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数民族幽默(57则)

少数民族幽默(57则)

 

最好吃和最不好吃的

潘曼打工快满一年了,这天财主突然说:“我问你,世上什么东西最好吃又最不好吃?
答对了,多发你10文钱,否则就扣你一半工钱。”
潘曼知道财主在耍花招,便答应着走进厨房,端来一碗硬糠饼放在桌上。财主一看是给
长工当饭吃的东西,不敢说不好吃,潘曼便说:“既最好吃,那你就吃一口吧。”
财主嚼着又馊又酸的硬糠饼,不觉“哇”一口吐出来,潘曼侧身道:“老爷,这是世上
最好吃又最不好吃的东西。你说对吗?”
财主无话可说,只好给他加了10文钱。
吃不吃不要紧

放牛娃小狗每天给财主放牛,还要干许多杂活,但一日三餐只能吃长工们吃剩的残汤剩
饭,财主却说:“你年纪小,活路轻,吃不吃不要紧。”潘曼看在眼里,气愤不过,就帮小狗出主意。
这天小狗砍了些水杨柳,编成牛嘴笼套在所有小牛的嘴上。晚上财主见了气得责问小
狗。小狗说:“小牛不会犁田,吃不吃不要紧。”
财主怕他把牛整死,只好让他和长工们一道吃饭了。
帕大吃屎

帕大是出名的馋鬼。一天艾掌来把黑芝麻捣细伴进糯米饭里,捏一团放在帕大的坐垫
上。帕大进屋他边吃边说:“老爷,刚才跑来一只狗,在你坐垫上屙了一泡屎,我闻着香喷喷的,试着尝尝还真好吃哩!”
帕大把坐垫上的“狗屎”捧起来,确实很香,不一会儿就吃完了。他得意地说:“这是
因为老爷福份大,狗才跑到我坐垫上屙香屎的。”他嫌没有吃够,让艾掌来再弄一泡狗屎给他吃,没想到臭得连肚子里的鱼肉也吐了出来。
艾掌来说:“那一定是老爷的福份快完啦,狗不屙香屎了。”
帕大虽然想吐,可嘴里还说:“谁说不好吃,老爷的福份大着哩!”

 

指 路

有两个走山串寨做买卖的商人迷了路,又渴又困,碰巧遇上隆姆轿,便向他问路。隆姆
轿给两个商人指了一条羊肠小道。两个越走越荒,双手双脚被划破,满是血痕,赶忙转回头来怒斥隆姆轿骗了他们。
隆姆轿笑道:“我指的正是你们想走的财神路哩!如果指平阳大道,你们进大村、赶大
圩,拿三根针能换一斤棉花?两盒洋火能换一张虎豹皮?三个铜毫子能买一个熊胆?”
想找点淡酒冲一冲

有个老相识知道隆姆轿很久没钱买酒喝了,想请他喝几盅,故意问他为啥不喝酒?
隆姆轿说:“唉!我前几天熬了两坛小米酒,早上尝了三口,满身酒香,赶猪郎游了四
条村,前后熏醉了五帮人,醉得人家六天做不得工,哪里还敢贪杯!”
老相识忙说:“我有意请你喝酒,敢不敢喝?”
隆姆轿说:“哪里话!我正想找点淡酒冲一冲,免得明天还熏醉人。”
比 快

正月十五一帮后生仔赛跑后争论输赢,请隆姆轿讲公道话。隆姆轿慢吞吞地说:“你们
哪里比得上我快!有年我去打柴,把剩下的1斤火药晒在门前。不料那边火烧山,一颗火星
飘落在上面,火药马上冒烟。这还得了,我一口气跑回家,还救得半斤火药呢!”

 

沙格德尔哭王爷

清末的一年冬天,蒙古族的巴林王从北京回旗过年,旗里的官儿们全去欢迎。民间诗人
沙格德尔却冲着王爷放声大哭道:“王爷带着脑袋回来,高兴得我不能不哭。”巴林王爷怒斥道:“你说这种不吉祥的言词是什么意思?”
沙格德尔破涕为笑,说:“王爷,你还不知道呢,让我原原本本地告诉你吧!想当年你
大爷进北京逛窑子,不能自拔,到末了一辆篷车拉着他那无头的尸体回来,埋在齐齐尔图格根南坡的坟茔地里。我原以为你也像你大爷一样,横着回来了呢,却不料你还活着,这怎能不叫我高兴得大哭呢!”
王爷被揭了自己祖先的家底,窘得瞠目结舌。
蘑菇结不结果

都统老爷的衙门里来了两位能言善辩的外国使者,让都统和下面的官吏都受了辱。于
是,都统发出告示说:“凡我庶民不拘何人,有能辩胜二位外国使臣者,可获得骆驼与大元宝等奖赏。”
阿尔格齐得知后,来到了都统衙门。那两个外国使者压根没把他放在眼里。阿尔格齐
说:“两位摆架子的外国使者先生!从你们坐在炕上的架式看,像是两个大烟鬼;从你们瞧不起百姓的样子看,像是王公的使者。你们俩要真是智者,能回答我一个小小的问题吗?”
两个使者一上来就受到对方的嘲弄,又羞又恼,答道:
“当然可以!”
阿尔格齐微笑着说:“请问:‘蘑菇结不结果?’”
两个使者不知如何回答才好。说它不结果吧,那它是怎样长出来的呢?说它结果吧,那
它结的又是什么呢?他们面面相觑,惶惶不安,慌忙答道:“不知道!不知道!”满屋子的人哄堂大笑起来。
财主摔锅

有个财主新买了一口锅,骑着马正往回赶路,遇见巴拉根仓,就要笑他说:“巴拉根
仓,人们都说你有智慧,你如果能让我把自己新买的这口锅摔碎,你要什么我给什么!”
巴拉根仓说:“别说一口锅,就是让你自己的脑袋摔碎也不难,就是今天没工夫!”说
完继续走他的路。
财主拦住他说:“你既然能吹牛,就得当场试验!”
巴拉根仓生气地说:“哎呀!你这个人怎么像魔鬼一样缠住我不放啊!你不知道北山草
甸子上起荒火了吗?把天都烧红了半边,已经死了好几千只牛羊,我正要赶紧救火去哩!”
说完催马加鞭就跑。
本来那块草甸子上放的都是这个财主的牛羊,财主一听说牛羊被烧死了好几千,心里一
惊,手一松,把锅掉在石头上摔碎了。等他知道上了当,赶忙策马溜走了。
一块臭肉

一次,王爷进城,想带一个精明强悍的人做随从,选中了巴拉根仓。
走着走着,日头偏西了,马也累了,人也饿了,便停下来歇脚。巴拉根仓先服侍王爷吃
饱喝足了,自己掏出牛肉刚要吃,一不小心,把牛肉干掉在地上了。刚要拣,王爷看见了,说:“掉在地上的肉是臭肉,一块臭肉还拣它干什么?”
“是!把掉在地上的臭肉扔下!”巴拉根仓重复了一下王爷的话,跟着他走。
两人快马加鞭飞驰,不一会儿就来到城里。这座城可真繁华异常。正当王爷观赏着城市
美景时,巴拉根仓趁其不备,用马鞭往王爷马屁股上捅了一下,王爷的马立刻受惊,猛地一窜,王爷头朝下跌了个倒栽葱。摔得他鼻青脸肿,痛得乱叫。巴拉根仓却若无其事地从王爷身旁走过去,东张西望,仍看他的热闹。
王爷大怒道:“大胆的奴才!王爷掉在地上起不来,你不来搀扶我,还看热闹,该当何
罪?!”
“哎,王爷,你别生气呀!”巴拉根仓慢慢腾腾地说,“掉在地上的肉都是臭肉,一块
臭肉要它干什么!”说罢,催马向前走了。

 

老爷比狗凶

一天,竜把头(僾尼人中最大的头人)正在寨门口训狗,见门帕走来,便得意地说:
“门帕,你瞧我这条看门狗凶不凶?”
“凶。”
“这回你该服我了吧?”
“我真从心里佩服老爷。老爷要不比狗凶,哪能训得出这样凶的狗。”
我的心不是石头

竜把头左斗右斗都斗不过门帕。就想用收买的办法去把门帕拉拢过来。第二天,竜把头
见门帕打柴回来,便说:“聪明的门帕,我准备让你当我的管家。从此以后,你吃不愁、穿不愁、用不愁,也用不着再住你那又破又脏又小的木楼了。”
门帕说:“好是好,老爷,就差”
“还差什么,快说!”
“老爷,就差我的心还没变成石头。”
倒喝水

一次,坝里的傣族土司给竜把头写了一封信,竜把头一字不识,可又要不懂装懂地拿着
信看,信拿倒了也不知道,仍装出看得津津有味的样子。
门帕见了,便用一只碗翻过来,用碗底倒了几滴水,端给竜把头喝。竜把头大怒:“怎
么用碗底倒水给我喝?!”
门帕不紧不慢地说:“你看信都能倒看,喝水又为什么不能倒喝呢?”
砸酒筒

有个街子天下午,山官骑着马,手里提着个酒筒,正往回走。见了急急忙忙向他跑来的
倪片,摇摇酒筒,嘲弄道:“你能把我的酒筒骗掉在地下,我就给你喝;要不然,这次真要叫你给我牵一辈子马了。”
“唉,你还狂什么!”倪片站住脚说:“我是来给你报信的,你家的房子被火烧了,官
娘也被烧死了!你还”
山官心惊手一松,酒筒掉在地上了。好半天才问:“是你亲眼看见的?”
倪片反问道:“你手上的酒筒呢?”
山官这才明白过来,自己又受了倪片的骗。
狗山官

山官吃了几次倪片的亏,很是恼火。一天,他把倪片叫来,说:“你聪明,能算出我是
属什么的吗?”
倪片扳了几下指头,说:“枕头官,你是属狗的。”“凭什么说我是属狗的?”山官确
实属狗,被倪片算着,心里暗暗吃惊。
倪片说:“因为见到你的一举一动,就叫人想到狗。”

 

吃寿酒

财主过生日,通知穷人送寿礼。山精灵家穷,可他爹伯财主找麻烦,就让儿子把老母鸡
拿去换酒当寿礼。山精灵一盘算,用酒葫芦盛满水,在葫芦颈口处塞截木头,用蜡油封住,再倒一小杯酒在上面做样子。
送过寿礼,别的穷人都走了,山精灵吆喝着让摆寿酒。财主怕失面子,只好端一杯酒和
一只鸡蛋放桌上说:“美美地吃吧,这是未来的老母鸡。”等过酒礼时,财主才发现上了当。
不久,山精灵的爹满60岁,仡家穷人都来祝贺,财主空着手也来喝寿酒。山精灵端出
大碗冷水和一根竹扁担放在桌上说:“这是过去的鲜笋子,朱大爷美美地吃吧。”
财主的“猪妈妈”

这天财主他妈死了,吩咐阿推守夜照看。夜深人静时,阿推杀死一头肥猪,把财主妈的
寿衣披毡脱下给猪穿上,停在堂上,将死尸藏进林中。
次日举行隆重的殡葬仪式,入殓时大家看到黑乎乎的肥猪,吓得不知所措,阿推学着巫
师模样,口中念道:“天神说,你们阿妈是猪变的,你家吃肉太多触犯天神,所以你阿妈过早死了,天神命你们再也不要吃猪肉了。”
财主埋葬“猪妈妈”以后,再也不敢吃猪肉了。于是,帮工们便把大肥猪全宰着吃了。

 

给吝啬的巴依找猎狗

有个吝啬的巴依对霍加·纳斯尔说:“霍加,我听说你是个好猎手,请你给我找一条机
警的瘦猎狗来。”
霍加马上牵来一条像毛驴一样肥大的狗。巴依问:“呸!
这样肥的狗能打猎吗?”
霍加说:“这样肥的狗让你养,不过一个星期就会变瘦的。”
怕妻子听不见

霍加的妻子病得挺厉害的。这天一位朋友来探望病人,见霍加正跪坐在妻子身边大哭,
慌忙去开导他,说这样哭不吉利。霍加边拭泪边说:“我趁现在有空先多哭点存着。等我老婆死去,事情就多了,哪还有工夫哭呀?再说那时候我无论怎样哭,我心爱的老婆,她也看不到听不见啦。”
假证人的回答

霍加·纳斯尔的邻居诬告人家借他的小麦没还,拉霍加去作证人。审判的喀孜问霍加:
“你亲眼见邻居借给这个人小麦吗?”
霍加说:“当然了!大人,我亲眼见邻居借给他大麦。”
邻居说:“不,霍加你忘了,我借给他的是小麦。”
霍加说:“管他小麦、大麦呢,反正我是假证人。”
开导游手好闲的小伙子

部落里有个小伙子很小就没有父亲,由于母亲的娇惯,他十分任性,成天东游西逛,不
务正业。他母亲万般无奈,只好去恳求艾德干帮忙。
一天小伙子骑马外出时,猛然间艾德干提了一桶水朝他走来,手里还牵着一只绑着脖子
的狗。他出于好奇,便问艾德干打算干啥?
艾德干回答:“我到湖边去给芦苇泼水。这狗是看家放羊的。湖里的芦苇长得好会引来
大火焚烧;骑在马上的人不走正道会招牧犬嘶咬。泼水救火犹如人们用良言规劝,绑狗护人莫如骑者自走正道。”
小伙子听了这一席话,越回味越觉有道理,不由得跳下马来向艾德干道谢。经过艾德干
耐心开导后,小伙子走上了正道。
早点进天堂

一日,可汗向吉林谢夸耀自己的宫殿富丽堂皇、雄伟壮观,在此久住,日后到天堂里去
也不会感到陌生。
吉林谢提醒他,人们都想到天堂去,天堂哪能容纳下那么多人?要是比你大的可汗先去
占了好地方,你又到哪儿去呢?可汗问他如何是好?吉林谢说:“依我之见还是早点去为
好,只要7天7夜不吃饭就行啦。”
可汗忙说:“7天不吃饭不就饿死了?”
吉林谢道:“那你还想活着进天堂吗?”
可汗无言以对。
坟墓四周的木栅栏

一天,吉林谢和同伴们在一棵大树下乘凉时,可汗的小儿子跑来奚落吉林谢说:“你看
你多像这棵老朽树呀,没一点生气。”
吉林谢道:“你可不能拿它做比喻,要知道这些树是专供可汗做坟墓四周的栅栏用的。”
那小子忙问:“我父亲用那棵呢?”
吉林谢回答:“他上次来,嫌树太湿,怕挨冻,要找个热点的地方。”
那小子说:“什么地方热?我也去。”
吉林谢道:“火狱里不是很热吗?”

 

较 量

乌拉迪正在家吃饭,外面有人粗声大气喊他出来比试。他说:“你又不是我的父亲,要
出门迎接,有事就进来。”
那人傲慢地跨进房门,彼此相斗了一阵,乌拉迪突然将他高高举起,从天窗搡出去说:
“常言道,失败的英雄无脸从原路回去,请你从天窗溜出去吧!”

 

在筵席上

一日,王在王府大摆筵席。
餐后,王见毛拉再丁的脸蛋上沾着一粒米饭,奚落道:“嗬!毛拉再丁,一只黄羊爬上
了光秃秃的山丘,不知你瞧见了没有?”说着,放声大笑起来,结果鼻孔眼里涌流出了两股软稀稀的鼻涕。
毛拉再丁一把揩掉脸上的饭粒,指着王的鼻尖说:“啊,王伯克!黄羊我倒没有瞧见,
只看见光秃秃的山丘上有两个无底的穴洞,里面突然跑出来两只野熊!不知您看见了没有?”
不洁的血液

鲁克沁王在登上王位之前,为了收买人心,特意举行了一次盛大的宴会。毛拉再丁也被
约请去参加。宴会后,他病倒了。
一位朋友问他:“您怎么啦,毛拉再丁?”
毛拉再丁长叹一声,气喘嘘嘘地回答说:“昨天吃了王爷的肉,喝了王爷的酒,结果在
我净洁的血液里涌进了一股不洁的血液,折腾得我发起高烧来啦!”
一墩野刺

一日,王命令毛拉再丁:“你去灌木丛里,砍一车野刺拖回来。”
毛拉再丁遵命从王府牵出4匹马套在大车上,带了一根数百尺长的绳索,去到灌木丛
里。他砍了一墩野刺,将绳索的一头系在野刺上,一头拴在大车上,赶着大车进到王府,在院内转起来。
王问:“咦,你在搞什么名堂?你砍的野刺呢?”
毛拉再丁说:“您不是命令我把野刺拖回来吗?野刺已来到城郊,马上拖进王府院
内。”说着,扬鞭打马,吆着车奔跑起来。不一会儿,只见拴在大车后的绳索拖着一墩野
刺,尘土飞扬地从王府大门外拖进来。
天使的性别

毛拉再丁到了库车,民众中很快就传开了:“有位能言善辩的人兼预言家来到了咱们县
上!”
当地的毛拉很是嫉妒,想使他在民众面前丢人现眼。一位毛拉问道:“请问毛拉再丁阁
下,天使到底是公的,还是母的?”
毛拉再丁答:“你们死后到了阴间,天使就会来提审你们。你们在回答他的问题前,先
在他的胸脯上摸一摸,如果手碰到圆溜溜像苹果一样的东西上,天使就是母的;否则,便是公的。”
轮不到我们

一位阿訇,摆出一副慈善的面孔,向民众宣传说:“平素设宴请客,广布施舍,就是为
自己行善积德”
没等阿訇讲完,毛拉再丁站起来说:“各种行善积德之事,都是由阿訇们先带头做的。
这一点毫无疑问。可是,这几年我认真观察了一番,阿訇们却从来不设一次宴,不做一次施舍。假若这么做果真是为自己行善积德的话,诸位阿訇们就会争先恐后地抢着去做,还会轮到我们这号人头上吗?”
喀孜阿訇是我的毛驴

毛拉再丁牵着毛驴从鲁克沁经院门口经过时,喀孜指着毛驴很滑稽的问道:“毛拉再丁
是谁的毛驴?”
毛拉再丁脱口回答道:“喀孜阿訇是我的毛驴。”
鸟 语

阿凡提夸耀自己说:“我懂得鸟语。”
这话让皇帝听到了。皇帝就带着阿凡提去打猎。走着走着,碰到了一座塌毁了的破土
墙。皇帝在土墙下听到一只猫头鹰在“咕咕”的叫,就问阿凡提:“你听它在说什么呢?”
“它这样说呢,”阿凡提回答,“如果皇帝还是这样往下压榨,不久他的国家也就要跟我的老窝一样子。”
驴的朋友

阿凡提骑着驴,来找本城的法官。法官望见了,就大声招呼道:“欢迎你们两位一同光
临!”
阿凡提回答说:“我的驴跟我纠缠个没完,要我带它出来找它的朋友,我就决定带它来
找您了”
只此一法

阿凡提有一个很调皮的邻居。这个邻居想愚弄一下阿凡提,他说:“昨天晚上我睡觉的
时候,一只耗子钻到我肚子里去了,这应该怎么治?”
“怎么治?你赶快抓一只猫来吞下肚去,除此而外,再没有别的好办法了。”阿凡提说。
以后才知道

阿凡提当了喀孜(伊斯兰教宗教法官),许多人争先恐后地和他交朋友。有人讨好地
说:“阿凡提真了不起!瞧你的朋友真多啊!”
“不见得。”阿凡提说,“我有多少朋友,现在说不上来。
等我哪天不当喀孜了,才能知道。”
猫与肉

有一天,阿凡提想吃饺子,买了3斤肉。可是他的妻子给他吃的是素汤面。
“肉呢?”阿凡提问。
“给猫吃了。”
阿凡提把猫放到天平上,猫重3斤。他歪着脑袋问道:“老伴呀,如果说这是猫,那么
肉呢?如果说这是肉,那么猫呢?”
油当成水

阿凡提在巴依家做苦工,不仅吃不饱,而且吃的菜里一点儿油星都见不着。
这天,阿凡提问巴依:“老爷,你家里有一缸油,为什么给我吃的菜里一点油都见不着
呢?”
巴依听后说:“对不起,阿凡提,给你做菜的时候,总是错把水当成油了。”
过了些日子,巴依家失火了,阿凡提拎着木桶,从油缸里舀出满满一桶油往火上泼去,
这样一来,火势更大了。巴依吼叫起来:“阿凡提,你怎么往火上浇油啊?”
阿凡提故作惊讶地说:“哎呀!老爷,我错把油当成水啦!”
“和你一样”
国王把一条卷毛的哈巴狗交给阿凡提,摸摸翘胡子,洋洋得意地对阿凡提说:“阿凡
提,我把这条我最喜欢的哈巴狗交给你,你必须好好照管它,像照管你最喜欢的亲生孩子一样!”
“是的!我的陛下。”阿凡提把狗搂抱在怀里,轻轻地抚着卷卷的狗毛,毕恭毕敬地对
国王说,“我还要像恭敬服侍陛下您一样照管它,让它的精神天天和您一样,轻松而又愉
快!”
胡大是放高利贷的

有一回,阿凡提因有急用,需要10块钱,可是到处借也借不着。阿凡提没办法,只好
半夜里向胡大(上帝)祷告道:“啊,胡大!求您开开恩,赐给我几块钱吧!要是您不肯白给,就是借给我也好呀!”
阿凡提还没祷告完,就听见有人敲门,还敲得很急。阿凡提一边继续祷告,一边给妻子
使了个眼色,叫她去开门。门开了,一看,原来是百户长(管辖100户的官)来了。“阿凡
提!”百户长说:“我们村上要修礼拜寺,胡大保佑,派你出5块钱。”
阿凡提叹口气说:“咳,胡大原来是个放高贷的呀,钱还没借给我,就已经来收利息
啦!”
魔鬼的脸

卡孜问阿凡提:“别人都说你见识广,你说说魔鬼的脸是什么样?”
“你要想知道鬼脸的模样,就对着镜子照照吧!”
至理名言

有个财主在集市上买了一箱细瓷器,他喊道:“哪位给我背回家去,我就教给他三句
‘至理名言’。”
打短工的人都不愿理他,阿凡提却动了心,他想:钱在哪儿都挣得到,可“至理名言”
却是不容易听到的。于是阿凡提背起财主的箱子跟他走了。
走着,走着,阿凡提请财主教他“至理名言”。财主说:“好,你听着!要是有人对你
说:肚子饿着比饱好。你可千万别相信呀!”
“妙,妙极了!”阿凡提说,“那么,第二句呢?”
“要是有人对你说:徒步走路比骑马强。你可绝对别相信呀!”
“对,再对没有了!”阿凡提说,“多么不容易听到的‘至理名言’呀!那第三句呢?”
“你听着,”财主说,“要是有人对你说:世界上还有比你傻的短工,你可怎么也别相
信呀!”
阿凡提听完,猛地把手里的箱子摔在地上,对财主说:“要是有人对你说,箱子里的细
瓷器没有摔碎,你可真不能相信呀!”
一头獐子的价格

阿凡提猎到一头獐子,想卖给伯克,在门口碰到伯克的表兄弟哈尔克。哈尔克说:“今
天伯克正要一头獐子,你可以卖一个好价格。不过,除非你答应把卖到的价钱分一半给我,否则我不让你进去。”
阿凡提说:“只要你哈尔克愿意接受,我高兴全部奉送。”
阿凡提进去了,伯克看后非常高兴,说:“要多少钱,说吧!”
阿凡提说:“你买我的獐子,我要价100板屁股。”
伯克收了獐子,说:“好吧,我们来结账吧!”
阿凡提说:“是这样的,哈尔克先生要我把獐子售价的一半给他才让我进门,我答应全
部奉送给他。现在,请你把价钱如数付给他吧!”
也不好,也不坏

阿凡提摆小摊子时,伯克走过来问道:“阿凡提,你们生意如何?”
阿凡提答:“也不好,也不坏!”
伯克问:“这是什么意思哩?”
阿凡提说:“我说生意很好,你就会多多抽税的;我说生意很坏,回到家中妻子又要嘀
嘀咕咕。所以,我只能说:“也不好,也不坏!”
“今天是发疯的日子”

阿凡提从城里办完事以后回家乡去,路上遇见这个城里的伯克。伯克问阿凡提是什么地
方的人,阿凡提遥指着伯克的城市说:“我是从那个城市来的。”
伯克问:“那里的有钱人怎么样?”
阿凡提答:“全部又贪财又残暴。”
“伯克怎么样?”
“伯克更加残暴。”
伯克生气地说:“请注意,我就是这个城市的伯克!”
阿凡提笑道:“伯克大人,我是这个城市的疯子啊!有的日子疯病不发作,就给伯克老
爷们祈祷幸福。有的日子发起疯来,我的嘴巴就胡说起来。今天恰恰是发疯的日子,可是对你说了实在话,真使我惊讶!”
好像给了

阿凡提在卖蜂蜜。一个巴依说:“给我来一碗吧。”说着,递给阿凡提一个碗。
阿凡提倒了一碗,巴依端着蜂蜜就走。阿凡提一把拉住他的腰带,说:“巴依,你还没
给钱呀!”
巴依支支吾吾地说:“我好像给了你10块钱呀!”
阿凡提一把夺过碗,把蜂蜜倒在蜜缸里,把空碗交给巴依,说:“拿去吧,我好像给了
你一碗蜂蜜呀!”
心肝都是黑的

阿凡提背了一笼兔子到市集上去卖。走过巴依阿拉汉的房子时,一只兔子蹦了出来,跳
进院子,混进阿拉汉的兔群里面去了。阿凡提进去找这只兔子。
阿拉汉说:“院子里的兔子都是我的,并没有什么兔子混进来。”
阿凡提说:“没有我的就好。我的兔子发了瘟病。”
阿拉汉说:“那得看一看,说不定混进来了。你的兔子你认得准吗?你得把它找出来,
别把兔瘟传到我这儿。”
阿凡提随手抓了一只,说:“就是这只。”
阿拉汉仔细看了一会,问道:“这不像有什么病的兔子,你没认错吗?”
阿凡提说:“没错,你莫看它一本正经,其实它只想混。外表上看它好像没有什么病,
可里面心肝都是黑的。”
只差一件东西

懒汉对阿凡提说:“吩咐你的妻子做顿好饭,我要上你家去作客哩。”
阿凡提答应了。一会儿,懒汉来了。阿凡提说:“咳,饭到现在还端不出来,是因为就
差那么一件东西。”
懒汉问:“什么东西呀?”
阿凡提说:“干活的手呀!”
谁的力气大

有人吹嘘说:“我一只手能把1000斤重的石头轻而易举地拿起来,从城墙外面扔到城
里头。”
阿凡提给他一块手帕,说:“咱们比赛一下,谁的力气大。这是条不到二两的小手帕,
请你从院墙内扔到院墙外头。”那人一扔,手帕仍然落在了院内。阿凡提说:“我不仅能把手帕扔过墙去,还能同时扔过去一块小石头。”说着,从地上捡起鸡蛋大的一块石头包在手帕里,一下子就扔过了墙头。
“怎么样,认输了吧!”
“大力士”无话可说。
很像牛奶的井水

阿凡提到一个人家里作客,主人很吝啬,在招待客人的牛奶里掺了大量的水。席间主人
问起阿凡提乡间的井水。阿凡提说:“今年那里发生了奇异的事情,井里冒出来的不全是
水,很像掺了牛奶。色泽和真的牛奶一样。只是味道淡,又像是牛奶,又像是水,就和这杯里的牛奶差不多。”
别渴着它了

有一天,阿凡提赴宴。见身边的客人嘴里大嚼着,手里还抓着好吃的菜肴往口袋里装,
就顺手拿起茶壶,往他的口袋里灌茶。
客人惊问:“你干什么?”
阿凡提笑道:“咳,你那口袋吃多了荤腥,难道不口渴吗?”
没有你们喝的水

一个大热天,阿訇和乡约从阿凡提的门口经过,向阿凡提讨水喝。阿凡提说:“很对不
起,我这里没有你们喝的水了。”
又来了两个牧人,也到阿凡提家里讨水喝。阿凡提立即拿水给他们喝了。
阿訇生气了,说:“阿凡提,你刚才说没有供我们喝的水了,可你却有水给他们喝!”
阿凡提说:“我一点也没有骗你。刚才我说得明白,没有供你们喝的水。但我从来也没
有说,他们喝的水没有啊!”
朝过圣的驴子

有个阿凡提从阿拉伯回来,对阿凡提说:“你知道吗,阿凡提,我到麦加朝过圣啦!”
阿凡提说:“如此说来,你骑的驴子也朝过圣了?”
“对啦,带它去了一趟,我让它也对圣堂行了礼啦!”
阿凡提说:“不过,我看它还是一头驴子!”
防 贼

阿凡提看见好几位大臣,正在监督工人忙着把宫墙加高,感到奇怪,问道:“宫墙本来
就够高的了,还加高它干什么呀?”
大臣们说:“这是防外面的贼进宫里来偷金银财宝呀!”
阿凡提指着大臣们说:“可是,原来就在里面的贼,怎么防哩?”
百姓最快乐的日子

国王问阿凡提:“什么日子,才是我的百姓最欢乐的一天?”
阿凡提答:“陛下有幸上天堂的那一天。”
国王的灵魂

一天,国王问阿凡提:“依你看,我死后,我的灵魂是上天堂还是下地狱呢?”
阿凡提说:“您的灵魂一定下地狱。这是因为您把应该上天堂的人杀得太多了。天堂已
经让他们住满了,再也容不下您啦!”
马飞上天空去啦

国王问阿凡提:“很久以来,我就想飞上天去,周游周游,开开眼界。你有没有什么高
招妙法,帮助我达到目的?”
阿凡提说:“把您常骑的那匹枣红马给我,我骑上它到遥远的高山顶上去采一种药草
来。马吃上这种药草,就会长出翅膀。那时节,您骑上它,一切都会如愿以偿!不过,往来得一年时间。”
国王立即赏给阿凡提一褡裢金银。阿凡提骑上国王的马,一溜烟似地回到了家中。立刻
把马杀了。
快满一年时,阿凡提来到皇宫。国王满脸堆笑地问道:“阿凡提,只差3天,就满一
年。你看我的马能不能长出翅膀来?”
阿凡提说:“陛下,您的马已经长出翅膀来啦!”
国王欢喜得从宝座上站起来,说:“那你今天为啥没给我带来?”
阿凡提假装难过地说:“我倒是带来啦,可是走到半路上,您的马拍打拍打翅膀,四蹄
腾空而起,飞上天啦!”
明智的措施

国王问阿凡提:“我想叫老百姓人人都富裕起来,你看我需要采取哪些明智的措施?”
阿凡提说:“陛下,把您盘剥来的粮食,搜刮来的金钱,统统归还给人民,人民不就会
丰衣足食了吗?”
国王的名声

国王对阿凡提说:“我死了以后想把遗体保存起来,就是怕尸体发臭,人们来瞻仰时要
掩着鼻子,你有什么办法吗?”
阿凡提说:“我帮你用香油涂在脸上,把香粉装进腹腔,全身用香水泡着,它一定不会
发臭了。但是,你的名声发臭,我可一点办法也没有啦!”
国王眼力不差

阿凡提给国王织毛毯。国王看了之后说:“收边的针子太稀!”
阿凡提说:“陛下眼力不差,确实是稀了点。”阿凡提把毯子背了回来,丢在地下,一
针也没有动。过了3天,又把毯子送给国王去看。国王看了高兴地说:“这就可以了。”
阿凡提说:“我说陛下眼力不差嘛,加上3天工夫,针子确实就很密了。”
换个地方睡觉

国王告诉阿凡提,他非常烦恼,心境不宁,总是睡不安稳,问有没有什么药可治。
阿凡提说:“这种病无药可治,你只有换个地方睡觉——
睡在棺材里,准可以永远地安安稳稳。”
万一他们把你放回去

国王外出,阿凡提给他赶马。路上国王被强盗抓住了。
国王对阿凡提说:“当我的臣民知道我在这儿受苦,他们该多么悲痛啊!”
阿凡提说:“也许有朝一日他们还要更加悲痛哩!”
“你是说,万一我被这些强盗杀害了?”
“不,我是说,万一这些人把你放了回去的话。”
王冠怎么才能戴进头去

国王做了一顶用黄金细丝编成的王冠,上面编成龙凤花纹,镶着宝石,极其精巧华丽,
只是略微小了一点,脑袋戴不进去。国王问阿凡提怎么办。
阿凡提说:“那很容易,只把脑袋削尖一点,王冠准可以戴进去。”
狼来了就欢迎

国王到克里木来巡视,当地官员举行盛大筵席来欢迎他。
席上,国王问阿凡提:“如果狼来了,你们怎么办呢?”
阿凡提说:“我们欢迎它,陛下!因为一头狼来一次只要一只羊羔,而且用不着我们接
待它;一个国王来一次要用30只肥羊,而且接待起来非常麻烦。因此,我们宁可欢迎狼到
这儿来。”
试验聪明用的隐身帽

国王带着人马,骑着骆驼,来找阿凡提。
他们在路上遇到了阿凡提,可是并不认识。国王问道:
“克里木有个阿凡提,你看到没有?”
阿凡提说:“他刚才不是骑着骆驼,在你们的前边走吗?”
国王的随从说:“我们没有看到。”
阿凡提说:“对了,他最近做了一顶试验聪明用的隐身帽,戴在头上,凡是傻瓜就看不
见他了。”
国王听了,手搭前额望了一下,装作看见了人的样子说:“前方确实有个骑骆驼的人,
个儿还挺高大呢!这我早就看到了。我说嘛,我的前面骆驼上的人不是个普通人物,他们就是不相信!”
阿凡提说:“我说嘛,我的前面骆驼上的人不是个傻瓜,又有谁相信呢!”
国王的同胞

有个雨天,阿凡提的驴子陷在泥泞的道路上怎么也拉不起来。阿凡提非常生气,边打边
骂:“懒东西,起来走吧,不然我要把你的腰打断。”
这时国王走过来了。他见阿凡提折磨驴子,就把阿凡提按在地上打了10棍子。等他打
完后,阿凡提爬起来向驴子鞠躬说:“啊!驴子阁下,我不知道你是国王的同胞兄弟。”
牛皮比不上伊玛目的肚皮

阿凡提在荒无人烟的道路上碰见一位车夫,他车上载着重货,马的套具断裂了好几处,
一筹莫展。阿凡提看了老半天,深表同情,说道:“往后你赶车走远路,马的套具最好用伊玛目们的肚皮制作,那比牛皮结实得多。他们每天都要去七八家,甚至十几家,吃油饼、抓饭、包子、羊肉。尽管他们腹中装满食物,他们的肚皮却从来没有裂开过。”
叫 门

有人到阿凡提家门口“哐哐哐”不停地敲门,越擂越凶。阿凡提忙从门槛底下塞了一把
斧子出去,那人莫名其妙。阿凡提说:“伙计,你既然来砸我家大门的,我索性给你一把斧子,用斧子劈门更省事!”
你去问问狗吧

一天,玛纳坎刚从王宫里走出来,有个想捉弄他的人见了玛纳坎,神情诡秘地问道:
“喂,玛纳坎!您从王宫里出来,请问王宫里的狗咬人不咬人呀?”
玛纳坎回答说:“你去问问王宫里的狗吧!”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