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笑话——笑话幽默【52则】

古代笑话——笑话幽默【52则】

椅桌享福

有个乡下人进城赴宴,见桌上铺着台布,椅上垫着坐褥,很是惊异。回到乡里说:“
难怪城里人极会享福,连城里的桌子、椅子都是很会享受的!”
别人询问原故,那人答道:“桌子都穿上绣花裙子,椅子都穿上金色背心了!”
盖盐钵头

有个人娶了一个年老的妻子,坐在床上时,见她面孔上有不少皱纹,便问道:“你究
竟有多大年纪?” 女人答道:“四十五、六岁。”
丈夫说:“可你婚书上明明写着三十八岁,依我看,你还不止四十五、六岁,你要对
我老实。”
女人答道:“实在有五十四岁了。”
丈夫又再三盘问,妻子只是咬定五十四岁。俩人上床后,丈夫心里更不踏实,忽然心
生一计,说:“我要起来盖好盐钵头,不然,要被老鼠偷吃去了。”
妻子忙笑道:“真荒唐,我活了六十八岁,还没听说老鼠会偷吃盐哩。”

见鸡行事

有个地主准备把多余的田租给张三耕种,但每租一亩田,须先交一只鸡。
一天,张三去办理租田手续,故意把鸡藏在背后。地主看了张三一眼,说:“此田不给
张三种。”
张三忙将鸡拿出送上。地主马上改口道:“不给张三却给谁?”
张三问道:“你先说不租给我,现在又说租给我,为啥?”
地主答道:“刚才是无稽(鸡)之谈,现在是见机(鸡)行事。”
超度亡夫

一个和尚为死者做道场,索要报酬三钱银子,说这样就可包送亡灵到极乐世界去。
有个女人为了超度亡夫,但送的银子份量不足,和尚就念让亡灵到东方的经辞。女人
很不高兴,又添送了银子,和尚这才眉开眼笑,补念送亡灵到西方的经句。
女人大哭道:“我的亲人哪,只是为了几分银子,累得你跑东又跑西,好不苦啊!”
吞咽酒杯

有个人喜欢喝酒,一次赴宴见酒杯极小,便做出呜咽的样子。主人惊问其故,那人答
道:“这是触景生情啊。我父亲去世之前并没有什么毛病,一次朋友邀他赴宴,那酒杯也
跟您府上的酒杯一样,他不慎吞咽入口,活活憋死。今天我又看见这样的酒杯,叫我怎能
不哭呢?”
客人哭酒

某人请客,客人刚刚擎起酒杯便放声大哭,主人慌忙问道:“为啥悲伤?”
客人答道:“我生平好酒,如今酒已经死了,因此大哭。”
主人笑道:“酒怎会死?” 答道:“既然不曾死,为啥杯里没有一些酒气?”
丈夫叫茶

客人来到一家人家,丈夫连声呼唤“倒茶来”。
妻子说:“终年不买茶叶,哪来茶水?”
丈夫说:“白开水也好。”
妻子说:“柴草没得一根,冷水怎能烧开?”
丈夫便骂:“狗淫妇,难道枕头里就没有几根稻草?”
妻子回骂:“臭王八,那些砖头石块难道烧得着吗?”
跪谢奖赏

有个官吏在公堂上偶然放了个屁,自言自语道:“唔,爽利!”
下属们不知道,误认为是要“赏吏”(奖赏下属),便争先恐后跪在地上感恩道:“谢
谢老爷奖赏!”
僧人诘辩

秀才诘问和尚道:“你们经典内‘南无’二字只应念本音,为什么念作‘那摩’?”
僧人反问道:“相公,《四书》上‘于戏’二字,为何读作‘呜呼’?如今相公若读
‘于戏’,小僧就念‘南无’;相公若是‘呜呼’,小僧自然要‘那摩’。”
中秋“曰”饼

有位副食铺老板,在店牌上把“中秋月饼”误写成“中秋曰饼。”
一个顾客对他说:“这月饼的‘月’字,写的是个白字。”
店主一本正经地说:“哪里是‘白’字?‘白’字上头还有一撇哩!”
鹅变成鸭

有个人去卖鹅,因要大便,便把鹅放在地上,自己去厕所。路过一人,用小鸭把大鹅换
去。卖鹅的人从厕所出来,见到鸭子,惊叹道:“奇怪啊,才一时不见,这鹅怎么便饿成这
般黑瘦了?”
更加有理

有个官吏十分贪婪,某次办理一案,原告向他行贿50两银子,被告知后,加倍行贿。
升堂时,官吏不问青红皂白,命差役鞭打原告,原告便伸出五指示意道:“小人是有理的。”
官吏也伸出巴掌示意道:“奴才,你有理吗?”又将巴掌一转道:“他比你更有理哩!”
如此回称

有个商人初次拜谒县官。县官认为他年纪大,便尊称为“老先”。
商人恼怒而归,儿子忙问原故,商人答道:“那狗官太欺负我了,他本该称我老先生才
是,哪知他说了歇后语,叫什么‘老先’,显然是轻薄人的话。所以我回称他也不客气了。”
儿子问回称什么,商人答道:“本该称他‘老父母’(旧时称县官为父母官)的,我也砍
掉后面一个字,只叫他一声‘老父’!”
祭丁之后

教官的儿子和县丞的儿子打架。教官的儿子屡屡吃败仗,回家哭诉。
母亲说:“他天天吃鱼肉,所以这么强健能打。我家天天吃豆腐,气力自然弱小,怎么
打得过他?”
教官插嘴道:“我儿不要急,等祭过了丁(旧时每年仲春及仲秋上旬丁日用鱼肉祭祀孔
子,叫“丁祭”,也叫“祭丁”),再寻他报复就是。”
画得不像

有个画匠,生意非常清淡。有人劝他将自己夫妻的行乐图画出,贴在门外作广告,定可
招揽生意。画匠欣然照办。
一天,老丈人前来探望,见到行乐图,便问:“这女的是谁呀?”
回答道:“是令爱(旧时尊称对方的女儿)。”
老丈人又问:“她为啥同这个陌生男人搂抱在一起?!”
醋比酒贵

一家酒店的招牌上标明价钱:“酒每斤八厘银,醋每斤一分银。”
一天,两位客人进店买酒。那酒很酸,一人尝了尝连忙咂着舌头皱着眉头道:“怎么有
这么酸的酒?莫不是把醋错拿了来?”
另一个忙捏了捏他的大腿,悄悄地说:“傻子,快莫作声。你看招牌上写着醋比酒更贵
哩!”
红黄胡须

某人长着黄胡须,常在妻子面前夸耀道:“长黄胡须的人不是弱汉子,一生不会受人欺
侮。”一天,他被人打伤了。妻子便拿他的话嘲笑他,他说:“谁知道那人的胡须竟是通红
通红的!”
早产之祖

有个女人怀孕七个月就生了个儿子,丈夫担心养不大,碰到朋友就请教抚育之道。
朋友说:“不要紧,不要紧,我家祖父也是七个月就出世的。”
主人惊诧地问道:“你祖父后来究竟养大了没有?”
求水洗指

有个人设宴请客,少发了一双筷。上菜后,客人们纷纷举筷夹菜吃,独有那无筷的客人
只能袖手旁观。 后来,他慢慢转向主人道:“请给我一碗清水。”
主人惊异地问:“你要它干啥?”
回答道:“洗干净了手指头好拿菜吃。”
一菜足够

先生开馆教书,东家设宴款待。因为是初次请先生,便杀了一只鹅做菜。吃饭时,先生
对东家说:“今后叨扰的日子多着呢。以后饭食,务请俭省一些。”未等东家说话,又指着
菜盘中的鹅说:“天天只吃这一味就足够了,不必再加很多菜。”
漫天大谎

有一个人好说谎话,仆人只好天天给他圆谎。
一天,他对人说:“我家有口井,昨晚被大风吹到隔壁人家去了。”
别人不信,说:“从古到今,哪听说过井会被风吹走的事。”
仆人只得替他圆谎说:“确有这事,我家的井贴近邻家的篱笆,昨晚风大,把篱笆吹到
井这边来了,却像把井吹到邻家去似的。”
又有一天,他对人说:“有人射下一只大雁,头上顶了一碗粉汤。”
别人不信,仆人又只好替他圆说:“这事有过,我家主人正在院里吃粉汤,大雁掉下来,
头正好落进碗内,这不是头顶粉汤吗?”
又有一次,他对人说:“我家有一顶漫天帐,可以把天盖得严严的,一点空隙不漏。”
仆人皱眉头说:“主人说话太没边际了,这样的漫天大谎,叫我怎么遮掩得了!”
媒人救穷

一个人成天为贫穷而忧愁,有人便来宽慰他说:“这事只要求求媒人就行了。”
这人问:“媒人怎么能救得了贫穷呢?”
回答说:“无论你多穷,任媒人的嘴一说,就都阔起来了。”
画家功夫

画家给某甲画完像后得意地说道:“请把像拿去问问行人,看像不像你的模样?”
某甲便问一个过路人:“这张像哪处最像我?”
那人答道:“方巾最像。”
某甲又问一个过路人:“这张像哪处最像我?”
那人答:“衣服最像。”
某甲准备再问一个过路人,画家却抢上前插嘴道:“方巾、衣服都有人说过了,你只说
脸画得怎样?”
那人看了好一会儿,答道:“胡须最像。”
半价“购”金

县官要买金子,叫金铺子送来,就在县署领款。
老板亲自送来两锭黄金,为了讨好县太爷,笑着说:“照市价一半算钱吧。”
县官便吩咐左右:“来!拿一锭还他。”
老板却站着不走。县官说:“金价钱已经给你了,还等什么?”
回答说:“我还没收到金款呀。”
县官大怒道:“你这个刁奴才!你刚才明明说照市价对折算,我已发还你一锭,不是已
经抵了一半价钱?来人啊,把他赶出去!”
卖母猪肉

屠户叮嘱儿子道:“等会儿人家来买肉,你千万不要说这是母猪肉!”
顾客来了,儿子就说:“我们卖的不是母猪肉。”主顾听了疑心,就不买了。父亲闻讯
后着实揍了儿子一顿。
一会,又来了个买主,说:“皮这么厚,是母猪肉吗?”
儿子便对父亲道:“怎样?难道是我告诉他的?”
拔去黑须

一个老人胡须变白了,便叫小老婆拔掉。小老婆见白胡须太多了,一根根拔将不胜其
烦,便拣黑胡须拔。拔完,老头子拿镜子一照,大为惊骇,便高声责骂她。她说:“难道少
的不拔,倒去化费气力拔多的?!”
收拾骨头

主人每次吃肉,总是肉吃得一干二净,碗里只剩下骨头。
仆人吃不到肉很不高兴,就对天念念有词:“愿相公活到一百岁,小的活到一百零一岁。”
主人问他为什么这样说。仆人答:“小的多活一岁,好收拾相公的骨头。”
秀才打妻

有个秀才又呆又多疑。为了考验妻子是否贞节,曾趁夜躲在暗处,等妻子走过,突然跑
出将她拥抱,妻子不知是谁,又惊又怒,破口大骂。秀才高兴地说:“我家里出了一个贞节
的女人了。”
这秀才喜欢看史书,每看到不平之处,一定拍桌大骂。一天,他看到秦桧谋杀岳飞,不
觉大怒,便拍击桌子骂个不停。妻子劝说道:“家中只有十张桌子,您已打坏了八、九张,
好歹把这张留下吃饭吧。”
秀才朝妻子瞪着眼骂道:“你也许跟秦桧通奸了吧?”便痛打妻子,妻子听不懂什么秦
(青)桧(鬼)红鬼,被打得莫明其妙。
摆阔吹牛

有个人最欢喜摆阔气,可他家里很穷,客人来访连个端茶水的家仆也没有。
一次,客人来了,他装腔作势地大声呼唤:“倒茶来!”喊了多次,不见奴仆出来,妻
子无法,只得亲自将茶水端出。主人见了,很尴尬,便对妻子大喝道:“你男人哪里去了?”
回答道:“出差去了。”
问:“为啥还不回转?”
答:“人没回来,魂儿已回来了。”
问:“魂儿在哪里?”
答:“在那里坐着唠叨吹牛装阔气呢!”
官吏怕妻

某县官自甘卑贱,平生唯一的本领就是对上司拍马逢迎。
一次,与同僚们禀见巡抚,他跪下用膝盖移动至公堂上,磕头似捣蒜,额头上磕出的肿
块像鸡蛋那么大。磕完头,又从衣袖里拿出一颗黄金珠子,放在巡抚座下,匍伏着不肯爬起。
巡抚见状大怒。
县官慌忙仰着头说:“大人是卑职的老子,卑职是大人的儿子,不到之处请多加训诲。”
巡抚更加愤怒,拾起金珠甩下大声责骂,叫他滚出去。
同僚们纷纷为他求情,巡抚说:“你们不知道,他与我是同乡。我素来知道他是怕老婆
的,每天早上,他总是跪下用膝盖移动到老婆梳妆台前,磕起头来像更夫敲梆,以后又拿出
金珠,表演簪环箍发的把戏来讨好,老婆只要有些不高兴,他就会说:‘夫人是下官的母
亲,下官是夫人的儿子。’一定要老婆斥骂他后才会退出。刚才他的形状同在家里没有两样,
真是拿对付老婆的那套把戏来嘲弄我了。”
话还没说完,忽听得公堂屏风后面传来巡抚夫人的呼喝声,众官吏全都变了脸色,巡抚
也颤抖着退席,返回堂后去了。
三天到天

一群客人聚在一起闲谈,争论天的远近。
旁边一个农民说:“天离开地,只有三、四百里光景。由下往上走,慢点四天可到,快
点三天可到,六、七天一个来回绰绰有余,你们为啥争辩不决呢?”
客人们听呆了,便问:“你的说法有据吗?”
农民答道:“当然有!难道你们不知道这一带有个送灶神上天的风俗习惯?腊月二十三
日送走,腊月三十日迎回,不过七天罢了。以一天走一百里计算,二一添作五,不就是三、
四百里呀?”
众人笑道:“讲得妙!”
陋习难改

有个人喜欢说不吉利的话,弄得别人都很讨厌他。
一家盖了幢新房,那人也去看,刚敲了几下门没人答应,他就骂道:“破牢门关得这么
紧,想必人死绝了。”
主人出来责怪说:“我这新房子花了千两银子,刚造好,你怎么说这样不吉利的话?”
那人说:“这房子要是卖,最多值五百两,你怎么要这么大的价钱?”
主人生气说:“我并没有说卖,你怎么给划价呢?”
那人说:“我劝你卖也是好意。要是遇到一场大火烧了,连个屁也不值。”
又一家主人50得子,刚满3日,大家都来贺喜。那个常常说不吉利话的人也想去看
看,朋友劝他不去为好,那人说:“我与你一块去,一言不发不就行了吗?”朋友这才勉强
答应同他一起去。
去后,那人果然很老实,从进门道喜到入席吃酒,一语未发,朋友很高兴。临走时,那
人对主人说:“今天我可一句话也没说。我走后,你的孩子要是抽风死了,可与我毫无关系
啊!”
贪鬼择主

有个贪婪的人死后,来到阴间。阎王判道:“你这贪鬼!你在阳世贪得无厌,作孽太多。
来世罚你变禽兽昆虫!”
贪鬼说:“罚我变禽兽昆虫,我不敢违拗,但求大王准我选择主人。”
阎王问:“选择谁?”
贪鬼答道:“如是走兽,那让我变成伯乐的马,张果老的驴;如是飞禽,那让我变成王
羲之的鹅,卫懿公(春秋时卫国国君,喂养的仙鹤,待遇相当于大夫等级)的鹤;如是昆虫,
那让我变成庄子的蝶,或者变成子产(春秋郑国的大臣)的鱼也可。”
阎王怒骂道:“你这孽种!这样挑来拣去,跟在阳世做官的挑拣职位的肥瘦有什么两
样?我罚你做一只乌龟!你怕穷,就让你缩进头;你多贪,就让你终年喝风,吃不到一样食
物!”
贪鬼恍然大悟,说:“我虽然未曾做官,却明白了做官的罪孽实在不小。”
图取吉利

某秀才捉了一只知了放在头巾里,然后再去参加科举考试。
进考场后,知了忽然鸣叫起来。在座的考生们大笑。主考官赶来,责问为啥要笑。有人
说:“某秀才头巾里有声音,所以才笑。”主考官把某秀才叫到面前,准备严厉训斥。
某秀才连声喊冤,说道:“今天进考场前,父亲将知了放在我的头巾里。知了爬来爬
去,搅得我很难受。但这是父亲干的,我不敢扔掉。”
主考官问他,你父亲为啥要放知了在头巾里。某秀才答道:“这是图取个‘头鸣(头名)’
的吉利呗。”
大小猴子

县官拜见上司。谈完公事,上司问道:“听说贵县出产猴子,不知它们个头有多大?”
县官急忙答道:“大猴子有大人那么大。”
忽然觉得这话失礼,又怕又悔,赶忙弯下腰继续说:“小猴子有卑职这么大。”
懒女之死

某女十分懒惰,只知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一次,丈夫远出,恐她懒于做饭而挨饿,便
烙制了一张极大的饼,套在妻子颈脖上,才放心地出门而去。谁知五天后归来时,妻子已饿
死。原来,脖子上的大饼只在近嘴处吃了一个缺口,她懒得动用其它部分。
钟馗捉鬼

玉皇大帝坐在凌霄殿上,对神仙们说:“地狱里的鬼有阎王管理,只是人世上的鬼,无
人管束,以致愈来愈多。我要派钟馗下去统统捉光吃掉,为民除害。”
神仙们说:“世界分为阴阳两处,阴间有鬼,阳世只有人,哪来的鬼?”
玉帝说:“阳世的鬼更多,像吝啬鬼、势利鬼、烟鬼、赌鬼、醉鬼都是,怎能不除?”
于是便命令钟馗下凡捉鬼。
钟馗指挥鬼卒将阳间的鬼全部捉来,只是不见醉鬼,便问原故。鬼卒答道:“这醉鬼天
天喝醉,夜里撒酒疯,白天害酒病,实在难捉。”
钟馗说:“那先将捉来的鬼烹吃了,去向玉帝汇报要紧。”
那晓得半路上碰到一个人扭住钟馗不放,自称“醉鬼”。钟馗惊奇地说:“我钟馗正要
捉你,你为啥反来缠住我?”醉鬼说:“哈哈,你姓钟吗?大钟(酒杯),还是小钟?”
钟馗问:“什么意思?”
醉鬼说:“假如是大钟,我同你豁三十拳吃酒;假如是小钟,我同你豁五十拳吃酒。豁
完拳吃完酒再说。你吃不吃我,我不管。”
变成光棍

一个姓冢的和一个姓卜的结拜成异姓兄弟。
哥哥对弟弟说:“我的姓很是奇特。你看,‘冢’字好像‘蒙’没有头,就如官员摘下
了官帽一样。现在我跟你商量一下,把你那‘卜’字腰间那一点,挪移到我‘冢’字头上,
让我出头成‘家’,岂不是好事?”
弟弟说:“我借一点给你成‘家’当然可以,不过,你成了‘家’,我可就变成光棍一
条了。”
避坐首席

谚语道:“常常坐首席,渐渐入祠堂”。这是说年纪愈大死得愈快,所以首席人人都要谦让。
有个生疯病的人请医生治疗。医生说:“疯、痨、膨、胀、膈,阎王请下客。就要来请你了,
不用吃药了。” 病人说:“我没见到请帖,怎么会是阎王的客人?”
医生说:“不久你就要见到阎王了。”
病人叹道:“作阎王的客人倒不怕,我最怕坐首席,求求你对我这疯病用些补气的药,
改成膨、胀两旁,把位置挪到第三第四,免得到时候大家相互谦让,叫主人劳神费心。”
教育“改革”

广东大学堂开办不久,姚道向在座的德寿询问办学章程有什么要改良的。
德寿严肃地说:“可改革的很多,譬如算学一科,将来这些学生出来做官,自有账房代
理,不必自己计算,似乎可以删去。体操一科,我们都是文人,可不必学习,也可以免去。
地理一科,是风水先生的功课,何必叫读书人去做风水功夫呢。”
姚道听了只能唯唯诺诺。堂上堂下的人听了无不暗笑。
牙牌占卜

苏州人某某在安徽做官,平日喜欢做马吊纸牌的游戏,又十分迷信牙牌的占卜。一天,
他占卜到几句话:“七十二战,战无不利;忽闻楚歌,一败涂地。”顿时心情忧虑,连马吊
纸牌也不敢玩了。
一位朋友安慰道:“前半句是吉利的征兆,您为啥不买一张七十二的彩票试试?”某某
便去买一张末尾号码是七十二的彩票。揭奖时,某某果然中了一等奖,突然得到十万奖金。
可他拥有如此巨大的财富后却终日忧虑害怕不已,半步也不敢出门,不敢挥霍浪用。
别人询问原故,他就说:“占卜前半句已经应验了,可不知后半句什么时候应验?所以
我才日坐愁城啊!”
两个杜联

会稽(今浙江绍兴)人杜联,曾以翰林官身份做内阁学士。
一天他去晋见宰相贾祯。贾问他贵姓,他恭敬地答道:
“门生杜联专诚拜见师相。”
问:“什么时候乡试、会试考中的?”
答:“前年会试,我受到师相知遇提拔的恩德。”
问:“哪里人?” 答:“浙江会稽人。”
问:“现任什么官职?”
答:“内阁学士。”
问答之间,贾低下头伏在桌上渐渐睡着了,打着鼾声。杜联见状只是坐着,不敢离去。
一会儿,贾祯伸伸懒腰,醒了过来,见到杜联,又问他科试、籍续、官阶,杜又一一回
答。问完便举茶送客。
隔了几天,贾祯对人说:“我出外主考次数太多,门生也记不清楚了。前次曾见到两个
杜联,姓名、科甲、籍续、官阶都相同,我怎么记得许多啊!”
一字千金

甲午中日战争时,卫汝贵因为贻误军机而被处死在京城菜市口,而刘坤一却拥兵在山海
关内,不敢出战。京城读书人特地写了一副对联:“卫达三呼冤赴菜市,刘坤一托病卧榆关
(山海关,在河北临榆县)。”
刘坤一听说后非常憎恶,还害怕它流传到皇宫去,便向幕友商讨办法。幕友说:“这很
容易,我为你改一改,不过您要酬谢我三千两银子。”刘坤一答应了。幕友将对联改为:
“卫达三呼冤赴菜市,刘坤一拼命出榆关。”
刘坤一大喜,即刻刊印数千份,派人带到京城散发。并按诺言酬谢幕友。当时军队中为
此流传“一字千金”的说法。
以此类推

我国自从《时务报》(维新派学会报刊)出版后,各种报纸闻风诞生。以地方命名报纸
的风气普遍推行,听说江西有《新豫章》,直隶(现河北)有《直说》。
有人以此类推说:“山东应有《齐论》、《鲁论》,广东应有《广告》,河南应有《豫
告》,甘肃应有《甘言》,福建应有《福音》。”
《新小说》记者听了急忙争辩道:“《新小说》(梁启超主编的小说月刊)不是新疆人
出版的!”
误解蒙学

有个不识字的人,喜欢谈论时事,对人说:“我近来对不识字很为遗憾,急于要读书,
不知有什么好书?”
别人告诉他:“学识字,当然先读蒙学教科书(启蒙的初级书籍)。”
那人叹了口气道:“就算是旧学家,也没听说有学习蒙古语言文字的。我是新学家,你
为啥要我降低身份来学习它?”
半生不熟

有个西洋人,学习中国话半生不熟,就应聘到学堂去做老师。一天,学生进入他的房
屋,忘记脱帽的礼节,那西洋人便操着中国话吃吃地说:“我们外国的规矩是到人家房里,
帽子不能摆在头上的。你以后无论到谁的屋里,帽子都不要摆在头上!”
和尚打辫

人人都知道,发辫无用而累赘。可是有个人忽然发表奇谈怪论道:“我们各有工作,终
日劳动,何必用这累赘东西?只是和尚,终日无事,也不工作,叫他们蓄起头发,打起辫子,
也不碍事。不晓得当初制定制度时为什么不考虑到这一点?!”
禁烟妙法

有个人发表奇特的建议道:“假如我有百万金钱,就要寻求一种妙药,搀和到鸦片里
面,人吸了一两个月后,就要中毒而死。我一定到处开设鸦片烟馆,减价招徕顾客。一两
个月后,此处吸烟人死光了,再转移到别处,不过一年,吸烟人全部死光了,鸦片也就根绝
了。”
独特谦称

世人谦称自己的儿女为“小犬”,这都是来源于三国魏武帝曹操说的“刘景升儿子像豚
犬”的典故。某君谦称子女很独特,叫“小牛、小马”。别人问他原故,他答道:“中国衰
落了,国人都是牛马,这些孩子还小,不称小牛、小马称什么?”
两袖清风

近看京剧《文昭关》,见扮演伍子胥的演员穿着马蹄袖(满州人服装,衣袖狭窄,形似
马蹄),不晓得是什么含意?
有人说:“这就叫两袖清风。”(原指清的官吏,但这里含有讽刺当时汉人甘心做满清
奴才的意思。)
还有,世俗称不贪污的官吏为“清官”,贪污的官吏为“赃官”。有个日本人每见到中
国官吏,必定说:“这是清官。”
问他怎么知道,他答道:“清朝政府的官吏,哪一个不是清官?”
咬文嚼字

有个佛山人,终日繁忙地写作,以出卖文章谋生。
朋友劝他不要太辛苦,当时已在吃饭,这人便指桌上饭菜说:“我也要放松放松,可没
办法呀,都是为了它们。”
那位劝告的朋友笑道:“想不到先生吃饭,原来是咬文嚼字。”(双关语,原意是在字
面上的功夫,这里指靠卖文谋生。)
神号鬼哭

一位作者正擎起笔撰写小说,忽然听到有人说朝廷已将科举废除,皇帝诏书已通知天
下,大家都看见了。这位作者便急忙索要报纸,一看果然如此。他便掷笔叹道:“从今以
后神要号叫,鬼要哭泣了。”
有人道:“这不过哭煞酸溜溜的秀才罢了,关神鬼屁事?”
作者答道:“你没看见那些考科举的读书人吗?他们风尘仆仆跪求文昌帝君(迷信传
说,指主宰文章命运的神,唐宋以来学校普遍设祠堂祭祀)、魁斗星君(文章之神),今
后谁再来祭祀他们?他们不是要痛苦地号叫吗?还有,你没听到科举考场因果报应的说法吗?
科举一废止,那些含冤于地下的鬼魂就再也不能借科举报仇了,他们不是要哭泣吗?”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