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幽默——外国文学家【30则】

名人幽默——外国文学家【30则】
趣答问路人

古希腊寓言作家伊索(约公元前6世纪在世),一天遇见一个行人向
他问路。
行人:“我到城时需走多长时间?”
伊索:“你走哇。”
行人:“我是得走,我是问走到城时需多长时间。”
伊索:“你走哇!你走哇!”
行人想这人真可恶,于是就气愤地走了。
片刻,伊索向他喊:“2小时——”
行人问:“为何刚才不告诉我呢?”
伊索,“不知你走得快慢,怎知需多长时间呢!”

心和舌头

伊索曾当过奴隶。
一次主人吩咐伊索宰一头羊,然后,用羊身上最可口的部位给他炒盘
菜。过不多久,伊索给他端上一盘炒心和舌头。
第二天,主人又吩咐伊索,叫他用羊身上最不爽口的部位炒一盘菜。
过不多时,伊索端来的还是炒心和舌头。
“这是怎么回事啊?”主人不解地问道。
“主人啊,”伊索语重心长地说,“如果心地正直、语言公道,这便是
世上最美好的东西。但,若是用心险恶、语言龌龊,这却是所有的人都厌恶
的。”

真的不知道

有一次,主人派伊索进城。半路上,他遇见一位法官。
法官严厉地盘问他:“你要去哪儿?”
“不知道。”伊索回答说。法官起了疑心,派人先把伊索关进了监狱。
法官办完事,又到监狱来审问伊索。
“法官先生,要知道,我讲的全是实话。”伊索说,“我确实不知道会
进监狱。”
法官无可奈何,只好把他放了。

低产和高产

古希腊悲剧作家欧里庇得斯(公元前480--前406年)曾承认写三句
诗有时要花三天时间。一位跟他谈话的低能诗人惊讶地叫了起来:“那么
长时间我可写出一百句诗呢!”
“这我完全相信,”欧里庇得斯答道,“可它们只会有三天的生命力。”

与狗商量

印度作家泰戈尔(1861—1941年)接到一个姑娘的来信:“您是我敬
慕的作家,为了表示我对您的敬仰,打算用您的名字来命名我心爱的哈巴
狗。”
泰戈尔给这位姑娘写了一封回信:“我同意您的打算,不过在命名之
前,你最好和哈巴狗商量一下,看它是否同意。”
让路

德国诗人歌德(1749—1832年)在公园里散步,在一条仅能让一个
人通行的小路上和二位批评家相遇了。
“我从来不给蠢货让路,”批评家说。
“我恰好相反!”歌德说完,笑着退到了路边。
请寄标点来

台奥多尔·冯达诺是19世纪德国著名作家。她在柏林当编辑时,一
次收到一个青年习作者寄来的几首没有标点的诗,附信中说:“我对标点
向来是不在乎的,如用时,请您自己填上。”
冯达诺很快将稿退回,并附信说:“我对诗向来是不在乎的,下次请
您只寄标点来,诗由我填好了。”
不费神的阅读

德国幻想小说的奠基人库尔德·拉斯维茨,一次在回答记者关于他
最喜爱什么样的书籍的问题时说,他只读歌德的作品和描写印第安人生
活的庸俗惊险小说。记者对这位大作家如此古怪的阅读趣味大惑不解,拉
斯维茨便进一步解释道。
你知道,我是一名职业作家,总爱情不自禁地对所读的作品分析品评
一番,这样做实在太费精神了。而读上述那两类书籍,则可以省却这种麻
烦,让脑子完全休息。因为,歌德的作品太高超了,简直不容置评;而庸
俗的惊险小说又太低劣了,根本不值一评!”
反击旅行家

德国大诗人海涅(1797—1856年)是犹太人,常常遭到无端攻击。有
一次晚会上,一个旅行家对他说:“我发现了一个小岛这个岛上竟然没有
犹太人和驴子!”
海涅不动声色地说:“看来,只有你我一起去那个岛上,才会弥补这
个缺陷!”
石头落地

一天,海涅收到朋友寄来的一封很重的欠邮资的信。他拆开一看,原
来是一大捆包装纸,里面附着一张小纸条:“我很好,你放心吧!你的梅
厄。”
几天后,梅厄也收到海涅寄去的一包很重的欠资包裹,他领取这包裹
时不得不付出一大笔现金;原来里面装的是一块石头,也附有一张纸条:
“亲爱的梅厄:当我知道你很好时,我心里这块石头也就落地了。”
引以自豪

基督徒对海涅说:“你和耶酥是同一民族的后裔。我若是您,会引以
自豪的。”
海涅:“我也如此,倘若除了耶稣再无一人是这个民族的后裔的话。”
遗嘱

1841年,海涅跟巴黎皮货店的一个女营业员欧仁妮结了婚。这是一
个不幸的结合。欧仁妮没有受过教育,愚蠢无知而且虚荣心极强。海涅对
她的爱情没有能够使她克服自己的缺点。诗人临死的时候,把所有的财产
都留给了她,条件是她必须再嫁一个人。
“这样,至少会有一个人会因为我的死而感到遗憾。”海涅这样解释
说。
妙语压倒暴发户

德国小说家、作曲家霍夫曼(1776—1822年)到柏林的一个新贵家
作客。餐毕,主人领他观看豪华的住宅。谈到仆人,这位暴发户漫不经心
他说他一个人需要3个仆人服恃,谁料到,小说家说他单洗澡就有4个人
来服侍。一个给他放好浴巾,另一个试水温,还有一个检查水龙头。
“那么第四个呢?”暴发户迷惑不解地问。
“噢,他是最关健的——他代我洗澡。”小说家说。
乌云与蛤蟆

俄国著名寓言作家克雷洛夫(1769—1844年)长得很胖,又爱穿黑
衣服。一次,一位贵族看到他在散步,便冲着他大叫:“你看,来了一朵
乌云!”
“怪不得蛤蟆开始叫了!”克雷洛夫看着雍肿的贵族答道。
“野兽能代表我说话”

克雷洛夫的寓言很受读者欢迎,写得既多又好。
有一次,他的朋友称赞他说:“你的书写得真好,一版又一版,比谁
都印得多。”
克雷洛夫笑着回答说:“不,不是我的书写得好,是因为我的书是给
孩子看的。谁都知道孩子们是容易弄坏书的,所以印的版次就多了。“
有人问他为什么选择野兽来写,他说:“要知道,我的野兽能代表我
说话。”
反正赂不起

克雷洛夫生活很贫寒。一次,他的房东与他签订租契,房东在租契上
写明。假如克雷洛夫不慎引起火灾,烧了房子必须赔偿15000卢布。克雷
洛夫看后,没提出异议,而提笔在15000后又加上两个“0”,房东一看,
惊喜地喊道:“怎么150万卢布!”
克雷洛夫不动声色地回答:“反正我也赔不起。”
音乐和感冒

俄国作家赫尔岑(1812—1870年)在一次宴会上被轻佻的音乐弄得
非常厌烦,便用手捂住耳朵。
主人解释说:“对不起,演奏的都是流行乐曲。”
赫尔岑反问道:“流行的乐曲就一定高尚吗?”
主人听了很吃惊:“不高尚的东西怎么能流行呢?”
赫尔岑笑了:“那么,流行性感冒也是高尚的了!”
说罢,头也不回地走了。
法令

俄国大作家列夫·托尔斯泰(1828—1910年)一次在信中诙谐地对
一位朋友说:“如果我是沙皇,我就公布一项法令:作家要是用了一个自
己不能解释其意义的词,就剥夺他的写作权利,并且打100棍子。”
妙答沙皇

一次,沙皇下令召见乌克兰伟大的诗人谢甫琴科(1814—1861年)。
宫殿上,文武百官都向沙皇弯腰鞠躬,只有诗人凛然直立。沙皇大怒,说:
“你为什么不向我弯腰鞠躬?”
诗人冷笑着说:“陛下要见我,我要是像他们一样弯腰鞠躬,你怎么
看得清我呢?”
回敬贵族小姐

俄国大诗人普希金(1799—1837年)在成名之前,一次在彼得堡参
加一个公爵家的舞会。他邀请一个年轻而漂亮的的贵族小姐跳舞,这位小
姐傲慢地看了年轻的普希金一眼,冷淡地说:“我不能和小孩子一起跳
舞!”
普希金没有生气,微笑地说:“对不起,亲爱的小姐。我不知道您正
怀着孩子。”说完,他很有礼貌地鞠了一躬。
装病

契诃夫(1860—1904年)是俄国杰出的短篇小说家与戏剧家。有一
天,一位长得很丰满,穿得很漂亮的美丽健康的太太来看望契诃夫。
她一坐下来,就装腔作势地说:“人生多么无聊,安东·巴甫洛维奇!
一切都是灰色的:人啦、海啦、连花儿都是一样。在我看来什么都是灰色
的,没有欲望。我的灵魂里充满了痛苦,……这好像是一种病……”
契诃夫眯起眼睛望望面前的这位太太,说:“的确,这是一种病。它
还有一个拉丁文的名字:morbuspritvorlalis。”
这句拉丁文的意思是:装病。那位太太幸而不懂拉丁文。
妻子和情妇

契诃夫热爱自己的文学事业,同时又真诚地献身于自己的医生的职
业,为穷苦的人们解除痛苦。每当有人称赞他的文学作品时,他总是谦逊
地回答:”“我是医生。”他常开玩笑说:“医学是我的妻子,而文学则
是情妇。”
人与箱

苏联著名儿童文学作家盖达尔(1904—1941年)派行时,有个小学
生认出是他,抢着替他提皮箱。皮箱的确太破旧了。学生说:“先生是
‘大名鼎鼎’的,为什么用的皮箱却是‘随随便便’的?”
盖达尔说:“这样难道不好吗?如果皮箱是‘大名鼎鼎’的,我却是
‘随随便便’的,那岂不更糟?!”
诗人的反驳

前苏联诗人马雅可夫斯基(1893—1930年)15岁就参加了布尔什维
克,对党有深厚的感情,常常把“十月革命”亲切地抒写为“我的革命”。
有人刁难他,说什么:“你啊,在诗中常常写我、我、我,难道还称
得上是无产阶级集体主义的诗人吗?”
诗人幽默地反唇相讥:“向姑娘表白爱情的时候,你难道会说我们、我
们、我们爱你吗?”
有一次朗诵会上,马雅中夫斯基朗诵自己的新作之后,收到一张条
子,条子上说:“马雅可夫斯基,您说您是一个集体主义者,可是您的诗
里却总是‘我’、‘我’……这是为什么?”
马雅可夫斯基宣读了条子后答道:“尼古拉二世却不然,他讲话总
是‘我们’、‘我们’……难道你以为他倒是一个集体主义者吗?”
对付造谣人的妙法

有一天,马雅可夫斯基在路上见到有个头戴小帽的女人,把许多人集
在她的周围,用各种各样最荒谬的谣言来诬蔑、中伤布尔什维克,马雅可
夫斯基很生气,当即用有力的双手分开人群,直扑到这个女人跟前,抓住
她说:“抓住她,她昨天把我的钱袋偷跑了!”
那女人惊慌失措,含糊地嘟哝着:“你搞错了吧?”
“没有,没有,正是你,偷了我25卢布。”
围着那女人的人们开始讥笑她,四散走开了。人们走光以后,那女人
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对马雅可夫斯基说:“我的上帝,你瞧瞧我吧.我
可真的是和头一回看见你呀!”
贫穷和富有

伟大的意大利诗人但丁(1265—1321年)被恩格斯说成“新时代的
最初一位诗人”。
处于新旧时代交替时期的但丁并不超然,他深深地卷入政治斗争,
曾在他的保护人坎·格朗德的宫廷里住过一段时间,不过他们的关系并不
真正融洽。宫廷里另外一位官员,狂妄无知,却能获得大量的金钱。
一天,这位官员对世界名著《神曲》的作者但丁说:“这到底是为什
么?像我这样无知遇笨,却这么得宠而富有。而你学识渊博、聪明非凡,
却穷得像乞丐?”
但丁回答说,“原因很简单:你找到了一位与你类似的君主,要是我
也找到一位像我这样的君主时,就会和你一样富有了。”
反守为攻

但丁在一次参加教学的仪式时,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以至在举起圣餐
时竟忘记跪下。
他的几个对头立刻跑到主教那里告状,说但丁有意亵渎神圣,要求予
以严惩。在宗教统治的中世纪这一罪名可非同小可,何况他还是个反教皇
党人。
但丁被带到主教那里,他听过指控以后,辩解说:“主教大人,我想
他们是在诬篾。那些指挥我的人如果像我一样,把眼睛和心灵都朝着上帝
的话,他们就不会有心神东张西望,很显然,在整个仪式中,他们都心不
在焉的。”
英雄所见略同

有个朋友请瑞典作家斯特林堡看戏。这位朋友声称这戏是自己的新
作。
戏开演之后,斯特林堡越看越不是滋味,他发现,这个戏从人物到情
节,正是他从前想写而没来得及写出来的一个戏,不久前,他曾向这个朋
友谈过他的构思。
戏散场后,这位朋友谦虚地向他征求意见,斯特林堡平静地说:“这
正是我想要写的戏,看来,这是我们英雄所见略同啊!”
帽子和脑袋

丹麦童话作家安徒生(1805—1875年)很俭朴,常常戴着破旧的帽
子在街上行走。
有个行路人嘲笑他:“你脑袋上边的那个玩意儿是什么?能算是帽子
吗?”
安徒生回敬道:“你帽子下边的那下玩意儿是什么?能算是脑袋吗?”
留影的用意

20世纪20年代匈牙种剧作家费伦茨·莫尔纳尔(1878—1952年)居
住在维也纳的一家旅馆里。一天,他的一大批亲戚来看望他。并希望分享
一点剧作家的巨大成功。事先,他们估计可能会受到冷遇,所以,做好了
思想准备。
但是,使他们感到吃惊的是,莫尔纳尔很热情地与他们打招呼,甚至
还坚持要大家坐下一起合影留念。可是照片印出来后,莫尔纳尔把照片交
给旅馆的门卫,说:“无论什么时候,你看见照片中任何人想走进旅馆,
都不要让他们进来。”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