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笑话 26

 

嘲客食不知足

  有个酒匠酿造了好多瓮酒,

  他把酒瓮一个挨一个地摆在一块。

  不久有个酒瓮坏了,里面的酒全漏光了,

  酒匠光知道一瓮酒没了,

  却不知道是酒瓮破了的缘故。

  有一天,他忽然看见屋梁上有一群老鼠唧唧乱叫,

  他以为一定是老鼠把酒偷喝了,就骂道:

  “死老鼠,已经被你吃了一瓮酒,还向我讨吃的。”

  说来也巧,有一天夜里果然有只老鼠浸死在酒瓮中。

  酒匠发现后,就借题发挥道:“死老鼠,你今后会知道我家的酒会把你浸杀死的。”

 

嘲客久住不去

从前,有这么个女婿到丈人家久住,丈人厌烦了,想让女婿走而女婿偏不走。

一天,丈人说:“我非常欢迎你远道来我家住着,不过家里的鸡鸭都宰完了,已没有什么好吃的相招待了,就不能怪罪了吧。”丈人的意思是让女婿赶快走。

女婿却说:“丈人您不用烦恼,我来的时候见山中有一群鹿很肥,可以把它们捕来烧肉,我看也可以吃很多时日。”

丈人说:“你来的时候,鹿群正在山中,可你来了一个多月了,那鹿群也必然离开了。”

女婿说:“那个地方吃得好,它们是不愿离开的。”

 

刘伶嘲妻请酒不醉

魏晋问名士、“竹林七贤”之一的刘伶,嗜酒如命。他的妻子为此很是气恼,就与刘伶的妾串通一气,酿了一大缸酒,想谋害刘伶。

一天,刘伶要喝酒,他妻子说:“待把酒酿熟了,我就请您喝个醉。”到了酒熟的时候,他的妻子与妾就请刘伶俯缸就饮,乘刘伶不防备,就一齐用力把刘伶推在酒缸中,然后用东西把缸口盖住,上边再压了大木头,心想这下子刘伶必淹死在酒缸中。

过了三天,听缸中毫无动静,以为刘伶必死无疑,就开缸察看,只见酒已光,而刘伶大醉,坐在酒糟之上。过了好大一会儿,刘伶才抬起头来,对他的妻子说:“你说过要请我喝个大醉,而今却叫我在此闲坐干什么?”

 

嘲人好色

东方朔说:“世界万物中极其微小的,莫过于蝼蚁蚊虫这一类的了,然而听它们互相辩论,所说也都很有道理,何况人是万物之灵呢?

只听蚂蚁说:‘我们虽然长得微小,但是我们出入有君臣之义,发现死了的可食的虫子之类,我们又能一块共同分享,有忠孝的美德,这些都应当属于我们的长处。’

苍蝇说:‘你们不如我们享福。不管是公家还是私家,只要开筵设席,我们都能登堂入室,偷袭他们的饭桌,舔吃他们的衣裳,品尝他们的美味佳肴,喝他们的酒水琼浆,这些都应当属我们的长处。’

蚊子说:‘您二位忠孝富贵,都不如我活得潇洒快活。为什么这么说呢?那些美人居住的香阁兰房,到了夜深烛灭,我就飞到她们的纱橱之内,停在美人的玉体之上,聚集在美人的酥胸上,更选择香软美嫩的地方而叮咬,大饱所欲才停下来。’

只听蚂蚁和苍蝇都骂蚊子说:‘看你一个嘴子细细尖尖,却是如此好色!”

 

杜正伦嘲讽任环怕妻

任环特别害怕妻子。唐太宗认为任环有功,特地送给他两个侍女。任环很感谢皇帝,但不敢把这两个女子带回家。

唐太宗召任环的妻子到皇宫,赐给她酒说:“做妻子的若妒忌,应当训斥离弃。你若能改掉妒忌,就别喝这酒;若不改,可以喝。”任环妻说:“我就是改不掉妒忌,我愿喝这酒。”等到她喝得大醉回到家里,就与家人道别等死。其实,她喝的不是鸠酒,所以不会死。

有一天,大臣杜正伦嘲讽任环说:“妻子值得怕的时候有这么三种情况:一是刚出嫁的时候,那端庄严肃样像是菩萨,人哪里有不怕菩萨的呢?二是在生儿育女之后,就像是母老虎,人哪里有不怕老虎的呢?三是等到老了,脸面皱皱巴巴,又瘦又黑又黄,活像是鬼,人哪里有不怕鬼的呢?”听者都大笑起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