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笑话精编(31则)

文革笑话精编(31则)

 
“老王八蛋”

  文革当中,军宣队从上级领来了中央首长的一个“重要指
示”。当夜,政委就召集“积极分子”开会,郑重地宣布剧院
的副院长、总导演焦菊隐还有严重的反革命罪行没有交待,必
须马上突击审讯,穷追猛打。至于究竟是什么罪行,政委为了
防止扩散,秘而不宣。于是,从晚上11点一直审讯到次日早晨
8点,焦先生站在那里愁眉苦脸地想来想去,实在是想不出还有
什么没交待的罪行。大家敲桌子打板凳,连吼带叫,也无济于
事。最后,政委无奈,让人把焦先生押下去,又极为机密地透
露出笔记本上的“天机”———“无产阶级文化的伟大旗手”
江青同志,在一次谈话中说:“焦菊隐这个老王八蛋!”

 

观感
“文化大革命’中,报上列登了一张江青装模作样在农村劳动的照片。
记者为了听取反映,特地去访问老农。
“老大爷,挑看了这张照片有什么感想?”
老农溉声:“我很害伯。”
“伯什么?”
“她抓文艺,我们没有戏看,她要是抓农业,我们就没有饭吃了。”

 

骑不得

一天,江青骑马出门游逛,见一个骑毛驴的老大爷迎面过来。就说:
“老头儿,白色的高头大马我骑腻了,我想骑一骑你的小毛驴.过一过瘾。”
老大爷慌忙说:“老佛爷,千万骑不得,骑不得呀!”
江青怒形于色,说:“胡说!当年武则天敢驯服烈马,难道老娘连毛
驴都骑不得?”
老大爷说:“我倒不是那个意思。听说有支歌儿,只因为叫‘马儿哎,
你慢些走’,这支歌结果被您给枪毙了。要知道.我的小毛驴走起路来比
马儿馒得多哩。如果您骑上毛驴,岂不是三打两抽,没几天就把它折磨死
了吗?”

 

哪里作背景

江青有一次到新疆,问一位新闻记者:“听说你走遍了山山水水,我
想拍一张相片,你告诉我,选择什么地方的山水作背景最好呢?”
记者一边思索,一边自言自语:“终年积雪的天山,风光秀丽的伊犁
河畔,气侯炎热的吐鲁番盆地,风消漫天的戈壁滩,戈壁滩,哦,对啦!”
记者高兴地拍着大腿说:“首长,我看有一处地方.您用来作背景最合适
不过了!”
江青急忙问:“快说!什么地方?”
记者答:“蒙古的温都尔汗。”

 

这本书说实话

江青问阿凡提:“听说你聪明机智,博学多才。你一定是博览群书吧?”
阿风提说:“我看书不算多,可啥书都看。”
江青又问:“那你最近看些什么书哇?”
“《看图识字》。”
“放着那么多新书不看,怎么去看小玩意?”
“因为就这本书说的还是实话。”

 

最需要毛竹

一天,江青厚颜无耻地问老百姓:“等我上台掌权以后,你们最需要
是什么?”
老百姓异口同声地回答:
“最需要的是毛竹。”
“要毛竹千啥?”
“打篮子和削身心筏子!”
“作啥用?”
“讨饭去!”

 

等不及了

江青与张春桥下象棋。一动手,江青就用小率吃了张春桥的老帅。张
春桥拾起头,两只眼睛透过一圈圈的镜片,直盯着江青。
江青说:“看什么?小车过河叫老帅,这是我的绝招!”
张春桥说:“这我知道,可你才走一步,还没过河呢!”
江青笑道:“不瞒你说,我实在等不及了。”

 

只好点蜡烛

一天,王洪文到某厂去视察。他板起面孔对厂长说:“你们一定要反
复强调,引进外国技术就是崇洋媚外,崇洋媚外的产物我们一律不要。”
厂长回答:“好,不过,电是富兰克林发明的,电灯是爱迪生发明的。
这样,就只好请首长点蜡烛了!”

 

为啥迟到

一次,中央召开会议,王洪文从上海赶到北京。几位老帅因有事晚来
了一会儿,王洪文傲慢地问道:“你们为啥迟到了?”
“我们没有你快呵!”老帅们冷笑了几声,又接着说:“你是坐直升飞
机来的!我们是一步一步走来的!”

 

张春桥坐火车

张春桥坐特快火车赶往上海。突然,火车猛一刹车,停在那里好长时
间不开动。
张春桥叫人把司机找来,声色俱厉地问:“为什么随意停车?”
司机说:“首长息怒,您指示‘宁要社会主义的晚点,不要资本主义
的正点’,如今您就坐在车里,我怎么敢开安全正点车呢?”

 

西北风少了

一次,张春桥窜到农村视察,对生产队长说:“这几年国内形势大好,
你们这里的变化也很大吧?”
队长不假思索地说:“最大的变化是西北风少了。”
张春桥不解地顺:“为什么?”
队长答道:“你们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所以社员
们把西北风给喝光了。”

 

批判会上

在1976年“反击右倾翻案”那时,四川有个工厂开会逼着工人“批
邓”,不批不准回家。车间100多人坐在那儿没人发言。僵持良久,正作
难呢。
忽然间,有个老工人一拍大腿,痛心疾首地大呼:“邓小平!喊他主
持中央工作,他搞些啥子名堂哟!他不抓纲.不抓线,不抓阶级斗争,光
提倡养猪。嘿,邓小平喊大家养猪,还要喂大肥猪!那个大肥猪嘛,膘厚,
脂肉多哟!蒸出来的扣肉、甜烧白、米粉肉、油汪汪的。人吃多了吗,胆
固醇就要高呃!胆固醇一高嘛,冠心病、高血病、心脏病、脑血栓,跟着
就要来哟! 好恼火哟! 你说他毒不毒,硬是毒得很啊!”
他发言完毕.沉默了足足一分钟,然后爆发出一阵经久不息的大笑,
批判会就这么散场了。

 

政治远见

“文革”中有个农民因父病重,急需用钱。在集上把咱家那头值80元
的猪只卖60元。
买主反而怀疑地问:“不是病猪吧?”
农民急了,脱口而出:“这头猪你买回去会永远健康!”
当时每天人人都要祝福“林副主席身体健康,永远健康!”因此,有
旁人立即告公安局。于是那农民得了个“攻击最最敬爱的林副主席”的罪
名,被打成现行反革命,判了15年徒刑。
1971年秋,林彪叛逃摔死在蒙古,那农民被无罪释放。出狱那天,有
关领导向那农民道歉,并赞叹道:“你真有政治远见呀。林彪还在高位上,
有就有孙悟空的火眼金,看出他是个大坏蛋,还把你比作猪,真是了不起
啊!”

 

“大阿福”遇难

10年动乱时期,无锡泥人厂来了一个人,说是奉“首长”指示,勒令
停止生产泥人“大阿福”。
工人们说“ ‘大阿福’是历史悠久的民间工艺品,为啥不能生产?”
来人眼昭一瞪,嚷道:“阿福,阿福,这名字就是封建主义的!再看
他这副笑眯眯的样子,整个一个典型的阶级斗争熄灭论者!这样的东西,
能生产吗?”

 

活学活用

10年浩劫中,有一个时期无论办什么事.都要先念一句语录。
有一位老太太去买菜,售货员说:“ ‘为人民服务’,你买什么?”
老太太说:‘愚公移山’,我买萝卜。”说着她就在大筐里挑起萝卜来。
售货员见她挑来练去,很不耐烦,就在一边说:“ ‘要斗私批陷’!”
老太太头也不抬,继续挑着,口里念叨着:“万万不可粗心大意’!”

 

结婚的革命礼物

“文革”时期的婚礼必须贯穿“革命化”,绝大多数的礼物都是一些
“革命书籍”。
有一对夫妻结婚时,亲友同学送了满屋子的书和笔记本。客人散后,
妻子望着小山似的书堆对丈夫说道:“这么一大堆书,卖不能卖,吃不能
吃,烧更不能烧,用的话,不要说我们的儿子、孙子,就是到了重孙辈,
恐怕都用不完呀!”
“没关系。”丈夫开导妻子说:“儿子死了有孙子,子子孙孙是没有穷
尽的!我们的小书山虽然高,却是不会再增高了,用一本就会少一本,有
什么用不完的呢!”

 

念念有词

“文革”中,有一天,一对夫妻打架打得不可开交,跑到公社革委会
打离婚。公社干部调解道:“ ‘要团结,不要分裂’,你们知道不?”
女的高声嚷道:“ ‘下定决心’,我要离婚!”
男的一听,急了:“排除万难’,我坚决不干!”
公社干部火了、冲他们来了句:“抓革命,促生产’,家庭小事我不管。”
女的不服气,拉住公社干部道:“ ‘全心全意’,俺偏偏要离!”
男的听了也拉住公社干部说道:“‘为人民服务’,你不能大人小孩全
不顾!”
“你也别吵,她也别嚷,”公社干部冲这夫妻俩说道: “ ‘为人民服
务’没忘,‘坚持原则’咱不能乱盖章,你俩还是回去过你们的好时光。”

 

修改历史

“文革”时期,某大学一历史系教授以批林孔发了家。一天,他主持
系里教师讨论一历史事件。讨论会沉默许久,在主持人的再三催逼下,只
有一个教师发言,他说:“我就不讲了,因为会议主席讲得很透彻,他是
修改历史的专家。”

 

为名遇殃

某机关干部张立江,其独子叫张成山。“文革”期间,张立江突然被
打成反革命,成了“群众专政”的重点对象。他质问造反派头子:“我犯
了什么罪?”
“你还问我,这是谁都清楚的。把你们父子名字加在一起,这不是
‘成立江山’、妄想东山再起吗?”造反派头头说。

 

还了九屁股债

“四人帮”横行时期,市委宣传部小李到乡下搜集“形势大好”的典
型事例,参加座谈会的群众一言不发。在小李的再三启发下,马大爷开腔了:
“要说形势嘛,那当然是大好。去年我一家5口,4个壮劳力,干了一年,
十屁股的债就还了九屁股。你说好不好?’
小李接控道:“是好,是好!”
马大爷气鼓鼓地说:“可我还欠一屁股的债呢!”众人大笑。

 

重唱

“文革”中,有个造反派头头当上了文化局长,一天到一个剧团去检
查工作。
剧团团长陪同他到排练场,台上正在排练四重唱。他坐下来一听,生
气地说:“真是乱弹琴,人家几百个人都能唱得整整齐齐,他们四个
人四个调,一点都不齐,这是唱的什么歌?”
团长连忙说:“这是重唱。”
局长听了说:“对,是应该重唱,太不像话了。”

 

‘金”不如“锡”

极“左”时代,到处都在批判“今不如昔”论。批判会一直开到生产
大队,会场上无人发言,农民们以种田为本,不想理论问题。
大队长只好带头,琢磨半晌,终于想出批判“今不如昔”的理论,他
说:“大家伙想想,金子,多少钱一厅?锡,多少钱一斤?说“金”不如
“锡”不是混帐话吗?”
大家点头称是。

 

解“形而上学”

极“左”年代,造反派不仅行动上“先进”,思想上也想拔拔高。某
头头问被改造的“老九”:“什么是‘形而上学’?”
“‘形儿上学’是一个哲学术语,指看问题观点直观……”
“说什么‘哲学’,你就说‘上学’吧』”
老九索性信口道:“就是就有个小孩叫‘形而’,背着书包去上学,小
孩看问题当然直接又简单,所以 ‘形而上学’就是指看问题简单化。”
造反派头头很满意:“这才符合人民群众的事情。”

 

“好马,快刀”

“文革”时,张三到样板剧团学样板戏,团长开导他:“到这里来不能
只学唱戏,更主要是学做戏。戏做好了,可以当主角,升书记、部长……,
“团长,我明白了。”
“你明白什么?”
“我这辈于不想‘做戏’,也不想当什么主角,升什么书记,部长……,
我给剧团打水扫地得啦。”
“那为什么?”
“因为我身上缺少两件宝。”
“哪两件?”
“好马,快刀。”
“什么马?”
“溜须拍马。”
“什么刀?”
“两面三刀。”

 

家长的训斥

“文革”期间,一个学生总是旷课,老师屡教不改,只好请家长来。学
生家长恨铁不成钢,当着老师面批评孩子:“报上老是登‘兴儿上学’(形
而不学)、 ‘兴儿上学’,连兴儿都上学了,你还旷课,你让我这老脸往那
儿搁!”

 

把记者吓饱了

“文革”某年,老记者某公,刚从干校回报社。新头目命令他去采访
当时红极一时的博罗县典型,一位“活学活用”标兵。他抖擞精神上路,
很容易就找到了这位人物。
“请问, 你原籍在什么地方?”
“我们来自五湖四海,为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走到一起来了。”
标兵佩佩而答,记者不得要领,只好再问:“你现在的生活还好吧?”
“先天下之忧而忧, 后天下之乐而乐。”
记者膛然,不甘心,又问:“你家有几兄弟?”
“全世界受苦人都是我的阶级兄弟”
记者落荒而逃”

 

李时珍要今朝来

“文革”某年,一个外国医药代表团到上海访问,有个“双突”干部
去接待。代表团团长说:“贵国李时珍在医药上的贡献真是了不起……?
这个干部马上大声问翻译,“李时珍同志来了没有?”
翻译吓了一跳,急忙向他摇了摇手。
“噢,没有来,快用小轿车去接!”
翻译急得直搔头皮。
“呀,他在理发?不行,叫他马上就来。”
翻译无可奈何,只好凑到这个干部的耳边,小声说:“李时珍是明朝
....”
“明朝来?不行,一定要今朝来!”这个干部大光其火。

 

喊口号

10年浩劫中。某造反派头卫彪在武斗中被人打死。迫悼大会一切准
备就绪,只缺一个嗓门大能领着喊口号的人了。卫彪的秘书四处打听,终
于找到了一个身高6尺,膀阔腰圆,祖传三代在镇上卖糊面强的郑三,他
要喊一声:“喝糊面粥来!”周围几里都能听得见。秘书拉住郑三,亲热地
说:“郑三啊,我们的卫司令死了,马上要开追悼会,请你带着喊几句口
号,怎么样?”
郑三连摇头,说:“不行! 不行!我不会喊口号。”
“哎,我教你,一点也不难。喊好了,我们决不亏待你。”秘书把郑三
拉得更紧了。
“我脑子不好,记不住。”“就一句:卫彪精神不死,记住了吧?”
郑三重复了几遍,点点头,说:“行,记住了!”
追悼会开始了。轮到喊口号时,郑三喊:“卫彪不死!”
秘书一听,糟糕,怎么丢了“精神”两个宇,忙提醒郑三:“还有精
神!”
郑三马上接着喊道:“噢,还有精神!”
秘书急了,一跺脚:他妈的,喊来的!”
郑三大声喊道:“喝糊面粥来——”

 

死活未定

“文革”时,某剧团编了一个剧本,交领导审查。张领导指示让主人
公最后活着,李领导指示主人公最后应该死去。
团长感到很难办,编剧说:“不要紧,这写两个结尾。张领导审查,就
演主人公活着,李领导审查,就演主人公死去。”团长点头同意了
剧本修改好,张领导和李领导一块来审查了。团长急得团团转,编剧
对他附耳低语了几句,演出就开始了。
戏演到接近结尾时,台上突然宣布:“演出到此结束。”二值领导听了,
一起走进后台,问:“戏为什么不演完?”
编剧对他们说:“非常不辛,演主人公的演员忽然得了病,已经送到
医院动手术, 目前是死是活还没确定。”

 

历史测验

“文革”结束后,全国恢复了统一招考。一次考历史,出了一道题:
“巴黎公社为什么失败?”
有学生答:“因为没有学大寨。”

 

醉汉艺术

学生:“教师,我看了许多‘文革’时期的画,人物的面孔都红得像
醉汉一样。”
教师:“因为那些艺术都是醉汉搞的。”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