歇后语N

脓胞破了顶——烂透了

脑袋上戴犁头——又好(尖)又猾(滑)

脑袋上插烟卷——缺德带冒烟儿

脑袋系在裤袋上——不要命

脑袋进了拍卖行——要钱不要命

脑袋上顶锅巴——犯(饭)人

脑袋上刷浆糊——糊涂到顶

脑瓜上套袜子——能出角(脚)了

脑勺子后长疙瘩——看不见自己的缺点

脑门上长瘤——额外负担

脑门上开日——对天讲话

脑门上长眼睛——眼向上

脑壳上顶门板——好大的牌子

脑壳上穿袜子——不是角(脚)

脑壳上顶娃娃——抬举人

脑壳上顶娃娃…一举人

脑壳上安电扇——出风头

娘娘养侄女——两耽搁

娘不正经——热(爹)多

年三十晚上打兔子——有它过年,没它:也过年

年画上的鱼——中看不中吃

拿豆腐挡刀——招架不住

(比喻支撑不了。)

拿着草帽当锅盖——乱扣帽子

(比喻对人或事不经过调查研究,仔细分析,就轻率地加上

现成的不好的名目。)

拿着擀面仗当箫吹——实心没眼儿

拿着和尚当秃子打——冤枉好人

(比喻没有事实根据,给人加上罪名。)

拿着活人当熊耍——愚弄人

拿着扫帚上杏树——招杏(兴)

拿着鸡毛当令箭——小题大作

(比喻把小事当成大事来处理。)

拿尿盆当帽子——走到哪臭到哪

(比喻到哪都使人厌恶、憎恨。)

奶妈抱孩子——人家的

奶妈怀里的娃娃——人家的

南无门上热爱窟窿——塌天大祸

南天门上唱戏——没声没影

南无门上种南瓜——难(南)上加难(南)

南天门的旗杆——光棍一条

南无门上打伞——一跳邪气

南瓜苗掐尖——出岔了

南瓜蔓上结芝麻——越小越香

南瓜叶揩屁股——两面不讨好

南瓜命——越老越甜

南风上在瓦盆里——没出息

南瓜菜就窝头——两受屈

南瓜地里栽山芋——扯来扯去

南瓜地里种豆角儿——绕过来扯过去“

南天门作揖——高情(擎)难(南)领(岭)

(比喻十分感激。)

南天门上的玉柱——光杆儿

(比喻失去家属的孤独人或失去群众、没有助手的领导。)

南墙根儿的茄子——阴蛋

(比喻不露面的坏东西。)

脑袋上长疮,脚底板流脓——坏透了

脑袋系在裤带上——豁出来了

(比喻丢了性命也在所不惜。)

脑门上长瘤子——额外负担

(比喻多余的事。)

脑门上钉门扳——好大牌子

(比喻依仗权势来吓唬人。或名目冠冕堂皇,实际不是那么回事)

闹市里盖公厕——方便大家

闹市里开店铺——有利可图

哪千发火——耍孩子脾气

哪《闹海——惊天动地

嫩竹子做扁担——挑不了重担

嫩苗苗——根底浅

泥菩萨洗脸一一失(湿)面子

泥菩萨摆渡一…难过

泥菩萨摔跤——散架子

泥菩萨伸手——死活都要钱

泥菩萨洗脸——越洗越难看

泥菩萨渡海——没人(神)保

泥蒸的馒头——土腥味

泥捏的老虎——样子凶

泥瓦匠出身——和稀泥

泥瓦匠砌墙——两面三刀

泥巴捏的小子——没骨气

泥娃娃的嘴——总是笑呵呵的

泥娃娃的遭雨淋——软瘫了

泥做的菩萨——全靠贴金

泥人吃饺子——难言(咽)

泥水匠招手——要吐(土)

泥水沟里游泳——施展不开

泥水匠拜佛——心里明白

泥水匠的瓦刀——光图(涂)表面

泥佛爷的眼珠儿——动不得

泥鳅打鼓——乱谈(弹)

泥鳅喝了石灰水——死硬

泥人儿掉在河里——没人样了

(比喻造得很狼狈。)

泥菩萨过河——一自身难保

泥菩萨身上长了草——慌(荒)了神

、匕喻”:慌意乱,。)

泥鳅吃了石灰水… 死硬

(比喻呆板、不灵活。或指顽固。)

泥水匠招手——要你(泥)

泥人经不起风雨——本质太差

泥鳅上沙滩——不怕你滑

泥菩萨打架——两败俱伤

泥人的肚腹——毫无心肝

尼姑偷汉——躲躲闪闪

尼姑有喜——不可告人

尼姑有喜——不好处理

尼姑生孩子——暗中行事

尼姑生孩子——不敢让人知

尼姑生孩子——要也不是,不要也不是

你有秤杆我有砣——配得起你

你有骏马我有金鞍——配得起你

你卖门神我卖鬼——同行

你吃鸡鸭肉,我啃窝窝头——各人享各人福

你打我一拳我踢你一脚——谁也不让谁

你去南极我去北极——各走一端

你做生意我教韦——人各有志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逆水行船——不阻力

碾子磨~一实(石)对实(石)

(比喻两个人做事都非常实在J

撵走孤狸住上狼——一伙更比一伙凶

(比喻一个比一个凶狠J

念完了经打和尚——有用是亲,无用是仇

(比喻翻脸不认人。)

鸟见树不落——要飞了

鸟枪换炮——抖起来了

(比喻神气起来了。)

鸟儿搬家——远走高飞

鸟类吃食——不得不低头

鸟字写成乌——还差一点

尿壶掉井里——吞吞吐吐

尿壶没底——下流

尿鳖子打酒——满不在乎(壶)

比匕喻不放在心上。)

捏着拳头过日子一一心里憋气

什匕喻心情不痛快/

捏鼻子捂嘴巴——一不闻不问

牛皮鼓一一声大肚子空

(比喻声势大,但没有实际内容。)

牛屁股缝里的牛蛇虫…一叉会钻空子,又会吸血

(比喻极坏,既会投机钻营,又到处吮别人血

牛犊拉车一一乱套

牛角上挂稻草·一…·轻巧

(匕喻十分简单。容易.)

牛龛里的虫——硬钻

牛身上拔根毛…无伤大体

(比喻不损害到整体/

牛打架一…死顶

牛背上放马鞍——乱套了

牛郎织女相会———年一次

掉见草地——满心欢喜

牛皮鼓湿水——不响

牛向上爬蚂蚁——不显眼

牛皮鼓,青铜锣——不打不响

牛身上拔根毛——不在乎

牛蹄子两瓣——合不拢

牛王爷不管驴的事——各管各的

牛死日也落——祸不单行

牛鼻子上的跳蚤——自高自大

牛屁股后面念祭文——说空话

牛栏里关猪——靠不住

牛拉汽车——怪事一桩

牛郎约织女——后会有期

牛吃赶车人——无法无天

牛角尖对牛角尖——对好(尖)

牛粪堆上的蘑菇——好看不好吃

牛屁股后的苍蝇——一哄而散;盯(叮)上不放

牛皮袄子反穿——逗虱子走穹路

牛奶里掺墨汁——黑白混淆

牛给羊抵头——仗着脸上

牛栏里伸进张马嘴——没你开曰的份儿

牛眼看人——高瞧了你

牛蹄子上供——就显你角(脚)大

牛犊子扑蝴蝶——看着容易做着难

农村的老黄牛——苦了一辈子

女子走钢丝——胆大心细

女鬼偷汉——死不要脸

女儿国办婚事——难得有一回

女儿国招附马——一厢情愿

拿舌头磨刀——吃亏是自己;自己吃亏

拿头押宝——不要命;玩命干

拿鞋当帽子——上下不分

拿着棒挞当萝卜——不识货

拿着蜂房变戏法——耍心眼

拿着活人当熊耍——愚弄人

拿着碾盘打月亮——不知轻重

拿着蒲扇生炉子——扇风点火

拿着青砖当玉石——不懂装懂

拿针眼当烟筒——小气

纳鞋底的货——不是好料

奶娃娃张口——光等吃

奈何不得冬瓜,只把茄子磨——欺软怕硬

南北大道——不成东西

南瓜苗掐尖——光出岔子;净岔子

南爪秧攀葫芦——纠缠不清

南瓜长在瓦盆里——没出息

南郭先生吹竽——滥竿充数;不懂装懂

南泥湾开荒——自给自足

南天门上搭戏台——唱高调

南天门上演说——高调

南天门上长大树——顶天立地

南辕北辙——越走越远;背道而驰

脑袋瓜不够二两重——漂浮

脑袋瓜儿长秃疮——不是好剃的头;刺儿头

脑袋上戴犁头——又奸(尖)又猾(滑)

脑袋上点灯——头名(明)

脑袋陷进泥塘里——糊涂到顶了

脑瓜顶上开口——讲天话

脑浆子撒地——一塌糊涂

脑壳顶扁担——头挑

脑壳上顶锅——乱扣帽子

脑壳上顶娃娃——抬举人

脑门上戴眼镜——眼高

脑门上放鞭炮——大难临头;灾祸临头;惊心动魄

脑门上挂灯笼——唯我高明

脑门上贴邮票——走人了

脑门上长眼睛——眼朝上;眼向上看

脑门生疖子——额外负担

闹钟打哈哈——自鸣得意

嫩竹扁担挑瓦罐——担风险

嫩竹拱土——冒尖

尼姑的木梳——多余

尼姑头上插花——无法(发);没法(发)

泥地上跑马——一步一个脚印

泥沟里拨船——干吃力

泥马过河——自身难保

泥捏的佛像——实心眼;没心肝;没心没肝;没安人心

泥捏的勇士——上不了阵势

泥菩萨摆渡——难过

泥菩萨的肚腹——实心实肠

泥菩萨掉在汤锅里——浑身酥软

泥菩萨镀金——表面一层

泥菩萨抹香粉——装相

泥鳅打鼓——乱谈(弹)

泥鳅过鱼网——无孔不入

泥鳅喝了石灰水——硬

泥人的脸——面如土色

泥人入海——有去无回

泥塞笔管——一窍不通

泥水匠的瓦刀——光图表面

泥塑的佛斧——外强中干

泥娃娃的脑壳——七窍不通

泥瓦匠不砌墙——专(砖)等

逆风放火——惹火烧身;引火烧身

逆水驾木筏子——不进则退

年过花甲得子——老来喜

年画上的春牛——离(犁)不得

年三十夜拨算盆——满打满算

撵(nian追赶〕狗进巷——必有一伤

念九九表——说话算数

鸟枪打兔子——睁只眼,闭只眼

尿盆里炒鸡蛋——不对味;不是味儿

捏鼻子吹螺号——忍气吞声

牛背上翻踉头——有点硬功夫

牛犊子叫街——懵(meng懵,不清楚〕门了

牛犊子上套——挨鞭子的日子到了

牛骨头煮胶——难熬

牛角对菱角——一对奸(尖)

牛角挂稻草——轻巧

牛拉磨子——走不出圈套

牛郎会织女——喜相逢

牛毛上解锯——刻薄

牛魔王的兵——千奇百怪

牛皮饭碗——打不破

牛皮鼓湿水——不响

牛牵鼻子马抓鬃——抓住了关键

牛身上的毛——数不清

牛头不对马嘴——胡拉乱扯

牛羊的肚腹——草包

农人说谷,屠夫说猪——干一行爱一行

女孩子打架——抓小辫子

女人的手腕——没多大劲

女婿认不得丈人——有眼不识泰山

暖水瓶爆烈——丧胆

暖水瓶的塞子——赌(堵)气

暖水瓶里装开水——外冷里热

拿乌龟当锅盖——握不住

拿脑袋撞墙——头破血流

拿根面条去上吊——死不了人

拿得手,抓得髻——证据确凿

拿针眼当烟筒——小鸟

拿住刀把子——有了把柄

拿着棒槌缝衣服——啥也当真(针)

拿着鞋子当帽子——上下不分

拿着凤凰当鸡卖——贵贱不分

拿着碾盘打月亮——不知轻重

拿着车票进戏馆子——对不上号

拿着疆绳当汗毛揪——说得轻巧

拿着活人当熊耍——愚弄人

拿着兔子当耗牛使——乱套

南风天石头出汗——回潮了

南瓜藤爬电杆——高攀

南郭先生吹竹笙——滥竽充数

南来的燕,北来的风——挡不住

南山的豹,北山的蛟——狠的狠,凶的凶

南天门上挂灯笼——照远不照近

南天门上捅窟窿——塌天大祸

南天门上唱戏——没声没影

脑袋不够四两重——轻浮

脑袋上顶娃娃一一抬举人

脑袋上刷浆糊——糊涂到顶

脑壳上顶门板——好大的脾气

脑壳上安电扇——出风头

脑门上长瘤——额外负担

脑门上开口——对天讲话

闹钟打哈哈——自鸣得意

哪吒战小龙——抽你的筋,剥你的皮

泥巴捏的小人——没骨气

泥佛爷的眼珠儿——动不得

泥菩萨洗脸——失(湿)面子

泥菩萨渡海——没人(神)保

泥人经不起雨打——本质太差

泥神笑菩萨——你也好不了多少

泥水匠招手——要吐(土)

泥蒸的馒头——土腥味

你有秤杆我有砣——配得起你

逆风点火——自焚

粘豆粥糊锅——难产(铲)

粘米煮山芋——糊糊涂涂

碾盘对碾盘——实打实

鸟过拉弓——失了时机

鸟囚笼中——心在外

泥菩萨洗脸——失(湿)面子

泥菩萨擂流——难过

泥菩萨伸手——死活都要钱

泥菩萨摔跤——散架了

泥菩萨渡海——没人(神)保

泥蒸的馒头——土腥味

泥捏的老虎——样子凶

泥瓦匠出身——和稀泥

泥巴捏的小子——没骨气

泥娃娃的嘴——总是笑呵呵的

泥娃的遭雨淋——软瘫了

泥做的菩萨——全靠贴金

泥人吃饼子——难言(咽)

念完了经打和尚——没良心

撵走狐狸住上狼——一伙比一伙凶

捏死手中鸟…一容易得很

捏住鼻子喝木哩——一声几不响

捏住鼻子过日子——不闻香臭

捏鼻子吃葱——忍气吞声(生)

捏着鼻子唱戏一一闷腔

捏着拳头过日子——心里憋气

捏着一分钱能攥出汗来——会过日子

捏着鼻尖儿做梦——不成

捏死手中鸟——轻而易举

捏鼻子吹螺号——忍气吞声

捏鼻子吃葱——忍气吞声(生)

捏死手中鸟——轻而易举

捏着拳头过日子——心里憋气

牛鼻子穿环——让人牵着走

牛吃稻草鸭吃谷——各人福气不同

牛吃破草帽——满肚子的坏圈圈

牛犊子拉犁刚上套——没经验

牛粪堆上的蘑菇——好看不好吃

牛角堵在嘴巴上——不吹也得吹

牛角尖对牛角尖——对奸(尖)

牛栏里关猪——靠不住

牛皮鼓——声大肚子空

牛身上爬蚂蚁——不显眼

牛身上拔根毛——无伤大体

牛蹄子上供——就显你脚(角)大

牛眼看人——大个儿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