歇后语J

金刚钻钻瓷器——一个硬似一个

金刚钻儿包饺子——钻心痛

金刚钻锔大锅——没有钻不透的

金刚化佛——更神气

金簪落海——无出头之日

金鱼缸里放泥鳅——看你怎么耍滑头

金銮殿上告王子——自讨苦吃

金銮殿上的狗尿吝——色不济,长在好地方

金弹打飞鸟——因小失大

金漆马桶——外面光,里面臭

镜子上的人几——挺光滑的

镜子里骂人——自骂自

镜子里的饼——不能充饥

镜子里亲嘴——别人不亲自己亲

撅着屁股看天——有眼无珠

煎过三遍的药渣——旱该倒了

酱缸腌时子——亲(咸)肉一块

酱坛里装个鳖——亲员(咸圆)

就着猪肉吃油条——腻透了

街上卖笛——自吹

街头上耍把戏——说得多

街头的狗——谁有吃就跟谁走

街道司衙门——唬得过谁

毽几毛——尽在钱在站着

蚊龙困在沙滩上——威风扫地

跤龙头上搔痒——溜须不要命

蒋干盗书——上了大当

揪着马尾巴赛跑——悬

脊梁长疮,胸口贴膏药——不顾后患

脊梁骨上长茄子——生了外心

绝户头得个改家子——明看不成器,丢又舍不得

贾府门前的狮子——死(石)心眼儿

贾宝玉看《西厢记》——戏中有戏

贾宝玉的通灵玉——命根子

贾宝玉结婚——不是心上人

贾宝玉出家——看破戏尘

贾家姑娘嫁贾家——假(贾)门假事(贾氏)

紧着裤子数日月——日子难过

肢皮人烤火——浑身都软了

肢皮鱼篓——滴水不漏

积木搭墙——一推就倒

登着耗子当成牛——吹的

拿着棒槌缝衣服——啥也当真(针)

拿着鞋子当帽子——上下不分

拿着草帽当锅盖——乱扣帽子

拿着虎皮当衣裳——吓唬人

拿着钝刀抹脖子——杀不死也痛

拿着算盆串门——找仗(帐)打

拿着风凰当鸡卖——贵贱不分

拿着鸡蛋走滑路——小心翼翼

拿着野鸡做供品——家财难言

拿着铁锹当锅使——穷极了

拿着碾盆打月亮——不知轻重

拿着车票进戏馆子——对不上号

拿根面条去上吊——死不了人

拿菜刀哄孩子——不是闹着玩的

拿五马倒六羊——赂了个头朝下

拿豆腐挡刀——招架不住

拿住荷杆摸到藉——抓根本

拿针眼当烟筒——小鸟

拿豆腐去垫台脚——不顶事几

拿个小钱当月亮——吝啬鬼

拿了秤杆忘秤砣——不知轻重

惜债买藉吃——窟窿套窟窿

惜米还糠——气鼓鼓

酒鬼喝汽水——不过瘾

酒鬼掉进酒池里——求之不得

酒盅里拌黄瓜——施展不开

按彩球的乞丐——高兴得发傻

教菩萨认字——枉费心机

惊蛰后的蜈蚣——越来越凶

惊蛰后的青竹索——越来越凶

惊蛰后的长虫——势起来

惊弓之鸟——远走高飞

惊弓之鸟——心有余悸

脚底下踩棒槌——站不稳

脚踏楼梯板——步步高升;步步登高

脚踩西瓜皮,手里抓把泥———溜二抹

脚踩两只船——三心二意。

脚蹬鼻子——上脸

脚盆里撑船——内行(航)

脚底下踩棒槌——立场不稳

畸形人做衣服——另搞一套

狡兔撞鹰——以功为守

决了堤的水——横冲直撞

机关枪瞄大炮——直性子对直性子

(比喻”性情直爽。,人相遇,:)常对劲。)

鸡肠舌刮油——有也不多

鸡腿煮豆腐———勺烩

鸡衔骨头——替狗累 

鸡毛过大秤——没有份量

鸡毛掸子——尽招灰

鸡毛上天——轻狂

鸡毛点灯——十有九空

鸡毛掸沾水——时髦(湿毛)

鸡毛掉并里——不声不响

鸡毛与蒜皮——没多少斤两

鸡窝里飞出金风凰——异想天开

鸡戴帽子——官(冠)上加官(冠)

(比喻官运享通,连连晋级。)

鸡蛋里挑骨头——没碴打碴

(比喻故意挑毛病。)

鸡飞蛋打——两落空

(比喻毫无所得。)

鸡给黄鼠狼拜年——自投罗网

(比喻自找倒霉J

鸡公头上的肉一大小是个官(冠)

(比喻不管怎的是个头头。)

鸡叫走路——越走越明

(比喻前途越来越光明。)

鸡拿耗子猫打鸣——乱套了

鸡子儿下山——滚蛋

鸡碰蜈蚣——死对头

鸡笼里睡觉——睁眼尽窟窿

(比喻没有一处好地方J

鸡笼里过日子——一身的窟窿

(比喻欠债多,到处是债主。)

鸡蛋和西瓜——经不起摔打

鸡蛋里面找骨头——百般挑剔

鸡毛落水——毫无反响

鸡毛上天——随风飘

机木砌房子———碰就倒

机器人看戏——无动于衷

机器人讲情话——有口无心

机器人打拳——全是硬功夫

机器人打铁——硬对硬

急水滩头放鸭子——一去不复还

急水滩头的大鱼——经过风浪

急救车撞了救火车——急上加急

()匕喻特别紧急/

急水滩头放鸭子———去不回头

(比喻没有回音/

急刹车摔倒——身不由己

急性子动手——说于就于

急性子作客…一说来就来

急性子碰到慢性子——你急他不急

降不住猪肉降豆腐——欺软怕硬

济公吃狗肉——不管清规戒律

济公过日子——只讲吃不讲穿

济公当和尚——不吃素

济公治病——主动上门

济公走路——疯疯癫癫

济公的装束——衣冠不整

妓院里的处理品——下贱货

贾宝玉爱林妹妹——好梦难圆

假期做梦——休想

剪开个蚕茧贴在眼上——满眼都是丝(私)

(比喻极端自私自立。)

剪了翅膀的八哥——看你还能飞上天

见到熟人握握手——你好我也好

见了皇帝喊万岁——老规矩

见了王母娘娘喊岳母——想娶个天仙女

(比喻想娶个美丽非凡的妻子。)

见了王母娘娘叫大姑——攀高亲

(比喻巴结比自己地位高的人。)

见了兔子才放扈——有利才出征

(比喻对自己没利的事不干。)

见惯了骆驼——看不出牛大来

(比喻眼光大高。)

见了和尚叫舅子——乱认亲

见发蚊子就拔剑——大惊小怪

见了火的蜡烛——软不拉耷

见了骆驼说马肿——少见多怪

见狗扔骨头——投其所好

见着骆驼不说蚂蚁——光拣大的说

见了毒娘娘叫岳母——想娶个天仙女

见了火的蜡烛——软了

见了大官叫舅——高攀

见了苍蝇撕条腿——贪得无厌

江里的木偶——随大流

江里的浪花——不是吹的

江湖卖艺的——摊子不大,喊声连天

江里的浪花——不是吹的

(比喻不是说大话所能办到的。)

江边上洗萝卜——一个个来

(比喻按次序地进行。)

江湖佬的膏药——不知真假

江湖佬卖完狗皮育——该收场了

将军不下马——各奔前程

(比喻各走各的路。)

姜大公钓鱼——愿者上钩

姜太公算卦——好准啊

(比喻判断准确,预言灵验。)

姜大公坐主席台——资格老

姜太公的眼镜没镜片——老框框

讲台上的花盆——装饰品

京戏走台步——慢慢蹭

咽过的甘蔗——不甜

嚼过的馍馍——没味道

比喻老一套,没有什么改进J

嚼着甘蔗上楼梯——节节甜,步步高

(比喻形势越来越好J

饺子破皮——漏了馅

比喻事情暴露了。)

饺子皮太薄——难免要露馅

饺子脱皮——露了馅

饺子开口——露馅了

脚板上扎刺——存心不让走

(比喻硬要留下来。)

脚底板上绑大锣——走到哪里响到哪里

(比喻念念不忘。或嗓门高。)

脚底下长疮,头顶冒脓——坏到底了

(比喻坏透了。)

脚底踩擀面杖——站不稳

(比喻不稳妥、不把牢。)

脚踩两只船——左右为难

什匕喻犹豫不决或投机取15。)

脚”r子上的袜子——走到哪跟到哪

脚面深的水——平趟

脚上穿冰鞋一一要溜

脚心上生疮——寸步难行

搅屎棍支桌子——臭架子

(比喻没有什么资本,硬摆架子。)

叫化子拨算盆——穷有穷的打算

(比喻条件差有对会条件差的考虑、计划。)

叫化子吃豆腐…一一穷二白

叫化子赶街——分文没有

(比喻手中,一个钱也没有J

叫化子过年——穷讲究

(比喻过份的注重和要求。)

叫花子碰上要饭的——穷对穷

(比喻双方都很清贫J

叫化子出殡——穷到头了

(比喻穷到份了。或不再穷下去了。)

叫化子扭秧歌——穷快活

叫化子喝醋——一副穷酸相

叫化子出殡——穷到头了

叫化子吃豆腐——一穷二白

叫化子吃苦瓜——自讨苦吃

叫化子唱山歌——穷快活

叫化子夸祖业——自己没出息

叫化子不留隔夜粮——一顿光

叫化子打狗——边打边走

叫花子娶媳妇——没挑的

叫花子吃鲜桃——个个好

叫化子晒太阳——享天福

叫化子进伙房——想吃什么就有什么

叫化子拾黄金——乐不可支

叫花子卖醋——穷酸

叫花子过烟瘾——讨厌(烟)

叫花子吃肥肉——讨来的

叫你营箩里米,你偏管箩外糠——有意别扭

叫花子吃三鲜——罕见

叫化子住万寿宫——户大家虚

叫化婆子谈嫁妆——穷人说大话

叫化子蓝里抢冷饭——不近人情

叫化子炒三鲜——要一样没一样

叫你上坡,你偏下河——有意捣乱

叫化子打架——穷横

叫牛坐板凳——办不到

轿子里打拳——不识拾拳

结巴碰上结巴——谁也不用急

结巴碰上结巴——少说为佳

结巴讲话——反反复复

结巴聊天——慢慢来

揭开蒸笼不吃——气饱了

街头演出——没后台

街上的疯狗——乱咬人

姐妹俩赛钱——比夫(富)

姐俩找婆家——各走各的路

姐俩出嫁~一谁也帮不了谁的忙

姐俩守寡——各人知道个人的难处

姐俩害相思——同病相怜

姐儿俩守寡——谁难受谁知道

姐俩出嫁——各人忙各人的

惜来的锣鼓——此时不打何时打

(比喻借机而动。)

借据在人手——想赖也赖不了

今天栽树,明天要果子——办不到

(比喻要求太急,不能实现J

金弹子打麻雀——困小失大

(比喻为了小的利益,造成大的损失J

金譬掉井——有一定是有

(比喻不管怎么说事情是存在的/

金刚打罗汉——硬对硬

进坟地吹日哨——自己给自己壮胆

进门叫大嫂——假热

进冰场穿冰鞋——马上就溜

近水楼台——失得月

(比喻由于地位或关系近而优抚得到利益或便利。)

精神病院的医生——不怕你发疯

景德镇的瓷器——瓷(词)好

(比喻说得动听。)

景德镇的瓷器——又细又好

井底的蛤蟆被扔了一砖——闷腔了

(比喻由于情况突变,一下子静了下来J

井底雕花——深刻

(比喻触到事情或问题的本质。)

井底里栽花——没有出头之日

(比喻不能摆脱困苦的环境。)

井底里放糖——甜头大家尝

(比喻让大家都得到好处。)

井底里放炮——有原(圆)园(音)

井底里划船——没有出路

(比喻没有前途。)

井里丢石头——年扑通(不懂)

井里蛤蟆——没有过碗大的天

(比喻眼光短浅。)

井里头打水往河里倒——胡折腾

(比喻某件事反复地瞎倒腾。)

井水不犯河水,南山不靠北山——各过各的

(比喻互不依赖,互不干扰,自顾自J

井里的蛤蟆——不知天高地厚

井里的蛤蟆——没见过风浪

井底下看韦——学问不玫

井底雕花——深刻

井底栽黄连——苦得深

井里投砒霜——害人不浅

井里划船——没有出路

井里蛤蟆酱里蛆——算不了一回事

井底里放糖——甜头大家尝

井底的木棒——漂不远

井底下栽花——永无出头之日

警犬的鼻子——特别灵

警察打他爹——公事公办

(比喻照章办事,不徇私情。)

镜子里的东西——看得见,拿不来

(比喻可望而不可即)

镜子里的烧饼——好看不好吃

揪下来的花——新鲜不了几天

(比喻没有长性,只喜欢一阵子。)

韭菜面孔——一吵(炒)就熟

韭菜打汤——满锅漂

韭菜命——割不绝

韭菜割头一…不死心

韭菜包子一——从里往外臭

韭菜饨蛋——冒充(葱)

韭菜下锅——捞就熟

韭菜拌豆腐——一青(清)二白

(比喻非常清白J

韭菜下锅——一捞(唠)就熟

九十老翁学武术——心有条力不足

(比喻力不从心)

九毛加一毛——十毛(时髦)

九牛爬坡——个个出力

(比喻人多心 ,劲往一处使。)

九牛一毛——微不足道

(比喻小得不什得一提。)

久霄云外——天外有天

九斤重的公鸡一官高势大

酒精点火——当然(燃)

酒鬼划拳——输得起

酒鬼划拳——输赢无所谓

酒渣倒地——一团糟

酒肉朋友——臭味相投

韭菜煎蛋——家常便饭

久旱无雨——水落石出

(比喻事情的真相完全暴露。)

酒杯子里洗澡——小人

(比喻人格插鄙的人J

救人没水——于着急

(比喻事态严重,心急如焚又毫无办法。)

救人踢倒了油罐子——火上烧油

(比喻增加别人的愤怒或助长事态的发展。)

舅舅打外甥——没说

举重比赛——斤斤计较

举手过头——超额

举着灯笼照镜子——自我欣赏

绝壁上的爬山虎——敢于攀高峰

进门叫大嫂——假熟识

进网的鱼——活不长

近视眼看告示——迫在眉睫

近视眼看月亮——好大的星

近视眼下棋——失(识)不了足(卒)

经霜的黄豆——四分五裂

精装茅台——好久(酒)

井底下写文章——学问不浅

井里投砒霜——害人不浅

井水与河水——两不相犯

颈项上插薄扇——走上内

敬德鞭打尉迟恭——自己打自己

镜台前照面——你是你

九曲桥上散步——走弯路

九月的南瓜——皮老心不老

韭菜面孔——一吵(炒)就熟

韭菜下锅——一捞就熟

酒杯里洗澡——小人

酒壶里翻跟头——胡(壶)闹

酒肉和尚菜道士——岂有此理

酒醒不见烤鸭子——悔之晚矣

机关枪打兔子——小题大作;得不偿失

机关枪对炮筒——直性子对直性子

机器人——没心肝;没心没肝

鸡抱鸭蛋——一场空

鸡巢里的凤凰——至高无上

鸡吃放光虫——心里亮;肚里明

鸡蛋不生爪——天生这路种

鸡蛋炒韭黄——一色货

鸡蛋掉油缸——圆滑;又圆又滑

鸡蛋掉在马路上——砸啦

鸡蛋放在难窝(石臼)里春——捣蛋

鸡蛋换鸭蛋——捣(倒)蛋

鸡蛋换盐——两不见钱

鸡蛋筐里放秤碗——砸啦

鸡蛋壳垫床脚——难撑

鸡蛋壳作线板——难缠

鸡蛋里淌水——坏蛋

鸡蛋里挑骨头——故意找岔;无中生有

鸡蛋里挑刺——无中寻有;没事找事

鸡蛋上刮毛——痴心妄想;妄想

鸡蛋长爪子——能滚能爬

鸡飞蛋打——一场空

鸡孵鸭蛋——白忙活;白忙一场

鸡公打架——对头

鸡狗做邻居——老死不相往来

鸡骨头熬汤——没多大油水;油水不大

鸡叫启程——越走越亮堂

鸡笼里睡觉——睁眼净窟窿

鸡毛打鼓——不声不响;无声无息

鸡毛点灯——十有九空

鸡毛敲钟——没回音;无回音;不想(响)

鸡毛与蒜皮——没多少斤两;微不足道;微乎其微

鸡毛做掸子——物尽其用

鸡梦见小米——尽想好事;想得倒美

鸡脑壳上磕烟灰——几(鸡)头受气

鸡碰到蜈蚣——死对头

鸡屁股拴绳——扯淡(蛋)

鸡群里闯进一只鹅——就你脖子长

鸡食盆里的鸭子——多嘴多舌

鸡屎蚊子打呵欠——好大的气魄

鸡死狼吊孝——假慈悲;假慈善

鸡头对鸭颈——脸红脖子粗

鸡尾巴上绑扫帚——好伟(尾)大

鸡窝里打拳——出手不高;起手不高;小架势

鸡窝里打太极——摆不开架式

鸡窝里放棒槌——捣蛋

鸡窝里生炉火一乌烟瘴气

鸡鸭共一笼——语言不通

鸡遇黄鼠狼——命难逃;胆战心惊;战战兢兢

鸡爪上钉掌子——不对题(蹄)

鸡爪子炒菜——七拱八翘

鸡爪子烩豆腐——没多大油水;油水不大

鸡子跌米箩——不愁吃

鸡子儿下坡——滚蛋

鸡子儿长爪子——滚的滚,爬的爬;连滚带爬

蒺藜拦草——不是好料

蒺藜拦麦鼓子——不是好料

蒺藜上弹棉花——越整越乱

集体逃难——一窝蜂

急水滩放鸭子——一去永不来;一去不复返

急水滩头的大鲤鱼——经过风浪

急需的图章——刻不容缓

几百年的老陈帐——难算;算不清

麂子咬豹子——不怕死;死都不怕

脊背上背鼓——找着挨锤;找锤

济公的扇子——神通广大

妓女接客——假仁假义;虚情假意

妓女院的鸨儿——心狠手毒

寄槽养马——爱占便宜

加农炮打兔子——得不偿失

夹道里摆酒席——口上热闹

夹道里截驴——没有回头的余地

夹火钳子——一头热

夹着尾巴做人——忍气吞声

夹子上的老鼠——没跑;跑不了

家里丢了磨——没法推;推不得

家里请吹鼓手——名(鸣)声在外

家雀进笼子——有翅难飞

家雀抬杠——乱嚷嚷

家雀学老鹰——想头不低;想得高

甲鱼吃木炭——黑心王八

甲鱼照镜子——龟相

假李逵碰到真李逵——冤家路窄

贾宝玉的通灵玉——命根子

贾宝玉看《西厢记》——戏中有戏

贾家姑娘嫁贾家——假(贾)门假事(贾氏)

嫁给染匠的婆娘——贪色

架上的葫芦——挂起来;挂着

架上的葡萄——一连串;一串一串的

驾车登山——不进则退

驾驶员罢工——想不开

肩上戴帽子——矮了一头

尖扁担挑水——心挂两头

尖底箩筐——不稳当;不稳

尖尖鞋——前紧后松

捡了芝麻甩了西瓜——因小失大

拣个孩子唱大戏——看你庆哪家的功

拣根铁棒当灯草——说得轻巧

毽子上的鸡毛——钻进钱眼里了

见高就拜,见低就踩——势利眼

见狗扔骨头——投其所好

见了大嫂唤大姑——不认人

见了棺材不落泪——心肠硬

见了骆驼说马背肿——少见多怪

见了蚊子就拔剑——大惊小怪

见人扯媚眼——卖弄风流

见啥菩萨念啥经——到哪说哪

见物手痒——利欲熏心

箭头离了弦——勇往直前

箭上弦上——一触即发

僵蚕放在蚕簇上——一丝不挂

僵蚕作硬茧——不成功(宫)

姜大公钓鱼——愿者上钩

姜大公封神——自己没有份;一言为定

姜太公算卦——好准;未卜先知

姜子牙的坐骑——四不像

姜子牙火烧琵琶精——现了原形

姜子牙开算命馆——买卖兴隆

姜子牙娶媳妇——老来喜

将军返乡——解甲归田

江边插杨柳——落地生根

江边洗萝卜——一个个来

江河发大水——一浪高一浪;后浪推前浪

江河里的小泡泡——渺小

江湖佬卖假药——招摇撞骗

江湖骗子卖找药——有假无真;冒牌货

江南的蛤蟆——难缠(南蟾)

江中浪上兜圈子——团团转

奖状绑在笤帚上——名誉扫他

讲课还是老一套——屡教不改

讲台上放花盆——摆设

耩(jiang)看耧眼——走着瞧

酱菜店里的抹桌布——尝尽辛酸

酱菜缸里泡石头——一言(盐)难尽(进)

醋店里打架——争风吃醋

酱油瓶里倒醋——不知啥滋味

酱油铺里的伙计——爱管闲(咸)事

糨糊盆里打滚——沾上了

交易所的拿破仑——财棍

蛟龙困在沙滩上——难翻身;翻不了身;威风扫地;抖不起威风

蛟龙造瓦——翻江倒海

焦赞与杨排风比武——处处挨打

教猴子爬树——多此一举

教娃娃读《圣经》——不看对象

饺子烂了边——露馅

饺子露馅——伤了面皮

饺子铺的酱油——白搭

脚绑石头走路——求稳不求快

脚脖子上把脉——瞎摸

脚踩棒槌——立场不稳

脚踩棉花堆——不踏实;腾云驾雾

脚踩牛屎——一蹋糊涂

脚打锣,手敲鼓——两头忙

脚戴帽子头顶靴——上下不分

脚底抹油——溜得快

脚底下钉钉——寸步难行

脚底下抹石灰——白跑

脚跟朝前走——走回头路;倒退

脚跟拴石头——进返两难

脚后眼拴藤条——拉倒

脚盆里和面——不知香臭;闻不着香臭

脚盆洗脸——不分上下;上下不分

脚上戴镣子——寸步难行

脚上的泡——自己走的

脚踏蒺藜——寸步难行

脚踏跷跷板——一上一下

脚踏乌龟背——心里痛

脚丫子上长蒺藜——站不住脚

脚长鸡眼拔火罐——胡摆治

搅绊机里的石子——翻上倒下

校场里的土地——管得宽

轿子里打拳——不识抬举

叫花子安风扇——穷风流

叫花子搬家——一无所有

叫花子抱着醋坛子——穷酸

叫花子搽粉——穷讲究;穷打扮

叫花子炒三鲜——要一样没一样

叫花子吃豆腐——一穷二白

叫花子吃葡萄——穷酸

叫花子打狗——一手功夫;边打边走

叫花子打哈哈——其乐无穷

叫花子打了碗——倾家荡产

叫花子当老板——阔啦;阔气了

叫花子的家当——破烂货

叫花子丢拐棍——受狗欺

叫花子夫妇调情——穷作乐;穷快活

叫花子赶街——分文没有

叫花子过烟瘾——讨厌(烟)

叫花子哼着太平调——穷开心

叫花子嫁长工——穷对穷;一对穷

叫花子接彩球——喜疯了;喜出望外

叫花子进贡——穷尽忠

叫花子看滑稽(独角戏〕——穷开心

叫花子看外婆——两手空

叫花子开店铺——无本生意

叫花子夸祖业——自己没出息

叫花子擂鼓——穷开心

叫花子练跌打——穷折腾

叫花子卖布——穷扯

叫花子起五更——穷忙

叫花子请客——穷张罗;穷大方

叫花子睡觉——穷困

叫花子讨灰面(白面)——一穷二白

叫花子提亲——穷说;穷凑合

叫花子跳井——穷途末路;无路可走

叫花子舞讨饭棍——穷开心

叫花子想公主——一厢情愿

叫花子咬牙——穷凶极恶;穷横

叫花子照镜子——一副穷相;穷相

叫花子捉虱子——十拿九稳

叫花子走清明——两头忙

叫花子醉酒——穷开心

叫花子做驸马——受宠若惊

叫花子做皇上——喜从天降

叫林黛玉抡板斧——强人所难

叫铁公鸡下蛋——异想天开

叫兔子去拉磨——没有那一套

叫羊看菜园——越看越光

结巴郎吵架——张口结舌

揭开庐山真面目——心中有数;肚里有数

街上的传单——白给

街上流行红裙子——赶时兴;赶时髦

街头耍把式——光说不练

节节草拴西瓜——难缠

节日摆宴席——济济一堂

节日的礼花——万紫千红

姐儿俩害相思——同病相怜

姐俩回娘家——殊途同归

借了一角还十分——分文不差

借米还糠——气鼓气胀;气鼓鼓

借袍子上朝——装体面

借汤下面——沾光;顺便

今年竹子来年笋——无穷无尽

金蝉脱壳——溜啦;干脆利索;干净利索

金刚倒地——一摊泥

金刚钻的本领——专拣硬的刻

金刚钻划豆腐——深刻

金瓜换银瓜——越换越差

金瓜对银瓜——两个顶呱呱

金鸡配凤凰——天生的一对

金山寺的潮水——涌上来了

金碗盛稀饭——装贱

金鱼的眼睛——突出

金子当作黄铜卖——屈才(财)

紧水滩上的石头——见过风浪

浸水的炮仗——不声不响;无声无息

近视眼观星——数不清

近视眼配眼镜——解决眼前问题

进了地府才后悔——悔之莫及;后悔已晚

进了地府才伤心——来不及了;晚了;迟了

进了棺村吃人参——无补

进了套的黄鼠狼——没跑;跑不了

进网的黄花鱼——离死不远

迸屋跳窗户——门路不对

迸学堂不带书——忘本

京戏演唱《白毛女》——别开生面

荆柯刺秦王——图穷匕见

荆柯献地图——暗藏杀机

景德镇停业——没词(瓷)了

井底的蛤蟆——目光短浅

井底的蛤蟆上井台——大开眼界

井底下放邮包——深信

井底下看书——学问不浅

井底栽黄连——苦得深

井底丢砖头——不懂(扑通)

井里长出一棵树来——根子深

井水管河水——犯不着

警察打老子——公事公办

警察蹲监狱——以身试法

镜子里的烧饼——不能充饥

镜子里的影子——空虚

镜子里亲吻——自爱;人家不亲自己亲

久旱的庄稼——蔫(nian〕了

九斤老太的眼光——光看过去的好

九牛爬坡——个个使劲;个个出力

九条江河流两处——五湖四海

九月初八问重阳——不久(九)

九月的柿子——红透了;软不拉耷

韭菜烧蒜苗——清(青)一色

酒杯里量米——小气(器)

酒鬼走路——东倒西歪

酒壶当夜壶用——派错了用场

酒壶里插棒棒——胡(壶)搅

旧车断了轴——破烂不堪

就坡骑驴——好下台阶;自找台阶

就汤下面——随机应变

救火没水——干着急

举起碾盘打月亮——不知天高地厚

锯子锯掉烂木头——摧枯拉朽

撅着屁股看天——有眼无珠

钁头挂在胸口上——挖空心思

骏马跑千里,银燕入云霄——远走高飞

机关枪卡壳——叫不起来了

机关枪上刺刀——连打带刺

机帆船赶快艇——老落后

机帆船上装橹——配搭

鸡的奶子——罕见

鸡爪子炒菜——往外扒

鸡肠刮油——有也不多

鸡衔骨头——替狗累

鸡群里的鹅——高傲

鸡蛋炒鸭蛋一混蛋

鸡毛掸子——尽招灰

鸡毛上天——轻狂

鸡毛掉井里——无回音

鸡爪子抓泥——不是好手

急水滩头停船——难

急雨打在水缸里——心里翻起了泡

脊背上长眼睛——尽往后看

脊背上长嘴——尽背后说人

济公趴梁——没位置

济公出家——吃荤不吃素

夹生饭——难吃

夹尾巴的山狸——害人

家里丢了磨——没得推啦

家堂里的大门——不关

贾宝玉出家——看破红尘

贾宝玉的父亲——假正(贾政)

嫁出的姑娘泼出的水——不由已

架上的葫芦——挂着

尖底萝筐——放不稳

剪刀的口——张开嘴就咬

拣到的贴子——难做客

拣鸡毛的上门——凑胆(掸)子

见到猫就怕——胆小如鼠

见了丈母娘叫大嫂——乱了辈

见了火的蜡烛——软不拉耷

江中的鲤鱼——油(游)惯了

将军当农民——解甲归田

姜大公算卦——好准

讲话没人听,下令没人行——光杆司令

交通警的棍子——指东指西

教猴子上树——多余

脚登擀面杖——不稳当

脚蹬鼻子——上脸

脚后跟擦黄油——溜啦

叫化子挨骂——淘气

叫化子出龙灯——穷欢

叫化子吃苦瓜——自讨苦吃

叫化子唱山歌——穷快活

口化子打狗——边打这走

叫化子的打狗棒——穷棍

叫化子坐金銮殿——一步登天

叫化子请长工——大家挨饿

叫化子请客——穷凑合

叫化子洗澡——穷干净

叫化子碰上要饭的——穷对付

叫你上坡,你偏下河——有意捣乱

叫驴拉磨——不等上套先开腔

叫人吃砖头——难言(咽)

叫羊看菜园——靠不住

街后开门——假内行

截断的木头——后悔不及

姐俩守寡——各人知道各人的难处

借风过潮——趁机

借米一斗还六升——赖死(四)

借钱包饺子——穷忙

金刚过河——凉了半截

金刚化佛——更神气

金弹打飞鸟——因小夫大

金壶偷酒——犯不着

金沙江赴宴——大动刀枪

锦州的小菜——有点名气

肩膀上搭炉灶——恼(脑)火

肩头上放花炮——祸(火)在眼前

京戏走台步——慢慢挪

就餐的筷子——占先

军事家的论文——纸上谈兵

君子不犯法坐牢——白挨

军师皱眉头~一计上心来

军师皱眉头——。遇到难题了

军横斗胜——纸上谈兵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