鸭子是会说人话的,将要把它进献给
皇上。你倒把它打死了,现在只能拿这只死鸭去进见了,你说好吗?”
那宦官赶紧赔了一笔钱才算了事。末了,宦官问道:“这只鸭能说什么话啊?”
陆龟蒙说:“它常常自己叫自己的名字。”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