歇后语T

他念他的经,我拜我的佛——互不干扰

踏破的皮球———肚子气

(比喻正在生闷气。)

糖面做娃娃——适甜人儿

糖捏的人———吹就化

螳臂当车——不自量

螳螂落锅~一全身都酥了

螳螂肚子蛤蟆嘴——瞧你的榜样

瘫子掉进烂泥塘——不能自拔

瘫子掉井里——捞超也是坐

瘫?****档啊??坎蛔?

兔子剥皮——倒扒

兔子成精一一比老虎还厉害

兔子逼急了~一还会咬人哩

兔子戴夹板——充大耳朵驴

兔子下儿——与众不同

兔子见了鹰——毛了

兔子叫门——送肉来了

兔子进磨道——充什么大耳朵驴

兔子拉犁耙一一心有佘而力不足

兔子靠腿狼靠牙——各有各的谋生法

兔子生耗了——一窝不如一窝

兔子尾巴——撅着;长不了

兔子蹦到车辕上——充大把式

兔子豆老鹰——没事找事

兔子坐上虎皮椅——六神无主

免子当牛使——乱套了

兔子驾辕牛打套——乱套了

兔子构厥子——没后劲

兔子驾辕——不合套

兔子吃提糕——闷日

兔死狐悲——物伤其类

兔儿爷打架——散摊子

跳蚤变龙钟——冒牌货

跳蚤性子——见肉就叮

跳蚤戴串铃——装什么大牲曰

跳河闭眼睛——横了心肠

童养媳当婆婆——慢慢熬

童养媳哭老公——说不出的苦

童荞媳侍候公婆——小心在意

答帚疙瘩上打茧——结不出好果来

舀米汤洗澡——尽办湖涂事

徒手打老虎——有勇无谋

套马杆子逮兔子——瞎胡闹

套上大车让老虎架辕——没有敢(赶)

剔了肉的猪蹄儿——贱骨头

铁耙搔痒痒——是把硬手

铁棍钓鳖——有个硬杆支着

铁拐李背何仙姑——将就

铁拐李看月亮——上不正,下参羡

铁匠开炉——趁热打

铁匠夸徒弟——要啥形有啥形

铁匠打铁不用锤——好手

铁匠拉风箱——柔能克刚(钢)

铁匠上班——不打不行

铁匠出身——光会打

铁匠铺卖豆腐——软硬兼施

铁匠铺的东西——打出来的

铁匠做买卖——样样过得硬

铁匠的围腰——近视(尽是)眼

铁匠的炉的钳子——好家伙(夹火)

铁匠说梦话——快打

铁匠拆炉子——散伙

铁钉钉黄连——硬往苦里钻

铁锤砸西瓜——不好收拾

铁锤砸乌龟——不怕你硬

铁锤擂山石——干净利索

铁锤打纸鼓——不堪一击

铁锤当炒勺砸锅

铁锤子敲钟——响当当

铁铸黄牛一一开不得犁

铁钩子搔痒痒一一是把硬

铁公鸡身上拔毛——莫想

铁公鸡下蛋~一莫想

铁公鸡——一毛不拔

铁笼脯鼠——捉活的

铁锅里的螺狮——水深火热

铁盒里装针子——有尖不露

铁勺子烙饼——供不上嘴

唐三藏过火焰山——没咒念

唐三藏读佛经——出日成章

唐三藏撞见牛魔王——舌头短截

烫手的粥盘——扔了心瘪,不扔手疼

烫了屁股的猴子——急红了眼

烫手的粥盆——扔了心痛,不扔手痛

堂屋里打酒厨房卖——便宜不出外

堂屋里挂兽皮——不象话(画)

堂屋里挂狗皮——那是什么话(画)

脱了线的气球——无牵无挂

脱了旧鞋换新鞋——改邪(鞋)归正

脱了鳞的黄花鱼——不知死活

脱了鳞的黄鱼———无比一无难过

脱毛的凤凰——不值钱

脱钩的鲤鱼——不再上当

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脱裤子打老虎——既不要脸,又不要命

铜叉碰铜锣一一想(响)到一快了

铜钱当眼睛一一认钱不认人

铜盘碰上铁扫帚——各不相让

铜罗汉铁金铡——一个赛一个

铜铸的仙鹤——翅膀再硬也飞不起来

铜盆撞了铁扫帚——惟也不让谁

提着粪权打猫哩——没枪(腔)

提着尺子满街跑——只量别人,不量自己

提傀儡几上戏场——小一曰气儿

腿肚子搽粉——过份讲究

腿肚子抽筋——寸步难行

腿瘤头歪屁股肿——不是好人

拾食盒上树——吉(沿)之(枝)有理(礼)

太阳离了地皮——亮啦

太武帝的曰味——不凉不热,不软不硬

太岁头上的土——动不得

太阳和月亮讲话一一空谈

太阳落在脑袋上——大难临头

太师椅着了火——坐也难,站也难

太岁头上动土——惹祸上身

太阳底下点灯——多佘

太湖的虾子——白忙(芒)

太阳底下的露水——不长久

太极拳的功夫——软中有硬

太行山上看运河——远水不解近渴

汤罐里饨鸭——突出一张嘴

:车站上的蚊子——专跟过路人作对

贪吃不留种——过了今天,不要明天

瘫子截路——坐着喊

(比喻只动口不动手。)

瘫子不出门——作(坐)家

瘫子挑水——担当不起

(比喻不敢当。)

坛子里掷骰子——没跑

坛子里点灯——照里不照外

坛子里喂猪——一个一个地来

坛子里养王八——包活不包长

坛子里荞兔子——越荞越小

坛子里抓辣豆瓣——辣手

坛子里捉乌龟——手到漓拿

坛子里种豆子——扎不下根

坛子里捉乌龟——手到擒来

(比喻敌人已以掌握之中,逃脱不了。或十拿九稳,很:握J

坛子里掷骰子——没跑

(比喻非常有把握。)

谈心不点灯——说黑话

昙花开放——一时谢

(比喻好景不长。)

弹棉花的戴乌纱帽——硬装有功(弓)之臣

(比喻没有功劳硬充有功劳J

田鼠走亲戚——土来土去

田鼠拖南瓜——咋办

田间老鼠——嘴尖牙利

田安倒着写——上下一个样

田埂上修猪圈——肥水不落外人臼

田坎上种豆子——一路

电线杆当筷子——没法下嘴

电线杆上耍把戏——闹玄

电线上的风筝——缠上了

电线杆上晒衣服一~好大的架子

电线杆子剔牙——太粗

亭子里谈心一一讲风凉话

亭子里聊天——讲风凉话

唐伯虎进宁王府——装疯卖傻

唐僧取经——一心一意

唐僧念书——一本正经

唐僧相信白骨精——人妖不分

唐伯虎追秋香——千方百计

唐三藏读佛经——出回成章

堂屋里挂粪桶——臭名在外

(比喻名声很坏。)

棠梨不叫棠梨——杜梨(肚里)

躺着说话——不怕腰疼

(比喻光会说漂亮话。)

陶瓷烧窖——里面燃烧

(比喻心内有股热劲儿J

提着醋瓶讨饭——穷酸

提着灯笼拾粪——找屎(死)来了

剃头捉虱———举两得

剃头掏耳朵----- 收拾得干干净净

剃头匠的担子——一头冷,一头热

剃头先洗脚——差了一人高

剃头的收摊——没头了

剃头的关门——不理

剃头的刀布——要多脏,有多脏

剃头洗脚面——从头错到底

剃头刀裁纸——真快

剃头刀杀猪——割出来刮

剃胡子不用水——于刮

剃头匠使缝子——一个师傅一外传法

剃头匠说气话——舍得几个脑壳不要

剃头担子——一厢情愿

剃头的拍马掌——完事

剃头的头发长——越是自己的活,越顾不上

(比喻为别人忙碌,顾不了自己J

天上的风筝———根线在人家手里

天冷偏烤湿柒未——对着吹吧

比匕喻互相说大话,或互相吹棒J

天灵盖上长眼睛一一目中无人

天上彩云一一看得见摸不着

天上的彩虹——可望不可即

天上架桥——想到办不到

天上落豆潭一——该猪吃

天下馒头——还得张嘴

天生的牛性——古怪

天平上乱加码子——不公平

天冷偏烤湿柴禾——对着吹吧

天桥的把式——光说不练

天牌压地牌——以上压下

天生的黄鳝——成不了龙

挑担子吃瓜子儿——走着嗑

挑担子卖豆腐——本钱小,架子大

挑担的松腰带——没劲儿

桃着扁担进门——横祸(货)

桃着磨盘背着碾——负担太重

挑着棉花过刺林——一走一步,挂一点

挑打草走路——担空心

挑煤草走路——于轻巧话

挑雷填井——枉费心机

挑雪填井——白费力

挑石头登泰山——谈何容易

桃柴进山——多佘

拾到金娃找它妈——贪心不足

拾到鸡毛当令箭——少见多怪

挑水的娶了个卖茶的——正相配

(比喻非常合适、相当。)

跳下黄河——洗不清

铁锤打纸鼓——不堪一击

铁路上的枕木——经压

铁打的耕牛——动不得力(犁)

(比喻不能用力。有时表示气力不足。有时表示无能为力或

有力使不出。)

铁拐李的脚杆子——高低不乎

什匕喻程度不一样J

铁拐李葫芦里的药——医不好自己的病

(比喻只看到别人的缺点,看不到自己的毛病。)

铁匠铺的买卖——件件都是硬货

铁匠夸徒弟——打得好

铁匠的儿子——就知道打打打

铁树开花,哑巴说话——难遇

通州集——常事(市)

同床异梦——各有一心

(比喻表面虽然一致,各人心里打算却不同J

同床异梦——想不到一块

铜铃打鼓——另有音

铜墙铁壁——坚不可催

偷嘴的狗——见人就逃

(比喻做了丑事,见不得人。)

偷鸡打店主——一错再错

头上长嘴一…说天话

头上生疮——顶坏

头上插鸡毛——算哪一国的王子

头上着人——不救自危

头上刷浆糊——糊涂到顶

头上顶灯笼一…自作高明

头发里找粉刺——吹毛求疵(刺)

头发捻绳子一…合不了股

头发拧绳——不合股

头发胡子一把抓——搞不清楚

头发上贴膏药——毛病

头发丝吊大钟——千钩一发

头顶上疮,脚底流脓一一坏透了

头顶上生眼睛——目中无人

头顶磨盘——不知轻重

(比喻说话做事没有分寸或限度。)

头顶上长眼睛——目空一切

头发丝穿豆腐——提不起来

(比喻微不足道,不值一提。或水平太低,不值一提。或由

于某种原因,得不到提拔重用。)

头发丝吊大钟——千钧一发

(比喻万分危急)

头上放坛子——一定要顶住

头上长奏疮——坏到顶了

头戴夙寇——脸上光彩

头一回挥刀上阵——初试锋芒

透过高云看蓝天——目光远大

透过玻璃看物——到底隔了一层

投石问路——试试深浅

秃尾巴拜山——搞风搞雨

秃子当和尚——不费多的手续

秃子跟着月亮走——沾光

秃子不要说和尚——胶了帽子一个样

(比喻彼此一样,没啥差别。

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看

秃子头上的虱子——藏不住

(比喻事情非常明显。)

秃子头上的虱子——有吃的没住的

(比喻条件不完善。)

秃脑袋上扎小辫——几根毛有限

(比喻少得可怜J

秃舌子老婆——言语多

(比喻非常好说J

图书馆搬家——全是输(书)

图画上的金元宝——一钱不值

涂金粉伸长舌——装神弄鬼

屠宰场的猪——任人宰割

土地佬挖黄连根——自找苦吃

(比喻自己做错了事,自己承受不好的后果。)”

土地爷吃蚂炸——大小是个荤腥

(比喻好赖是个正经玩艺儿。)

土地爷坐班房——劳(牢)神了

土地公谈恋爱一~爽神

(比喻心神舒畅、精神愉快。)

土里埋金——有内才(财)

土地爷敲门——来神了

土地庙的横批——有求必应

土地他洗澡——摊泥

土地爷推大车——出了神力

土地爷洗脸——失(湿)面子

土地爷吹笛子——老腔老调

土地爷剃头——生刮死刮

土地菩萨坐班房——劳(牢)神

兔子尾巴——长大了

兔子跑到磨道里——冒充大耳朵驴

兔子成精——比老虎还厉害

(比喻十分凶猛/

兔几的眼睛——红人(仁)

兔子抱西瓜——无能为力

兔子进虎穴——白送死

推小车的爬大坡~越高难度越大

(比喻十分困难。)

推车上坡——千万不能松劲

吞不下扁担——横不了心

吞下铁枝——硬着心肠

吞下苍蝇——叫人恶心

吞进了烙铁一—一副热心肠

吞了猪胆嚼黄连——接连吃苦头

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脱了裤子打老虎——叉不要脸又不要命

(比喻人猖狂无耻J

脱了鳞的黄鱼——一天比一天难过

(比喻日子不好过。)

拖拉机追汽车——望尘莫及

驼子背火球——烧包

(比喻得了点利或有了.点名气就不知怎么的好了)

塌鼻子嫁个斜眼——丑对丑;一对丑

塌锅干饭——闷(焖)起来了

塔顶散步——走投无路

塔尖上点灯——高明

踏死蛤蟆肚子胀——好大的气

台上唱戏,台下打鼾——看不上眼

抬棺材的掉裤子——羞死人

抬腿上楼梯——步步高升;步步登高

太极拳的功夫——柔中有刚;软中有硬

太监出家——诚心实意

太平洋搬家——翻江倒海

太平洋上的警察——管得宽

太上老君开处方——灵丹妙药

太岁乡头坐——非灾即祸

太阳底下点灯——多余

太阳地里望星星——白日做梦;梦想

泰山顶上唱大戏——唱高调

瘫子靠跛子——靠不住;不:可靠

瘫子请客——坐等

瘫子造反——坐着喊;坐地呐喊

贪吃不留种——顾前不顾后;过一天算一天

贪嘴的鱼儿——爱上钩

谈心不点灯——说黑话

坛子里的咸菜——有言(盐)在先

坛子里和面——搭不上手

弹棉花胎的进官——有功(弓)之臣

檀香木盖茅坑——香臭不分;香臭难分

炭筛子筛芝麻——全落空

炭窝里的石灰——黑白分明

唐朝的茶杯——老古词(瓷)

唐朝的擀面杖——老光棍

躺在功劳簿上睡大觉——沾沾自喜

躺在棺材里想金条——贪心鬼

躺着说话——不腰痛

陶工手里的粘上——得心应手

陶器店里买钵头——一套一套的

讨吃的喂猴——玩心不退

讨饭的吹笛子——穷开心

讨饭的掉泪——哭穷

讨饭的喊伴——穷叫唤

讨饭找马骑——不识时务

讨口的摆堂戏——穷开心

讨口的掉醋坛——穷酸

讨媳妇嫁女儿——一进一出

套袖改袜子——设底儿

藤攀枯树——乱纠缠

提着灯笼打柴——明砍

提着灯笼拾粪——找死(尿);寻死(屎)

提着口袋倒核桃———个不留

剃头扁担——长不了

剃头的动手——一触即发

剃头的挖耳朵——外行

剃头匠发火——置之不理

天安门前的狮子——一对儿;明摆着

天窗下谈天——说亮话

天干禾苗黄——奄奄一息

天黑敬菩萨——心到神知

天空的浮云——下落不明;不知下落;一吹就散

天亮下大雷——明白;明明白白

天平没砝码——两头空;两落空

天山顶上一棵革——有你不多,无你不少

天上的老鹰不吃脏东西——清高

天上霹雳打雷公——自相惊扰

天文台上的望远镜——好高婺远

田膛上搭桥——不是路

田埂上种黄豆——靠边站

田埂上推车——路子窄

田里的庄稼——土生土长

田螺爬到旗杆上——唯我独尊

田鼠走亲戚——土里来,泥里去

田头训子——言传身教

挑担的松腰带——没劲儿

挑灯草走路——干轻巧活

挑水的逃荒——背井离乡

挑水骑单车——武艺高;本领高

挑着扁担长征——任重道远

挑着太粪放屁——臭味相投

挑着缸钵走滑路——担风险

跳大神的翻自眼——没咒念

跳河闭眼睛——横了心

跳伞爱好者——喜从天降

跳舞的脚步——有进有退

跳蚤放屁——小气

铁锤打铜钎——硬对硬

铁锤打夯——层层着实

铁锤擂山石——硬碰硬;干脆利索;干净利索

铁锤敲钟——响当当;当当响

铁锤砸核桃——粉身碎骨

铁锤砸鸟龟——硬碰硬;不怕你硬

铁打的棒槌——硬邦邦

铁打的饭碗——砸不坏,摔不破

铁打的脑壳——不转向

铁钉钉黄连——硬往苦里钻

钉铆在钢板上——扎扎实实

铁鼎锅碰上铁扫把——硬对硬

铁饭碗——打不破

铁公鸡请客——一毛不拔

铁拐李的脚杆——长短不齐;高的高来低的低

铁拐李碰着吕洞宾——顾嘴不顾身

铁拐李跳舞——摆不平

铁拐李走独木桥——够呛;走险

铁轨上的火车——走得正,行得直

铁锅碰茶缸——想(响)不到一块;想(响)的不一样

铁将军把门——关门闭户;家中无人

铁匠摆手——欠捶(锤)

铁匠被锁——自作自受;自食其果

铁匠教徒弟——打上前去;只讲打;趁热打铁

铁匠拉风箱——柔能克刚(钢)

铁匠骂徒弟——不会打

铁匠扒火炉——散伙(火)

铁匠铺开门——动手就打

铁匠铺里打金锁——白费功夫;白费劲;枉费工

铁匠铺里的家什——都是硬货

铁匠铺卖豆腐——软硬兼施

铁匠师傅耍手艺——叮叮当当

铁匠绣花——外行;改行;干的不是那一行

铁匠做生意——都是硬货

铁壳里放鸡蛋——万无一夫

铁匠死在宝剑下——自作自受

铁笼里装猴子——乱窜

铁路上的枕木——经得住压;明摆着

铁牛的屁股——推不动

铁球掉在江心里——团圆到底

铁人不怕棍——身子硬

铁人戴钢帽——双保险

铁蛇掉井里——不懂(扑通)

铁刷子抓痒——道道多

铁屑见磁石——密不可分

铁爪捉木鸡——手到擒来

听见猫叫骨头酥——胆小如鼠

听哑巴唱戏——莫名其妙

亭子里谈心——讲风凉话

通天的深井——摸不着底

同一个马鞍上的人——走的是一个方向

铜罗汉铁金刚——一个比一个壮;一个赛一个

铜头戴了铁帽子——双保险

童养媳当媒人——自顾不暇;自身难保

筒车(灌溉用的一种水车)打水——团团转

偷吃的猫儿——记吃不记打

偷吃海椒挨耳光——里外发烧

偷鸡不成蚀把米——不上算;不合算;得不偿失

偷来的喇叭——吹不得;别吹了

投机商做买卖——招摇撞骗

投石问路——探探深浅;试试深浅

头穿袜子脚戴帽——一切颠倒

头顶磨盘——不知轻重

头发打摆子——毛病

头发丝吊大钟——千钧一发

头皮上擦火柴——划不着

头上穿袜子——能出脚来了

头上点灯——唯我高明

头上砍一刀——伤脑筋

头痛医脚——不对路数

头雁中弹——乱了群

秃鸡过冬——难熬

秃山上的猴子——没啥耍了

秃尾巴狗——又歪又横

秃尾巴驴——有头无尾,后梢里虚;抓不住

秃子打赤脚——两头光

秃子当皇上——不要王法(发)

秃子的脑袋——一溜净光;精光

秃子顶上的疤——明摆着

秃子跟前讲理发——惹人多心

秃子跟着月亮走——借光

秃子捡梳子——没用处;无用;没得用

秃子进庙——充数

秃子脑袋当玩具——耐滑头

秃子瞧和尚——光对光

秃子演戏——大家观光

秃子揍和尚——明打明;光打光

图书馆的家当——尽是输(书)

屠场里的肥猪——等死;未日来临

屠夫家里肥猎——早晚得杀

屠夫杀羊——内行

屠夫说猪,农夫说谷——三句话不离本行

屠夫送礼——提心吊胆

土地喊城隍——神乎(呼)其神

土地佬升参谋——诡(鬼)计多端

土地佬腾空——神气(起)来了

土地庙没顶——神气通天

唐山的火车——倒霉(煤)

唐憎的龙马——腾云驾雾

唐憎的心胸——慈悲为怀

唐憎害嘴病——没咒念

唐憎和尚念佛经——一本正经

唐憎遇见白骨精——敌我不分

糖葫芦蘸(zhan〕蜜——甜上加甜;甜透了

堂前中央挂灯笼——正大光明

螳螂挡大车——粉身碎骨

螳螂捕蝉——不顾后患

躺倒的枯树——腐朽

躺在粪堆上睡觉——不知香臭;闻不着香臭

土地奶奶放屁——好神气

土地奶奶坐月子——养神

土地爷搬家——走了神

土地爷穿素服——白跑(袍)

土地爷打城隍——管得宽

土地爷的蜡台——一对儿

土地爷开银行——钱能通神

土地爷拉弓——色(射)鬼

土地爷洗脸——失(湿)面子

土地爷下水——自身难保

土地爷坐班房——劳(牢)神

土豆下山——滚蛋

土里埋金——有内才(财)

吐鲁番的葡萄——甜上加甜;甜透了;家家有

吐口唾沫砸个坑——出口有份量

兔儿爷过河——软瘫了;软作一堆

兔子扒窝——安家落户

兔子蹦到车辕上——假充大把势(车把势,赶大车的人〕

兔子登鹰——以攻为守 ’

兔子见鹰——如临大敌

免子叫门——送上门的肉

兔子尥蹶子——没后劲

兔子生耗子——一窝不如一窝

兔子尾巴——长不了

兔子想抱月亮一一空想

兔子坐上虎皮椅——六神无主

推人下井还要滚石头——害人不浅

推土机的大铲——吃苦在前

推小车上房坡——步步有坎;一步一个坎

腿肚子上贴灶王爷——人走家搬

腿上绑轮子——跑得快

腿上的牛皮癣——顽固不化

腿上贴邮票——一走人了

退潮的海滩——水落石出

脱裤子放屁——多一道手续

脱了轨的火车——翻了

脱了毛的刷子——有板眼;有板有眼

拖拉机加油——来劲了

拖拉机撵(nian追赶〕火车——老落后;落后了

陀螺屁股——立场不稳;坐不稳;坐不住

驼背人成殓——两头不着实

驼子背火球——烧包

驼子打伞——背时(湿)

驼子栋针——伸手就是

驼子进棺材——两头翘

驼子找弓——弯弯曲曲

驼子作揖——出手不高;起手不高;起手不难;顺便

唾沫粘知了——办不到;没法办

踏着门槛说话——里外挑明

太行山上看运河——远水不解近渴

太平天国的都城——添惊(天京)

泰山顶上搭架子——越搭越高

坛子里点灯——照里不照外

坛子里养兔子——越养越小

坛子里种豆子——扎不下根

瘫子掉井里——捞起也是坐

瘫子上楼——爬上去

弹花匠的女儿——只会谈(弹),不会纺

弹花锤子——两头打

唐朝的话儿宋朝说——真能憋住

唐三藏读佛经——出口成章

唐憎的徒弟——一个比一个强

唐憎哭悟空——没猴了

唐憎上西天——一心取经

堂屋里搭篱笆——一家分两家

套马杆子逮兔子——瞎胡闹

桃子破肚——杀身成仁

讨饭的搬家——光棍一条

讨媳妇嫁女儿———进一出

梯子中间止步——上不上,下不下

提上葡萄要饭——穷酸

提傀儡儿上戏场——少一口气儿

提着尺子满街跑——只量别人;不量自己

提着头发上天——办不到

剃头刀裁纸——真快

剃头的刀布——要多脏,有多脏

剃头的割耳朵——外行

剃头匠的担子——一头热,一头冷

剃头捉虱子——一举两得

天宫里弹琴——好听

天津卫的包子——狗不理

天灵盖上长眼睛——目中无人

天平上乱加码子——不公平

天上的彩虹——可望不可即

天主教堂搬家——还拿架子呢

田埂上的豆子——一路

田里的菩萨鱼——没见过大江河

田头训子——言传身教

挑担子卖豆腐——本钱小,架子大

挑水的娶了个卖菜的——人对桶也对

挑瓦罐的断了扁担——没有一个好货

跳到黄河洗不清——冤枉

跳蚤闭眼睛——横了心肠

跳蚤戴串铃——装什么大牲口

跳蚤顶被窝——力不足

铁耙搔痒——是把硬手

铁锤砸西瓜——不好收拾

钦打的馒头——啃不动

铁豆子下锅——油盐不迸

铁公鸡——一毛不拔

铁锅里的螺蛳——水深火热

铁盒里装针子——有尖不露

铁匠出身——光会打

铁匠当官——打字在先

铁匠上班——不打不行

铁匠铺里的风箱——不拉不开窍

铁裤子放屁——三年出臭味

铁菩萨过河——不服(浮)

铜板当眼镜——认钱不认人

铜匠挑担——走一步想一想

铜铃打鼓——另有因(音)

驼背公挨雨淋——背时(湿)

驼子死在窑孔里——不值(直)

偷油的老鼠——手脚不干净

头顶轿子——抬举人

头上穿袜子——能出角(脚)来了

头上顶灯笼——自作高明

头上长嘴——说天活

土地公和土地婆——一对孤寡

土地爷剃头——生刮死刮

土地菩萨坐班房——劳(牢)神

秃大姐掉了假发——没啥说的

头发上贴膏药——毛病

秃子打架——不讲究

秃子头上的虱子——藏不住

秃子枕着门坎睡——名(明)头在外

秃子进花园——没头插花

兔子跟着汽车跑——望尘莫及

兔子剥皮——倒扒

兔子叫门——送肉来了

兔子赶集——送肉来

免子喝墨水——顺口溜(流)

兔子驾辕——不合套

推车爬坡——越走越难

推小车的扭屁股——身不由己

腿肚子抽筋——寸步难行

腿肚子贴灶王爷——人走家(驾)也搬

拖过黄牛当马骑——只得将就

脱裤子打老虎——既不要脸,又不要命

脱了裤子上吊——死不要脸

脱了皮的蛇——毒性在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